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给你介绍一下神界吧,你作为凡人时生活在哪儿?”老者道完修炼体系,接着给钟润泽普及神界的知识。

  “魂断山。”钟润泽答道,他来神界的第一站就是魂断山。

  “那儿啊。”老者点点头道。“那儿凡人确实挺多的,”那我就从魂断山给你说起吧。““魂断山属于神界东域的道济州东部,一般的修士不到那儿去,所以那儿就成为了凡人的圣地,跟修士比起来,凡人就犹如蝼蚁般,因此一般的凡人是不愿意和修士待在一起的,除非是一些势力中不能修炼的凡人,才生活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内。”

  “神界一共分为东南西北中五大域,每一域都地幅辽阔,一般的修士终其一生也走不完一域,所以要跨域而行一般都有传送门,从传送门进入,可以缩短很长的时间。每一域又分为数州,就拿东域来说,东域一共有九州,从北向南自西向东依次是北冥、逍遥、道济、苍冥、幽土、唐门、蜀山、太门、旸古九大州,每一州方圆数百上千万里,因此凡人一声也走不完,而神将境以上的修士也许可以用他一生的时间走完一域。神界地幅辽阔,因此要去远方最好选择传送门,传送门的阵法只有神司境的修士才能刻撰,因此有传送门的势力基本上是大势力,门内有神司境的强者坐阵。当然,也不排除一些阵术奇才,虽然没有强大的修为,但是可以镌刻高级的阵法。““神界的势力不知道多少,但是高高在上的只有十大帝族和五十大王族,十大帝族东域有两大,分别是唐门和逍遥宫,帝族之间一般不发生争斗,因为每个帝族都是自上古存留下来的,族中有帝器守护,所以近万年来,唐门和逍遥宫没有发生过什么大的争斗。““中域有三大帝族,分别是东宫、西谷、中殿。这三个帝族离我们太过遥远,我不一一介绍了。西域有两大帝族,分别是圣殿和龙殿。北域只有一大帝族,那就是鲲鹏族,他们虽然以上古大凶的名字命名,但是是一个人族的势力。南域有两大帝族,分别是蛮族和九黎族,这两大帝族自古以来是一家,相互帮衬,所以十大帝族有人称做九大帝族。这九族的人最好不要惹,为了帝族之间的安宁,一般该舍弃的帝族是不会留情面的。“老者刻意叮嘱道,他见钟润泽年轻,一般年轻气盛,容易惹事,故此叮嘱。

  “其次神界还有七大禁区,其中六大在东域,一大在中域,相传七大禁区是当年大清算留下的,里面有神帝沉眠。七大禁区分别是旸谷的太阳谷,那儿温度极高,相传是太阳神帝的沉眠之地;北冥的无极深渊,那儿是一处大凶之地,相传那儿有一个上古大凶在那沉眠,每过千年,就会传出惊天的兽吼,可以震塌苍穹;苍冥有一禁土名为冥土,传闻那儿沉睡着冥帝;蜀山的荒谷是一个大凶之地,传闻那儿曾经是大清算的起点,因此没有人愿意去;幽土的神墓也是一处大凶之地,那儿葬下的强者太多,当年有许多神王身死于此,血染整个神墓地区,更有传言有大帝在那陨落,如果没有神帝的修为,进去就等于送死,那儿的怨念会将你生生的撕裂;太门的仙门,传说为当年一个大势力混沌宫,曾经被神阁灭了满门,但是却没有人敢进去,那儿是一处葬神地,就算神王的强者进去也会莫名其妙的死亡;最后一个是中域的轮回湖,那儿玄之又玄,不入为妙。““这些地方千万不要进去,除非你嫌自己的命长。”老者脸色凝重,叮嘱道。

  “是。”钟润泽应道,他已经在脑海中构建了一副神界的地图,可是奈何神界地域辽阔,他的脑袋太小了。

  “神界从来不缺强者,在外历练时,不要看到是一个小势力就去随意欺凌,也许在这个小势力中就存在一个真正的神王。真正的神王强者虽然不多,而且绝大多数在帝族,可是还有许多人没有被众人所知。”

  “是。”钟润泽点点头,他直到现在才明白这个世界有多么的厉害,比他所处的那个世界强大百倍都不止。

  “你目前才刚刚步入神盘境,先去山脚找一个山洞修炼。唐门有一条规矩,那些山洞是给有实力的人准备的,以实力为尊,因此看上了哪个山洞去抢就行,当然你也要,越往上,灵气越充沛,你修炼的速度也就越快。所以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看看自己适合在哪,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你先运转一个周天给我看看。”老者看着钟润泽道,神念放出,将钟润泽包裹,开始帮助钟润泽运转功法。钟润泽照做,一个周天后,感觉自己的丹田充实了不少。

  “不错,不错。”老者点点头,赞道。“你真的有大气运,能得到一部无暇的功法,好好修炼,我就不传给你功法了。等你快突破时,我再给你指点一二。”

  “是。谢谢先生。”钟润泽非常的有礼貌,对于帮助他的人,他一般非常的尊敬。

  “行了,快去修炼吧,我希望早点见到你,上期修炼了一年后就到了山顶,我相信你会比他快。”老者鼓舞道,在钟润泽心中树立了一个超越的目标,那样才能激发钟润泽的动力。

  “那学生先行告退了。”钟润泽深深的鞠了一躬,退下,走了许久,才大舒一口气,跟老者说话太有压力了,就像一座泰山压在身上似的,而现在他终于摆脱了那座大山,顿时觉得浑身轻松,一蹦一跳的去山脚了,他要加油修炼了。

  酷@匠网、f永6u久1免Tk费看小√w说¤

  看着钟润泽远处,老者脸上露出一缕笑容,他终于发现了一个奇才了,他在给钟润泽传授的时候,一直在默默的发出他神司境的威压,从弱到强,最后一刻的威压差点就有神司境的威压了,可是钟润泽一直都很平静的听他说话,没有一丝的波澜。要知道当年唐上卿听到一半就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