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马狂奔。钟润泽不知道走了多久了,只是感觉自己离唐门已经很远很远了,可是还是荒无人烟,只有一轮明月相伴。钟润泽这才感觉到了神界的浩瀚,以前一直呆在唐门,只是听人说外面的世界有多大,过于井底之蛙了。

  “神界,我来了!”钟润泽大吼,这儿就是他的舞台,他要在这个浩瀚的世界留下一世英名。可是他又带有一些神伤,神界这么大,他要在这个世界里面寻找雅依,就如同在大海中寻找一根针,谈何容易。

  想到雅依,钟润泽又想到了唐依水。醒来后,他只感觉自己和唐依水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就是记不起来。当时酩酊大醉,呼呼大睡,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时月已近西,钟润泽放慢了马的速度,开始慢慢的走,马也跑累了,它狂奔不知道多久了,见钟润泽要它放慢速度,当然乐意。一人一马就在古道上慢慢的走着。

  微风轻拂,将钟润泽的睡意冲散,欣赏着沿途的美景,钟润泽有些后悔刚刚走的那么急了,他应该像现在这般慢慢的晃荡,好好的欣赏一下这些美景。

  “哗哗哗”,前方传来水流声,一条小溪流出现在眼前,溪流不宽,大约三米的样子,溪流旁有一块小草地,绿油油的惹人伶爱,草地中央,有一颗大树,这树不知道存在多久了,树干非常的粗大,不过树叶却稀少,显然已经到了迟暮。钟润泽翻身下马,倚树而坐,看向古道,看向唐门的方向,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唐依水。看着天上的明月,他不知道唐依水是否和他一样,在惦记远方的他。

  “夜渐半,月霜洒,瘦马古道蹄踩枯丫。”他轻声诵道,“布衣挥鞭急言驾,泪飞扬,北风吹发,刺骨凉意悲两情难察,只因我不能许伴君一生风华。”

  钟润泽起身,从马背上将背包拿下,里面有一壶酒,打开酒壶盖,浅引一口。看向天际的明月,日出也快近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吟道:“月落时我已单骑浪荡天涯,谁还为汝添眉间那一点朱砂;鸡鸣时汝已梳妆轻拭泪花谁还为我织身上那一席薄纱。”

  又一口酒入肚,钟润泽的眼帘朦胧了,他似乎看到唐依水在他眼前轻舞霓裳。见唐依水那曼妙的舞姿,他笑了,这是他见过最漂亮的舞蹈。可是随后,荀紫出现了。她泪眼迷离,在长亭下,石桌前,一曲琵琶泣天地,可是却打不动钟润泽寻到雅依的心。钟润泽不由得自嘲,自己真的太多情了,空留这些情债,日后又该如何偿还。如果换得一生孤寡,也未尝不好。

  “此生,我已注定一世孤寡,唯不愿君为我一生牵挂。长夜漫漫狂奔渐乏,抱长剑倚树望马。”钟润泽再次沉吟,他的情债太多了,可是他溺水三千只取一瓢。到头来终是要负了其中二人,若她们三人都可以寻得佳配,得到自己的幸福,他一生孤寡又如何。

  1酷h匠l4网p永:R久免费☆》看}小)说-$

  看向那正低头吃草的灵马,钟润泽不由得笑了笑,还是马好,没不要纠结这些情债。想起唐雅依,他又笑不出声来了。时间虽然过了三个月了。可是每每回想起那一幕,他就感觉就发生在昨天。唐雅依用她的生命,换的了钟润泽心中的一个位置。只可惜,他们生死相隔。钟润泽好想回到过去,回到那些年的时光,那是她与他初见,最是年少好时光。可惜,失去的才是永远,现在钟润泽只能独自哀吟:“忆贴君耳旁动听情话,而今只泪伤你那妆容如画”

  又一口酒入肚,钟润泽笑了,自己还是太过于矫情了。黑夜是给他舔伤口用的,可是他却用来撕碎伤口。一声长叹,收好酒壶,翻身上马。大声吼道:“两情惘惘无需再想那夜月下共奏笙箫琵笆,红尘多忧空葬酸甜苦辣忘却换半生华年梦佳”

  灵马再次狂奔起来,钟润泽渐渐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到了有人烟的地方。那是一个小村庄,此时天才蒙蒙亮,就已经有人早起做农活了。

  “大叔,请问一下,这是什么哪儿?”钟润泽下马走到一个正在翻地的中年老伯面前,有礼貌的问道。

  “这儿是言家村。”中年老伯人也和蔼,见钟润泽牵着一匹马,背着一把长剑,就知道是路过此地,热心的指路道:“你是要去靖州城吗?沿着这条道路一直往前走,大约一天的时间就到了靖州城了。听说靖州城最近有大事件,不知道是什么。”

  “谢谢大叔。”钟润泽道谢,“大叔再见。”说完就翻身上马,他被中年老伯的话勾起了兴趣,他最喜欢热闹了,他要去靖州城看看,看看那大事件是什么,长点见识。

  钟润泽骑马走了,那中年大伯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可以回去交差了。

  马背上,钟润泽拿出一张地图来。这是他当初逼着唐上卿画的,算是东域的地图。离唐门大约两万里的地方有一座城池,那是靖州城,城内有三大势力,分别是东城的刘家,西城的秦家,还有城中的古家。这三家表面上和和气气,可是背地里却斗得你死我活的。不过论实力,古家还略胜一筹,传闻古家背后有一个大势力,就连唐门也不回去轻易的招惹。

  了解个大概,钟润泽将地图收好,同时将九龙戒变了形状,变成了一枚非常普通凡人戒指。自从他突破后,他发现他似乎可以掌控这枚戒指了。不过也只是简单的让它变形。不过钟润泽对九龙戒的好感却没有多少,虽然当初在渡劫的时候救了他一命,可是也让他在天地赠道的时候没有得到馈赠,反而得到了唐上卿的鄙视。

  不过九龙戒终归太过于不凡,大多数家族的典籍中都有对它的描述,这是神阁的传教之宝,谁戴上它,就意味着那人是神阁未来的阁主。虽然神阁灰飞烟灭上万年了,可是现在依然没有人敢提。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钟润泽只好放弃装逼了。

  一切收拾妥当,钟润泽骑马直奔靖州城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