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最|新%章i节上#z酷uW匠¤网Ln

  半夜,钟润泽在床上辗转反侧,他在考虑到底是今日走还是明日走,最后还是决定趁夜走,他不想再经历一次荀紫送她是的悲伤。想到荀紫,在想想唐雅依,唐依水,钟润泽痛苦的摇摇头,他的情债好像越欠越多了。

  起床稍作整理,打点好自己的行礼,蹑手蹑脚的推门而出,如同一个窃贼般走了出去。轻轻的掩上房门,再回头看一眼那幢别墅,嘴唇轻动:“再见了,依水,三年后我会回来的。”

  走到一个阵法前,钟润泽走进去。阵法发出光芒,将钟润泽送到地上。这个阵法是唐上卿告诉他的,唐上卿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每次都去接钟润泽,因此特地请人给钟润泽刻了这个阵法,方便钟润泽出入。

  到了地上,钟润泽向大门奔去,三个月下来,他把唐门大致转了一圈,虽然有很多的地方没有去,可是唐门的大门在哪他还是知道的。

  走出大门,钟润泽一脸的轻松,离大门不远处,有一条河流,这是唐江。唐江上,有一座桥,过了这桥,钟润泽就算离开唐门了。桥旁,有一个亭子,是用来给一些人送别的。唐门中每天都有人出去执行任务,总有一些妻儿老少来送那人。

  由于是半夜,人烟稀少。钟润泽漫步到桥旁,步入亭中,亭中的佳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离开?”钟润泽问向佳人,他其实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走的,可是唐依水也猜到了,所以才早早的在这儿等着。而且唐依水也准备好了,桌上放着一壶酒和两个杯子,而且杯中已经倒好酒了。

  “润泽。”唐依水唤道,“你要走了,我想送送你。”

  “唉。”钟润泽叹了一口气,坐在石凳上,饮了一口杯中的酒,“我就是不想让你伤心才决定半夜走。”

  “不要说这些了。”唐依水不想纠结这个问题,她和钟润泽相处的时间本就不多了,她不想因此浪费时间,“润泽,当醉风花谈雪月,一尊清酒赏霓裳。你先喝酒,我给你跳霓裳羽衣舞,当做我为你送别的礼物。”

  说罢,唐依水开始翩翩起舞,钟润泽也不矫情,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渐渐地,泪眼迷离。眼前的佳人,曼妙的身姿,还有佳人嘴间轻轻哼出的曲调,将钟润泽心底的伤心勾了出来,月华洒下,更显几分离愁别绪。

  “润泽,我舞的怎样?”一舞毕,佳人香汗淋漓,唐依水轻轻地擦去额头的汗水问道。

  “好!好!好!”钟润泽连赞三声好,他已经醉了。

  “那要不要再来一个?”唐依水见钟润泽称赞,喜笑颜开,接着问道。

  “恩。”钟润泽此时已经伏在了石桌上,只是嘴间还传来轻哼声。没多久,就传来了钟润泽的酣睡声。唐依水微微一笑,“润泽,润泽。”她推着钟润泽唤道,可是钟润泽没有反应,继续酣睡着。

  唐依水将钟润泽平放在地上,一点一点的脱去钟润泽的衣服。不多时,钟润泽就赤裸在她的眼前了。此时的她,脸红的就像十月柿子般,娇羞之意不自觉的透出。她毕竟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第一次这样,难免会有一些娇羞。可是她没有停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外衣脱下,一片洁白无瑕的肌肤裸露,月华洒下,更添几分仙气。褪去亵衣,曼妙的身姿毫无遮掩的出现。如果有外人看到,绝对会流鼻血而死。她低头轻轻的吻向钟润泽的嘴唇,素手轻轻的抚摸着钟润泽的胸膛,钟润泽胸膛传来的热量更加的让她迷离。

  一段不可描述的翻云覆雨后,唐依水脸上潮红未退,看着还在酣睡的钟润泽,不由得娇羞道:“坏蛋,还在睡。”

  唐依水揩去两人身上的异物,然后替钟润泽穿好衣物,再为自己穿好衣物,将钟润泽放回原处。再在钟润泽的唇上吻了一下,轻声道:“润泽,如果三年后你没有做到,我就和你一起共赴黄泉,生死相依。”

  最后看了一脸钟润泽,眼中还透露出恋恋不舍之意。她缓步走了,可是却三步一回头,直到钟润泽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她才一边落泪一边离去。

  钟润泽醒来的时候,唐上卿坐在他的身前,看着他,没有任何的表情。

  “上卿,你也来了。”钟润泽笑道,不愧是他的好兄弟,也来为他送别。

  “一路好走。”唐上卿没有多说什么,“一个人在外面要小心,神界不像你的那个世界,在这儿,没有法度,只有权力和利益。一切都要凭实力说话。我等你回来娶依水。”

  “放心吧,我会的。”钟润泽起身,向亭外走去,亭外,一匹马站立。

  “你会骑马吗?”唐上卿问道,“神界太大,如果你走的话,这三年你连唐门都走不出去。这马是灵马。可以日行十万里,足够你在东域走一圈了。”

  “谢谢,以前学过一点点。”钟润泽道谢,翻身上马,而那马也听话,没有发脾气。

  “拿着。”唐上卿递给钟润泽一把长剑,“这是父亲打造的,可以护你几次,现在要隐忍一点,不要和人随便发生冲突。”

  “再见。”钟润泽接过长剑,策马狂奔,瞬间就和唐上卿拉开了距离。看着远去的钟润泽,唐上卿叹了一口气,“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活着吧,依水的幸福就交给你了。”

  回到亭中,看着桌上的残酒,唐上卿摇摇头,“你这样做值得吗?”

  此时的唐依水已经睡下了,她的嘴角还带有一丝笑意,显然她做了一个美梦。

  月华洒下,今夜无眠的不只是钟润泽一人。一个山谷之中,一个老者睁开了双眼。

  “阁主,少主他离开唐门了。”一个仆从对老者说道。

  “这神界还是太安宁了,也该搅一搅风云了。你翻一块。”老者取出一个木盒,打开木盒,里面是数不清的木碟。

  那名仆从拿出一块,一个夜字在月华的照耀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行,就夜家,去准备吧。”老者目光深邃,看向远方,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