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屁孩,你能不能先听我说两句?”见到那犀利的木光,钟润泽不知为何有些心慌,急忙妥协道。

  “不能。”话毕,桓桓就挥拳向钟润泽砸来,钟润泽急忙格挡,一拳接下,只感觉自己的双手被一根铁棍重重砸了一下似的,疼痛无比。见钟润泽吃痛,桓桓又是一拳轰出,直击钟润泽的腹部,钟润泽见拳头轰来,急忙躲避,幸好他速度快,躲过了这一拳,不然光着一拳就有他好受的。

  “怕了吧,告诉你,我桓桓哥哥天生神力,三岁就可以举起一口大鼎。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趴下认错,然后诚心诚意的去跟依水姐姐道歉。”那个被钟润泽教训的娃娃在一旁嚷嚷道,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

  “小屁孩,等一下再收拾你!”钟润泽恨得牙痒痒,可是面前有一个劲敌,他还不能分心,他要专心致志的对付眼前的劲敌——一个约莫六岁的小孩。

  “呀啊~”桓桓一声大吼,从不远处举起一块大石头,向钟润泽砸来。

  “喂,你还来真的啊?”钟润泽见大石头飞来,赶紧向一旁跑去,石头擦身而过,险些砸到他。

  “欺负我兄弟和依水姐姐,你罪当万死!”桓桓吼道,再次向钟润泽冲去,拳头中带着疾风,那是力气到了一定境界才能做到的,可以看出这一拳有多重。钟润泽知道不能硬撼,身形一闪,再次躲了过去,还好他学了一点《混元诀》中的一些简单的躲避步法,不然真的危险了。

  “你只会躲来躲去吗?”桓桓一脸的鄙夷,但是出拳的速度越来越快了。钟润泽也只是在一个劲的躲,以免被击中,同时又在寻找时机,等桓桓疲惫下来,一招制敌。

  “不好。”钟润泽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他的预判错了,桓桓的拳头改变了地方。“嘭。”一拳砸到了钟润泽的小腹上,钟润泽倒飞出去,在空中留下一道弧线。摔在地上,他只觉得两眼发黑眼冒金星,小腹处就像到了五味陈杂般翻山倒海,不是滋味。同时全身上下疼痛无比,他似乎感觉骨头都断了几根。

  捂着疼痛的肚子,钟润泽挣扎着向起身,可是桓桓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迅速冲到钟润泽的身旁,一屁股坐在钟润泽的胸上,一双小手锁住了钟润泽的喉咙,将正在挣扎着起来的钟润泽重新按回了地面。钟润泽这一波可以说是被完爆了。

  “快点道歉。”冰冷而又带有鄙夷的声音从桓桓嘴中发出,看着钟润泽的眼神,也完完全全是胜利者的姿态,同时一只小拳头飞扬,随时准备砸向钟润泽。

  “小屁孩,你想多了!”钟润泽咬牙道,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更何况是这种毋须有的“罪责”,他宁死不屈。

  “轰!”桓桓一拳砸在钟润泽的头上,钟润泽只感觉头痛欲裂,视线都开始模糊了。

  “道不道歉!”桓桓的语气又加重了几分。

  钟润泽闭嘴不答,心中有一股傲气,他不会屈服。见钟润泽不回答,桓桓又是一拳砸下,这次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钟润泽的鼻子上,顿时浓烈的血腥味传入钟润泽的大脑之中,钟润泽鼻血哗啦啦的往下流。

  “去不去!”桓桓第三拳已经准备好了,他在等钟润泽答话,如果钟润泽答应,那就不要再受这皮肉之苦了。

  “我日你大爷!”从来不骂脏话的钟润泽此时也忍不住骂了起来。

  “你自找的。”桓桓第三拳砸来,显然比前两拳更加的有力度,钟润泽可以听到呼呼的风声,将头偏向一旁,默默的闭上了双眼。可是,他等的拳头迟迟没来,只是感觉胸前的重压没了,隐约之间听到了一句熟悉的话语:“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看正J◎版g章Q◎节6上u酷:匠◇l网w

  钟润泽睁眼一看,脸上的欣喜之色毫无影藏,唐上卿来了,并且接下了那一拳,将那桓桓提到一旁,正在狠狠的责骂。

  “上卿哥哥,不要再骂桓桓哥哥了。”那名揭秘钟润泽“罪状”的娃娃又开始说了,“是他先欺负依水姐姐的。”

  “哦,他是怎么欺负依水姐姐的?”唐上卿此时已经将鼻青脸肿的钟润泽给扶了起来,而且帮他止住了鼻血,听那娃娃说钟润泽欺负唐依水,不由得来了兴趣。

  “我看见依水姐姐帮他擦头上的灰尘,然后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依水姐姐红着脸气嘟嘟的走了,还骂他是坏蛋。”那娃娃一本正经的将所见所闻讲给唐上卿听,还理直气壮的道,“所以我才叫桓桓哥哥教训他,要他去向依水姐姐道歉。”

  “这样啊。”唐上卿貌似明白了什么,看向钟润泽有些不善,“看来是我错怪你们了。我带他去给你们的依水姐姐道歉,你们赶快回家吃饭吧。”

  “好的,谢谢上卿哥哥。”小娃娃一脸的高兴,跟着桓桓往回走,临走前还不忘记加一句,“上卿哥哥,他是一个坏蛋,不要手软。”

  听到这句话,钟润泽欲哭无泪,看向唐上卿,唐上卿此时也看向他,眼中的笑意一点都不隐藏。

  “你个禽兽,不是说你是雅依的吗?怎么还来欺负我妹妹。而且还被这些小屁孩撞见了。”唐上卿故作愤愤不平的道。

  “你信么?”钟润泽鼻青脸肿,说话都含糊了,要不是唐上卿认真听了,还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听钟润泽说的话,唐上卿强忍着的笑还是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只留下钟润泽在旁边一脸的黑线。

  “童言无忌,我为什么不信。”唐上卿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友尽。”钟润泽狠狠的吐出这两个字,唐上卿的笑立马止住了。

  “喂喂喂,没必要吧。我们什么关系,做了三年的朋友了,我不信你我信谁啊。”唐上卿急忙改口,脸变得比六月的天还快,不过随后又是一脸的奸笑加淫笑的问道,“你不会真的对我妹妹做了什么吧?”

  钟润泽捂着肚子,吃力的向前走去,唐上卿在身后喊道,“喂,喂,喂!”

  见钟润泽不理睬,唐上卿哈哈大笑,夕阳西下,整片天空都是唐上卿爽朗的笑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