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神阁那么强大,怎么可能说灭就灭。”钟润泽满脸的不可置信,神阁既然如此的强大,为什么会被人灭掉满门,而且是最为鼎盛的时候!

  “仙殿和神阁一样,是一个超级大派,在仙界是第一大派。一直以来,只比神阁弱几分,可以说是六界中第二强大的。具体原因族史中没有记载,只是有这三点推测。而且自那以后,整个神界自我封闭,与六界隔绝开来,进入了无帝时代,万年来,神界再也没有出过一个神帝,一些当年的神帝在几千年前相继老死,整个神界这一万年来已经是积贫积弱了。“唐元摇摇头,”这片天地已经不适合修行了,万年前长生质莫名其妙的消散,连长生都不可能,只有修为绝顶,达到准帝的层次,才有近一万年的寿元。其他的修士,就算强如神王,也只有不过千年的命元。““那修炼还有什么用,到最后还不是化作一把尘土。”钟润泽呢喃道。

  “不能这么说,我们修士就是要与天争命,长生还是存在的,成帝后,长生之门便会打开。”唐元豪情万丈的道,他知道他把话带偏了,所以要给钟润泽打气。

  “哦。”钟润泽点点头,他要与天斗,他要努力修炼,他要找回雅依!

  “上卿,话说你如此的土豪,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钟润泽看着旁边的唐上卿,一脸的不爽,“早知道就好好坑坑你了,把你坑的不要不要的。”

  “早告诉你你会信吗?”唐上卿一脸的鄙夷,“估计你个傻逼会以为我是犯中二病了吧。““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是神阁少主的?难道早有预谋?”钟润泽嘿嘿的笑道。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听到这话,唐上卿心中磕嗒一声,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回答。还好唐上书反应迅速,接过话题道,“我们有一本上古奇书,名为《星书》,这本书曾经存于神阁之中,后来世言大帝赠给我族老祖保管,《星书•揣未》篇有记载:‘天谴避世,泽出明起。’经过我族的神算子推测,泽就是你,而你就是神阁少主。““原来我这么吊啊。”钟润泽听得一脸茫然,但还是自信心爆棚,洋洋自得。

  “吊毛线,分分钟打爆你。”唐上卿的补刀技术越来越熟练,钟润泽只能恨得牙痒痒的灰灰拳头再加一句“操你妹夫。”凭钟润泽现在的修为,就算十个他也打不过唐上卿。

  可是唐上书耳尖,听到后哈哈大笑起来,“听说你们那儿有一个叫做小rb的国家,要不要我把你送回去,给你办一个rb国国籍?”

  “什么意思?”钟润泽看着唐上书,一脸的懵逼,在看向唐上卿,唐上卿也紧紧的抿着嘴唇,防止自己笑出声来,一个劲的摇头。钟润泽细细琢磨,忽然一下子就明白了,把唐上卿按在沙发上,狠狠的揍了起来。当然,唐上卿也不会白白挨打,顿时场面不可描述。

  “行了行了,都多大的人了,还打打闹闹,秀恩爱也不能这样啊。”一道令钟润泽浑身发酥、心旷神怡、如梦如幻,如痴如醉的女音传来,钟润泽立刻放下唐上卿,开始以猎人的眼光向声源望去,之间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立在那,那少女长发及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中透露着无限的单纯,两靥泛出淡淡的红晕,丹唇微微的咧开,数颗洁白的牙齿清晰可见,当然,还有胸前的凶器,看的钟润泽不由得呆了。

  “不对,这妹子在哪见过。”钟润泽在心里道,他总是感觉这妹子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喂,这样看着我妹妹不好吧?”唐上卿大吼一声,将钟润泽的魂给收了回来。钟润泽顿时惊醒过来,看向少女,此时少女的脸红的透彻,吹弹可破,娇嫩欲滴,。

  “对,对不起。”钟润泽知道自己失态了,急忙道歉道,可是他看着美女,内心还是有一点小紧张的。

  “为,我妹妹漂亮吧。要不要做我妹夫?然后帮你转国籍。”唐上卿在钟润泽耳边嘲笑道,不用看钟润泽已经可以想象唐上卿那一副邪恶的嘴脸了。当然,唐上卿不可避免的吃了钟润泽一拳。

  “我们是不是见过?”看着少女,钟润泽绕绕头道。

  “往事飘散,之影独徘湘水畔。南望断雁,不知衡山可有念。清水忽转,风吹残血映月寒,淡烟水生,残木凋零尘事离心万事远。”少女缓缓的念到,将钟润泽的思绪勾回了第一次与她相见的时候。

  }b看正A4版章Q9节上“z酷匠●网(

  那时,是他最为颓废的时候。唐雅依和夏许在一起了,而他,每一天只能看着她俩的甜蜜心痛,那个时候的他,经常半夜一个人站在湘水之畔,看着缓缓流动的湘水,让自己的心能够平静下来,不去想白天所见的点点滴滴。

  有一天,他一如既往的站在湘水之畔,看着湘水,有感而发,轻轻的吟诵。这时身后传来了少女的声音,那时的少女,依旧如今日所见般,单纯惹人伶,少女一袭白衣,如下凡的仙子般,陪钟润泽聊了半了小时。那半个小时,是钟润泽那时最快乐的半个小时。从那以后,他每天都去,在原地看着湘水流过,可是那少女再也没有出现过。那如仙子般的少女,留在了钟润泽梦中。没想到今日还能再相见。

  “依水,进来帮忙,把这菜端出去,开始吃饭了。”厨房中传来大大的女高音,震得钟润泽的耳朵嗡嗡作响,果然世上的大妈都一个样。

  “来了。”少女应道,最后看了一眼钟润泽,匆匆跑进厨房。

  “怎么样,我小妹漂亮吧。”唐上卿又凑了过来,“我妹妹天天在念叨你,考虑考虑,娶我妹妹得了。”

  当然,这次迎接他的,又是钟润泽的一顿暴揍,“我是雅依的,不要乱说。”

  “喂喂喂,作为兄弟,不是我说你,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放弃那棵树,还有一片山林呢。”唐上卿的皮真的痒了,钟润泽当然也不会手软,给他好好松松筋骨。

  而唐上书和唐元看着二人,眼中带着笑意,淡淡的说道,“年轻就是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