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浩,好久不见。”那名神王背后,一个带有仙风道骨的老者出现。那老者虽然看上去一脸的慈祥,可给钟润泽的感觉就是笑里藏刀。

  “佟明,好久不见。”刘浩神王长叹一口气,“今日你是想来一个了解吗?”

  “刘浩,当年你屠我满门,就应该料到今日。”佟明恶狠狠的道,“你虽然屡次放过我,可是今日,我不会再向以前一样了。四千年未见,不知你过得可好。”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下这执念呢?”刘浩神王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如果你放下执念,修为比现今还要再高一些。”

  “刘浩,你以为这执念说放下就能放下吗?杀父之仇,灭门之恨,可以轻易放下吗?”佟明的目光中杀机毕露,恨不得立刻冲过来将刘浩神王碎尸万段。

  “你父亲当年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刘浩神王一一数出佟家的罪状,“勾结异族,谋害神界,此罪一也!修炼神功,涂炭生灵,此罪二也。光这两条罪过,就可以让其诛灭九族!”

  “多说无益,刘浩,我俩一决高下吧。如果我输了,今日我不要你放过,我自绝于你面前。如果你败了,我也放你一条生路,日后取你性命!”佟明已经向前逼来,准备动手了。

  “今日不宜,等日后我亲自上门去找你,如何。”刘浩神王见佟明执念不散,应战道。

  “刘浩,就今日。我答应过郭阔神王,不想失信于人。”佟明依依不饶,急速向刘浩神王逼来。

  “那就战吧。”刘浩神王看了一眼刘念和钟润泽,化出一道屏障,将二人护住,迎向佟明。“这儿不适合我们,去域外一战!”

  刘浩神王留下这样一句话,飞向域外,佟明见状,也紧追不舍。而地上,一群神王向钟润泽看来,眼神中的贪婪丝毫不掩饰。对于世界树种子,他们已经当做囊中之物了。

  “你们就不怕我爷爷回来吗?”刘念见众神王逼来,搬出刘浩神王这一座大山,可是那群神王无动于衷,更有甚者,诸如郭阔神王还嘲笑道,“你爷爷本就是英雄迟暮,虽然曾经是神帝一下第一人,可是活了九千多岁,修为也散的差不多了,勉强保持在这个境界,佟明前辈一定可以将其斩杀。”

  “爷爷是无敌的!”刘念大声喊道,可是他的信念阻挡不住诸神王的贪婪,“我们合力将这屏障轰开,这两小子身上的好东西不少,到时候平均分配。”古弧神王道,他对钟润泽手上的那把邪剑垂涎已久,虽然没有见钟润泽拿出来,想必是藏在了什么地方。

  酷3匠网☆R首发

  “好。”诸神王应道,一起出手,一道又一道的神力飞出,轰击着刘浩神王铸造的屏障,屏障摇摇欲碎,刘念不安的看着钟润泽,可是钟润泽也束手无策,实力差距太大了!

  “留他们活口,一起轰击一处!”古弧神王指挥道,顿时,众位神王的神力击中于一处,屏障承受不住这股神力的轰击,顿时破碎,一群神王贪婪的看着钟润泽,古弧神王率先开口道,“小子,乖乖交出命元石、世界树种子和那把帝器,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钟润泽的手紧紧的拽着世界树的种子,怒眼看着诸位神王。他想冲上去和他们决一死战,可是自己在那群神王的前就如同在日月之前的浮游般微不足道,对面只要一个神王动一动手指,就可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交出来吧。”郭阔神王也向前逼道,他们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还怕刘浩神王突然杀回,同时他们也在彼此忌惮着,谁最先出手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我看谁敢动他!”一道柔和不乏霸气的声音传来,听到这声音,钟润泽呆了,满脸的不可思议,这声音他太熟悉了。

  众人转过身去,一个身着金色长袍,脚踩七彩琉璃靴的俊俏少年站在血色小道上,少年年岁不大,修为不是很强,可是气场却异常的强大,站在那,似乎连天地都在颤抖,就算是强如他们,也不敢走进这个少年。少年的腰间,一块刻有的玉佩若影若现,那玉佩上刻有一座大殿,同时也刻有一座阁楼,阁楼和大殿之间,一个唐字异常醒目。众神王忍不住颤抖起来,那少年出自十大帝族之一的唐门!

  “上卿。”钟润泽惊喜的喊道,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能够碰到熟人,而且是他三年来的“基友”。他乡遇故知,人生大喜也。

  唐上卿听到钟润泽的喊声,偏头看向钟润泽点点头,随后看向众神王,”他是我唐门贵客,神阁少主,你们对他心存不轨,当诛!“唐上卿的声音冷到了极点,说的众神王瑟瑟发抖,此时他们已经不敢妄动了,那个少年时帝族的,如果伤了他,估计灭族之祸不会遥远。

  “大人,不知者无罪,我们尚未酿成大祸,请饶了我们吧。”一名神王跪在地上,对唐上卿求饶道。人总有奴性,不管他的修为有多高,只是每个人奴性的深浅不一样。如果有外人看见一名神王跪倒之地对一个少年求饶,绝对会笑出声来。可是在场的神王却没有一个人笑出声来,他们虽然没有求饶,但已经快到那一根底线了。

  “这个我不能做主,还是要少主做主。”唐上卿指了指钟润泽,诸位神王开始转身看向钟润泽,钟润泽此时目光冰冷,脸色铁青,看着这些神王,在心底暗自高兴“真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啊!”不过样子还是要做做的。

  果不其然,一些神王见钟润泽目光冰冷,脸色铁青。顿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直呼:“少主饶命”

  此时诸神王的心中就像打翻了五味陈杂似的不是滋味,开始恨自己的贪婪,如果自己没有那么贪婪,而是将这位少年收入门中,那样就可以和帝族攀上关系,那样本门派不昌盛都难啊。可是世间没有后悔药,现在他们只能看这位少年的脸色行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