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润泽等人走后不久,刚刚和唐元把酒言欢的那些大能就出现在了钟润泽刚刚渡劫的地方。众人看着烧的黑焦黑焦的大地,神识散出,四处寻找着渡劫者的踪迹,可是却没有发现蛛丝马迹。一些人心中打的算盘也就此落空。

  “李宫主,看来那人去巩固修为去了,我们还是继续去把酒言欢吧。”唐元哈哈笑道,他自然知道李浩源来这作甚,不过他也象征性的阻拦了一下,为钟润泽渡劫争取到了时间。不然如果李浩源真的暗中出手,唐门也不敢和逍遥宫闹翻。

  “也对,今日是一个大喜的日子,我们继续去喝酒吧,然后看一看那些年轻俊杰的对决。”李浩源也哈哈大笑,不过他的心底却不怎么高兴,唐门有人成功渡劫,日后那人的成就不可限量,他大儿子李一波的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地位岌岌可危。可是样子还是要做的,所以他也是笑脸相迎。就这样,一群大能在唐元的引导下又回到了阁楼饮酒寒暄。

  别墅内,钟润泽无聊的坐在沙发上,唐上卿不知道去哪了,唐依水也不见了,就留下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无聊的起身踱步,唐上卿带着唐依水这时回来了。

  “润泽,你可以拿包瓜子看戏了。”唐上卿一进门就笑嘻嘻的对钟润泽道,“父亲说你目前还不适合暴露在外人的眼中,要你好好历练。”

  “哦,瓜子呢?”钟润泽有点不爽的道,他刚刚突破,感觉自己的身体中充满了力量,好想找人打一架,不过这个时刻唐上卿竟然告诉他不能上场了。

  “怎么,想去打一架?要不要我现在陪你打一架?”唐上卿果然是钟润泽肚中的蛔虫,看一眼就知道钟润泽在想什么。

  “现在跟你打,那不就是找虐吗?”钟润泽嘟嚷道,“有种把我的修为提到神将境,分分钟虐杀你。”

  “得了,少吹点牛,牛不会飞。”唐依水跟唐上卿学坏了,也开始向钟润泽泼凉水,“我要给你化化妆,让外人认不出你来,这样以后出去历练会减少一些麻烦。”

  说完,就拉着钟润泽往里屋走去。牵着唐依水顺滑且柔软的小手,钟润泽虽然有些抗拒,但还是乖乖的跟着唐依水往里屋走去。不一会儿,钟润泽和唐依水出来了,唐上卿见钟润泽的样子,不由得大笑起来。

  钟润泽的容貌大改样,变得丑陋无比,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就像一个粗犷的雇佣兵。钟润泽看向唐依水,刚想发火,可是看着唐依水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透出的无辜之色,顿时怒气全无。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嘻嘻,哥,我的化妆技术怎么样?”唐依水笑着问唐上卿,不过一双眼睛却没有离开钟润泽,其实这是她故意的,反正时间还足够,可以好好的打发时间。

  “好好好。”唐上卿捧腹大笑,他知唐依水是故意的,因为这是他叫唐依水做的,他想看看钟润泽出丑的样子,谁叫钟润泽一天到晚的在他耳边嘲笑他。

  “好毛线!”钟润泽向唐上卿冲去,顿时二人就扭打到了一起,钟润泽此时心里非常的不爽,急需找一个发泄口,唐依水他是不会打的,不过唐上卿就说不一定了。

  “行了,行了!”唐依水见时间不多了,阻止了二人的恩爱,给钟润泽改妆去了。妆容改完之后,钟润泽仔仔细细的照了照镜子,当看到镜中的自己时,他惊呆了,这世上怎会有如此举止尔雅风流倜傥的美男子。当然,也乘机玩笑性的调戏了唐依水一下,弄的唐依水面红耳赤。

  其实钟润泽的妆容也只是简单的改了改面容,让钟润泽变得大众一点,不会让人那么容易记住。同时唐上卿也给钟润泽一套衣服,那是唐门随从的服饰,“你先充当我的随从,要仔细看看他们的决斗,这些技巧你以后会用的上,还要仔细分析他们的弱点,那些人都有可能是你未来的敌手。”唐上卿叮嘱道,对于钟润泽他还是挺放心的,虽然钟润泽脸上一脸的不悦,但是钟润泽还是结果衣物换好。三人待钟润泽收拾完毕,就一同前往唐门的主殿。

  唐门的主殿位于唐门最中央的那座山峰上,虽然不高,但灵气充沛,是这片天地的龙气聚集之地。隐隐看去,似有紫雾常年萦绕,滋养着唐门。等钟润泽一行人到了的时候,诸势力的代表也已经到了,唐上卿带着唐依水和钟润泽坐在唐元身边,唐依水的出现立刻吸引来了众多的目光,没办法,美女总是有特权的。

  钟润泽细细打量四周,发现在气势上能和唐元相比的只有两三人,其中一个就是不远处那衣袍上刻着逍遥二字的中年人,他的旁边还坐着李一平和庄晓,同时还有一位非常帅气的年轻男子,钟润泽猜想他就是李一波,那神界东域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同时,刘浩神王也来了,就坐在不远处不过没有带刘念,说实话,钟润泽也怪想念那个小屁孩的,至少那是他的第一个徒弟。

  见唐上卿坐下,庄晓礼貌性的投来一个微笑,而李一平则冷哼一声,投来敌视的目光,不过他看向唐依水时,则充满了亵渎。钟润泽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不爽,李一平在他的心中已经被列入了黑名单,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除掉李一平。

  .酷匠`网(首!发¤y

  “咚~咚~咚~”三声钟响,唐元举起酒杯,向众人敬酒道:“诸位,今日是庆功宴,庆祝我们在魂断山成功的阻止了邪族的入侵,保卫了神界的太平,让神界避免了一场生灵涂炭的危机。今日我们在此庆功,一是为了祈祷神界太平,二是为了哀悼逝者。先让我们共饮三杯,来达成这两个目的!”

  说罢,唐元就连饮三杯,众人见状,也共饮三杯。三杯酒毕,唐元接着道,“下面请就坐,把酒言欢,欣赏一下年轻俊杰的决斗,来祭奠死去的英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