“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是神阁的传人,就算我是,在我这个年纪才这么一点点的修为,估计神阁早就把我逐出师门了。”钟润泽泼冷水道:“你没看见吗?那些人在我这个年纪都是神将了,还有神帝的。”

  “说的也是,也许你就是因为天赋太差被赶出神阁了呢?”程洛寒嘻嘻笑道:“估计你是在神阁混不下去了跑出来作威作福的吧。”

  “据我推测,神阁估计已经湮灭在历史里面了。”钟润泽没有沉重的说道,看着神阁昔日的辉煌,他作为神阁的少主,感觉到了万丈的荣耀,可是唐元说神阁已经被覆灭,消散在历史的烟云中,成为历史长河中的一片浪花,不由得有些伤感。同时还有些害怕,究竟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将如此辉煌的一个门派灭门,禁区中的存在?钟润泽首先否认了这一点,毕竟神阁存在的时候禁区里面的人都不敢外出。至于仙殿,那也只是唐元的一种推测,钟润泽也给否认了。他似乎感觉到了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推着他前行,似乎要解开这个真相。

  “不可能吧,”听到钟润泽如此说来,程洛寒反对道:“这个门派有这么多的神帝,横推神界都不成问题啊,怎么了能湮灭呢?”

  “一种直觉。”钟润泽没有细说,继续向前走去,他觉得前方似乎有一些真相。程洛寒见钟润泽吊他胃口,迅速跟了上去。过了一道门,立刻换了一个景象。这儿有山有水,还有一些飞禽在天上飞,显然这儿自成一片天地!

  程洛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惊喜的喊道:“这儿的灵气比外面浓郁了十倍不止,在这儿修炼一天比得上外面数十天啊。”

  钟润泽没有说话,回头看去,那道门户已经不见了,留给他的,只有一片广袤的天地。程洛寒也回头,发现门不见了,也没有说什么,反正这儿灵气充裕,他可以好好修炼。

  “润泽,润泽。”唐雅依的声音传入耳中,钟润泽心一下子跳动起来,四处张望,希望能够找到唐雅依的影子。见钟润泽异常的举动,程洛寒拍了一下钟润泽:“你怎么了?”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钟润泽问道,因为唐雅依的声音太过于弱小,他根本找不到声音的来源之处。

  “没有啊!”程洛寒回道,“你不会出现幻听了吧!整天见你神经质质的,估计是这儿出了问题。”一边说着,还一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钟润泽刚想动手打他,可是唐雅依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这回比上回还要大。

  钟润泽四下张望,可是就是没有看到唐雅依的身影,大吼道:“雅依,雅依,你在哪!”

  “喂,你没事吧!”程洛寒受不了了,对着钟润泽的脖子就是一记手刀下去。钟润泽只感觉自己受到了重击,眼前渐渐变黑了。

  “润泽。”唐雅依的声音没有停下,反而更大声了。

  “雅依!”钟润泽猛地一抬头,看着唐雅依那倾城的容颜,不由得喜极而泣,紧紧的抱着唐雅依,泪雨道:“雅依,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可是钟润泽完全没有注意他们在哪,他们在教室里面,而且还是自习课上。如此之大的动静引来了不少的目光,不过大多数目光中带有杀意,毕竟唐雅依是班花,见班花被钟润泽这头猪给亵渎了,有些人不由得怒火中烧,甚至想打钟润泽了。

  唐雅依被钟润泽这一抱也呆住了,她听见钟润泽睡觉说梦话,好心喊醒钟润泽,哪知道被揩油了。

  “润泽,润泽,注意一下。”唐雅依小声的道,钟润泽此时也将激动之情平复下来了,看向四周,发现自己在教室里面,而且还在上晚自习,顿时不自在了,老脸有些发红。

  再看向唐雅依,才发现唐雅依是回过头喊他的,被他一抱,半个身子都贴在桌子上了。钟润泽慌忙松开双手,面红耳赤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唐雅依嘟嘴这小嘴,略带生气的道:“我真是服了你了,上课睡觉就算了,睡觉还说梦话,而且还时不时的喊人家的名字。”说到这,就连唐雅依都有些脸红了。

  “额。”钟润泽语塞,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回糗大了。顿时感觉自己这张老脸都没处放了。

  “行了行了,以后上课少睡觉。”唐雅依见钟润泽不自在了,提醒道,转过身去写作业去了,看着唐雅依的背影,钟润泽陷入了沉思。那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如果不是梦,为什么那么的真实。他还记得唐雅依在他的怀里闭眼的情景,那种刻骨铭心的痛,他一生都不会忘记。可是如果是梦,唐雅依就坐在他的前面,还是那熟悉的容颜,那熟悉的体香。只是,没了形同陌路的感觉。

  看着桌上的五三,钟润泽长叹一口气。想那么多干嘛,目前最重要的是高考,奋笔疾书,才发现这套题他在梦中做过,而且答案还记得清楚,填好梦中的答案,在仔细对答案,完全正确。钟润泽放下笔,再次陷入了沉思。

  梦境竟然和现实如此的吻合!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了。

  将手指放进口中,狠狠的咬了一口。钟润泽脑海中只有一个字:“疼!”看来这不是梦,是现实。钟润泽感觉到疼痛,确认了这是现实,可是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他在梦中度过了十七载的岁月,而且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吻合现实。

  酷u_匠“B网C{首yt发

  “叮铃铃。”下课铃声响起,打断了钟润泽的思路。唐上卿立刻走到钟润泽的身边,脸色不善,眼睛时不时瞟了瞟唐雅依道:“润泽,你这戏演的不错。”

  唐雅依回头白了唐上卿一眼,唐上卿立刻闭嘴了。他虽然贵为班长,可是对于班花他可不敢惹,一不小心在寝室就会被你懂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