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渡劫天,越发的阴暗,不知觉之间狂风大作,远远望去,有几片乌云在钟润泽头顶聚集,将这片天地覆盖。唐门中的众人也感受到了天地间的压抑,纷纷向钟润泽所处的方向望去。随后一个又一个嘴巴张的巨大,似乎可以塞进去一头牛了。

  “这是,天劫?”一位老者略带怀疑的道,“这只是在古籍中才能看到的啊,这万年来没人渡劫!”

  “唐家主,恭喜恭喜。”一个阁楼上,唐元正陪着一群大能品酒言欢,看着钟润泽所处的方向,他的脸上也露出了欣喜之色,他果然没有选错人。随后摆摆手,一名强大的老者走了过来,唐元在老者耳边轻语几句,老者告退。

  “唐家主,这万载岁月难得一见的奇景,我们不知可否去一看?”一个和唐元修为相差不多的人道,他的身旁聚集了大量的强者,而且衣服上的逍遥二字十分的明显,他就是逍遥宫宫主李浩源。

  d看正t;版章f节上=酷.m匠%网/l

  “这,”唐元为难的道,“古籍记载,天劫会波及他人,我们去的话万一被波及了可不好受,我们还是远远的看着吧。”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远远的看着吧。”李浩源没有更进一步,他刚刚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如果唐元实在不让,他也不能强来,毕竟这儿是唐门的地盘。不过他的心里并不好受,逍遥宫和唐门都是帝族,明面上一直和和气气,没有争斗,但是暗地里争斗却是不断的,一万年来,逍遥宫屡次被唐门压得抬不起头来,直到这两代才稍有起色,而且他的大儿子李一波很明显的要压唐上书一头,逍遥宫的超过唐门指日可待。可是如今唐门中居然有人要渡劫,那可是万年来无人可为的事情,就算在万年前,也只有绝世天才才能渡劫,只有他们才能接受这天地的洗礼!这已经可以说明这个人是绝世天才了,甚至比万年前的绝世天才还要妖孽。

  在看钟润泽,此时的他还是头晕目眩,但是他感受到了一丝危险。他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来,一道雷光从天而下,正好劈到了他的头顶。

  “啊!”雷电入体,之间钟润泽全身上下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同时传来钟润泽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唐上卿急忙闭上了双眼,不忍直视。而唐依水则一脸的心疼,问唐上卿道:“哥,他不会出事吧?”

  “不知道,吉人自有天相。”唐上卿看着钟润泽道,面对天劫,他也无可奈何,那是这片天地的意志,他一个小小的修士又怎能抵抗,如果他冲上去,估计会连他一起劈,“古籍上有记载,天劫根据人的修为而定,是一次淬炼的过程,挺过去了,会得到莫大的好处,挺不过去,就会身死道消。而且我们不能过去,天劫是根据最大修为的那个人来判定强弱的,我们过去的话,他只有死路一条。”

  惨叫声消失,钟润泽已经被劈的不成人样了,他全身焦黑,口中冒着黑烟,头发也挺得笔直笔直的,仔细一闻,似乎可以闻到淡淡的肉香味。“嘭!”钟润泽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看的唐依水又是一阵揪心,如果不是唐上卿拉着她,他估计已经冲到钟润泽的身旁了。唐上卿也不好受,看着钟润泽生死未明的状况,他也心疼,可是他不敢向前,他一向前就会引来跟强大的天劫,倒时候钟润泽真的连一丝生的希望都没有了。

  钟润泽张开嘴巴,一口黑烟吐出,这一刻他清醒了,看着天空,在乌云后面他似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抬起右手,对着天空狠狠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唐上卿顿时无语了,这不是招劈吗?

  果不其然,一道雷光再次劈下,钟润泽懒得躲了,就那样让雷光劈向自己,同时运转功法,分散雷光中的灵力,为己所用,就这样,这一道雷光被钟润泽玩玩整整的吸收了,钟润泽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站起身,一拳迎向朝他劈来的天雷。

  钟润泽的这一举动似乎引起了天地的恐惧,顿时天变得更加的阴沉,头顶雷鸣不断,可是不见闪电降落。钟润泽扬起嘴唇,留下一抹自信的笑容。可是下一刻,他脸上的自信没了,留下的只有一张哭丧着的脸。

  一道天劫落下,竟然带着一缕混沌气!就连唐上卿都变色了,因为只要有一缕混沌气,就可以压碎一个神司强者!可是他却无能为力,只能大喊一声“润泽小心!”来提醒钟润泽注意。

  钟润泽当然知道这道天劫的厉害之处,魂断寓意着灭亡,同时又带有心生,他正在考虑度过之法,可是时间不等人,天劫已经打到了他的身上了,钟润泽只能运转功法,想靠此法来破解,可是那一缕混沌气太过暴躁,根本无法驯服,在钟润泽的体内四处乱串,钟润泽的经脉都被弄断了几根。远远望去,钟润泽已经七窍流血了,而且面部挣扎,显然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可是钟润泽依然在坚持,“我不能死,我还要找到雅依!”钟润泽在给自己鼓气,强行运转功法,修复着被那混沌气弄断的经脉,同时想办法将混沌气逼出,不让他进入自己的丹田之中,就凭这混沌气的暴虐程度,进入钟润泽的丹田绝对会毁了他的丹田的。丹田一旦被毁,就再也不能修炼了!

  可是那是多么的困难,混沌气根本不吃钟润泽那一套,他似乎有了意识似的,直接向钟润泽的丹田冲去。钟润泽虽然设下了重重屏障,可是依旧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混沌气如入无人之境般,轻而易举的穿过钟润泽设下的屏障。钟润泽已经绝望了,他现在只能看着混沌气一点有一点的向自己的丹田推进。

  “润泽!”唐上卿担心的喊道,他自然看到钟润泽的现状,同时也知道钟润泽的危险,可是他只能在远处喊,却无能为力,他似乎已经看到钟润泽的结局了,混沌气入体,如果不能炼化,就只能成为废人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