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行了,吃饭了。”唐依水将二人扯开,拉倒餐桌上,浅笑道:“话说你们两个这么恩爱,要不你们到一起算了。”

  “这个还是不要了吧。”唐上卿慌忙拒绝道,“我们是兄弟,可不想变成那样。

  “哈哈哈哈......“随之而来的是久久不止的笑声餐桌上,唐元非常的热情,时不时的给钟润泽夹菜。来神界这么久了,钟润泽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味道,鼻子一酸,竟留下泪来。唐元递给钟润泽一张纸巾,让他自己擦掉泪水,和蔼的笑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

  钟润泽将眼泪擦干,点点头,开始诉说这几日的经过,说道危险的时候,唐依水双拳紧握,在为钟润泽担心,还好钟润泽安全的归来了,她向唐上卿投去了一个感谢的目光,而唐上卿也只是微微一笑。

  酒足饭饱,再聊聊家常,钟润泽跟着唐上卿去客房休息了。此时已经是深夜了,躺在床上,看着洒进来的月光,钟润泽微微叹了一口气,“雅依,你在哪,我能找到你吗?”

  他掏出一个小娃娃,那娃娃长得俊俏可爱,让人忍俊不禁。那个是当年唐雅依送给他的,现在他只能戴在身旁,感受伊人的气息。他侧过身,将小娃娃抱在怀中,渐渐如梦,月华洒在他的脸上,依稀可见一滴晶莹的泪珠。

  门外,唐依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见钟润泽伤心,她心里也别有一番滋味。直到钟润泽的鼾声响起,她才轻轻的掩上房门,蹑手蹑脚的离开。

  走出房间,她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月华洒在她的脸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她脸上的伤心之色。走到长亭,一个人正坐在那喝着淡酒,那人竟然是唐上卿!唐依水虽然有些惊讶,可是还是向亭中走去。

  “你也睡不着啊。”唐上卿苦笑着望着唐依水,又一口酒入肚。

  “哥,我们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唐依水走到唐上卿身旁坐下,问道。

  “你真的喜欢上他了?”唐上卿没有回答唐依水的问题,反而反问道。

  “没,没有。“唐依水答道,可是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这一切当然逃不过唐上卿的眼睛。

  “小妹,你还是不会撒谎。”唐上卿抚了抚唐依水的头,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兄妹几人之间,也只有你还有这这样的一颗单纯的心吧。”

  “哥。”唐依水轻轻唤道,到嘴的话被她咽了回去,有些话,还是不说为好。

  “他是一只刺猬,平时将刺收好,像个癫子一样嘻嘻哈哈。可是,当有人与他走的太近时,他就会蜷缩起来,用那遍身的刺保护自己,刺痛任何一个试图过于接近他的人。在那些刺的背后,是一颗充满悲伤的心。”唐上卿一边喝酒一边道,“他最怕的就是有人背叛他。”

  “那我们......”唐依水有些慌乱的道。

  4更K新/7最v快n上mZ酷…“匠网i

  “出生在这样的家族,又有什么办法。”唐上卿摇摇头,“外人只知道我们是帝族,我们高高在上,我们权利无穷,我们就是圣洁的代表,是这片天地的代言人。可是他们又怎知道,我们为了维护这权利,为了维护这无上的地位,私下又做了多少事,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出生在这样的家族,我们打出生起就受到了众人的尊敬,高高在上,既然享受了这样一份荣耀,就要为这荣耀付出代价,我又有什么办法!”唐上卿越说越气愤,将酒壶狠狠的砸在石桌之上,将唐依水吓了一大跳,“难怪刘子鸾说愿来世不复生帝王世家!”

  “你就不想摆脱吗?”唐依水问道,语气有些冷淡,这个唐上卿跟他平时见到的哥哥太不一样了。

  “摆脱,我拿什么摆脱?”唐上卿反问道,“这是我的宿命,我注定要如此!真羡慕他啊,有那个人在他的身后,他拥有一个相对自由的空间,可以飞翔。”

  “哥,我们去告诉他真相好不好。”唐依水扯着唐上卿的衣袖道,“我们不要再骗他了好不好。”

  “妹,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唐上卿又是一声苦笑,“我们只能按照父亲写的剧本一幕一幕的演下去,如果告诉了他,我们就没有价值了,唐门对于没有价值的人从来不会手软。”

  “哥。”唐依水的声音有些哽咽,带着恳求。

  “我又何尝不想将真相告诉他,可是那换来的只有唐门的没落。父亲将唐门的一切都压在了他身上,我们不应该让他失望。”

  “唐门,又是唐门!唐门父亲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维护这帝族的地位,为了那高高在上的权利。他是神阁少主,得到他,就可以挟天子令诸侯,父亲也只是为了这个权利!我们为什么要助纣为虐!”唐依水此时也高声道,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形象。

  “权利本就是毒药,让人沉溺,无法自拔。自古以来,弑父杀兄的权利争夺从来没有停止过,连至亲都能下狠手,又何况外人。”唐上卿也清醒了不少,“妹,时间不早了,赶紧去休息吧,这几日是灵气比往常浓郁了不少,不要错过时机。希望你可以不负初心。”

  “哥。”唐依水还想说,可是硬生生被唐上卿给阻断了,“赶紧去睡觉吧,父亲有父亲的安排,我们目前只能听他的。他在玩火,我们也要和他一起,不管怎样,我们至少是他的孩子。”

  “再见。”唐依水有些沮丧,可还是听话的转身离去,只不过走的非常的缓慢。月华洒在她的身上,可以见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唐上卿拿起酒壶,再次大饮一口。

  “我不会背叛他的,我是他最好的兄弟。”背后传来唐上卿微醉的声音,唐依水轻轻拭去眼角的泪花,步子也快了不久。

  唐上卿一直看着唐依水的背影,直到唐依水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中才长叹一口气,“润泽,希望到时候你还能相信我。”又一口酒入肚,这口酒,多了一丝辛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