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多说几句我就信了。”唐上卿一脸鄙夷的看着钟润泽,“少说大话,多干实事,如果你真的想成为神帝,就得将这些人全部踩在脚下,甚至要踩着他们的尸骨前进。好好看看,找找差距,这些人都是你未来的大敌,现在多知道一些,未来就可以多一分胜算,这一次的帝路上,除了那神帝,不会再有其余的幸存者。一人证道,天地俱静。”

  “不要说得这么可怕行不行?”钟润泽装作害怕的道,“难道就不能打打杀杀,慢慢的变成神帝吗?”

  “希望你可以做到。”唐上卿没有多说什么,看着战场道,“要开始了,好好看着。”

  钟润泽也定睛望去,此时擂台上的火药味已经非常浓烈了,只要一丝火光,就会爆炸。两人各自气势全面爆发,竟然谁也不弱于谁。钟润泽对夜之黎也开始刮目相看了。刚刚他见李一波的气势非常的骇人,以为夜之黎必输无疑,可是现在他改观了,开始有些期待这场比试了。

  夜之黎动了,运用夜家的步法,眨眼间就绕到了李一波的身后,李一波也不含糊,灵力以他为中心向四周爆发,暂时将夜之黎逼退,随后迅速拉开距离。他知道被夜之黎近身的后果,所以他要在远方解决掉对方。

  夜之黎见一击不成,想来第二击,可是李一波的神术已经发动了,五道水柱自地底涌出,将夜之黎围住,化作五条水龙,伴随着阵阵龙吟,击向场中的夜之黎。

  “这是逍遥宫的九龙擎天,是水术中的一种,此术威力巨大,传说九条龙一出,便可毁天灭地,不过这一术在没有五条龙以前威力特别小,可是一旦能够召唤五条龙,足以可以毁掉一座大山。”唐上卿满脸凝重的给钟润泽讲解,如果钟润泽真的决定踏足帝路,那么久一定会和李一波交手,现在让他多知道一点,未来也多一点防备。

  “有什么破解之法吗?”钟润泽问道,他也被这一击给震撼到了,这是一个劲敌!

  “自己看。”唐上卿没有再说,看着夜之黎使用破解之术。

  夜之黎也不慌不忙,双手撑地,一道又一道的风刃在他的头上形成,斩向那水龙的颈部,数十道风刃下来,五条水龙的头都被斩了下来,而那龙身也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群龙不能无首,单龙也是一样,不能没有头,这一击的主要灵力在龙头之内,只要将龙头斩下,就可以解掉此术,不过龙头的部分最为坚固,所以不是那么容易斩下的,以后还是要多注意注意。”唐上卿见钟润泽一脸的茫然,开始给钟润泽指点明经,钟润泽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继续关注着两人的对决。

  见夜之黎拆招,李一波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这场对决更有一丝了,五指握拳,向身后砸去,夜之黎见状,划拳为掌,将李一波的拳头握紧,“轰!”两人交手的地方发生了爆炸,可是夜之黎却回到了原地,李一波也退出了十几步。

  “不错,有点意思。”李一波笑道,手掌一挥,一丝又一丝的黑气被逼出,在空中消散。

  “这是夜家的咒形术,在近身的过程中将其打入敌人的体内,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发作,往往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以后要是和夜之黎交战,绝对不要跟他近身肉搏,不然死的绝对是你。”唐上卿再次警告钟润泽,“这两个人在你没有十足的把握以前千万不要和他们交战,还有如果打败了他们一定要除掉。”

  “你也不错。”夜之黎见李一波将他的咒术逼出,也没有什么表情,他双手迅速捏咒,李一波迅速变色,他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象竟然有些迷糊了,而且四周开始旋转起来!

  “这是夜家的咒魂术,也是要靠近身打入敌人的体内,然后给敌人的神识一攻击,让对方暂时眩晕,然后发动必杀一击。”

  正如唐上卿所言,夜之黎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迅速近身,准备发动必杀一击,结束这场决斗。可是他失算了,李一波大吼一声:“水润万物!”一个水球将其包裹,暂时将夜之黎困在了水球外面,水球里面,李一波正在迅速净化己身,逼出夜之黎下的咒术。

  “风起!”夜之黎大喝,场上狂风大作,一道又一道的龙卷风升起,正在迅速卷走那水球中的水,李一波见状,大喝一声“破!”水球爆炸,如涟漪般扩散,将夜之黎的神术化解。可是夜之黎已经出现在了李一波的头顶,一丝又一丝的血气在他的手上流转,“血神钩神!”那血丝竟然凝聚成了一只大手,向李一波的头顶抓去。

  “逍遥游!”一只鲲鹏从李一波的眉心冲出,迅速变大,一声长鸣,向那血手冲去。同时水雾升起,将整个战场都变得模糊了。钟润泽有些不爽,看到最精彩的时候竟然看不到了。唐上卿也意犹未尽,他知道这雾气散去之后,就是决斗胜负分晓之时。

  一一刻钟后,雾气散去,两人安然无恙的站在场中,互相笑着看着对方。

  “承让。”两人各自鞠躬,双双退场。李一波回到原位,对众人道歉道:“不好意思,这一次我们并没有分出胜负。”

  “可能吗?”钟润泽小声的问唐上卿。唐上卿也无奈的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既然这样,那么下一场谁愿意当擂主?”唐元看向李一波,有些诧异。刚刚那水雾就连他也看不透,所以他也不知道两人在最后到底如何。

  李一波刚要作答,三声钟声响起,唐元等一些强者立即变色,也不再关注这比试了。

  “唐家主,天钟响起,我等要回族内,以防不测。”一对人马率先告辞,随后众人纷纷告退,一瞬间刚刚还人声鼎沸的大殿就只有钟润泽等人了。

  2◎酷6.匠《F网☆》首发}l

  “这是怎么回事?”钟润泽有些不解,看向唐元,只见唐元的脸上全是恐惧,嘴角似乎还在呢喃,钟润泽貌似听见了“来了”两个字,可是却没有人给他解答,就连唐上卿也脸色惨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