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刘念冲到男人身旁,蹲在地上看着垂死的男人,涕泣如雨。钟润泽也拖着浑身是伤的躯体,艰难的走到刘念旁边,轻轻的拍着刘念的背。

  “念,念儿。”男人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可是还是从腰间拿出一颗发出绿色光芒的石头,递到刘念眼前,“这是,这是命元石。”

  男人的声音是那么的微弱,如果不是钟润泽就在他身旁,他根本就听不清。“这个可以让你变成极阴之体,可以让你修炼,让你变得比爸爸还要强大。““爸爸,我不要,我不要这些,我只要你活着,我只要爸爸。”刘念已经泣不成声了,看着垂死的男人,他只有这一个愿望。“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调皮,不应该去那个地方,那样就不会害了爸爸了。”

  “傻孩子,冥冥之中自有天数,不要自责。“男人将命元石放到刘念的小手中,“答应爸爸,好好的、开开心心的活下去。”

  男人闭上了眼,将手搭在刘念的头上,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只要刘念可以活下去,就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丝丝光芒从男人身上升起,男人化作了一团光,带着干尸留在他身上的毒素,渐渐散去,“孩子,记住我们的约定。”

  “爸爸!”刘念看着那团消散的光,撕心裂肺的喊道,可是他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为了保护自己羽化,哭声不止。

  一旁的钟润泽看到此情此景,也无比的心痛。他虽然选择放弃世界,可是当真正的情意摆在面前是,还是会心痛。他不由得想到了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父母。他一声不吭的离去,父母又会如何的心痛。或许旬紫会替他照顾好父母,可是那终究不是亲骨肉啊!儿行千里母担忧,他突然发现自己太自私了。

  痛哭许久,刘念停了下来,看着钟润泽,恳求道:“大哥哥,你教我功法好不好,我要修炼,我要变成神帝,为爸爸报仇!”

  “好。”见刘念恳求,钟润泽不加思索就答应了。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刘念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响头。钟润泽急忙将他扶起,开始给刘念口授他所知的《风巺篇》,同时自己也开始打坐修炼起来,一边讲解,一边运转,一个周天下来后,他发现自己身体上的伤愈合了不少,这可以说是一个意外之喜。

  刘念也是一个天才,钟润泽所说的他倒背如流,虽然他现在还不能修炼,可是现在命元石在手,日后时间多的是。

  可是才讲解不到四分之一,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传来:“终于子时了,神阁少主,我要你生不如死!”一只大手夹杂着无上的威压从地宫深处急速飞来,抓向二人,隐约可见,在大手所过之处,空间竟然裂开了,丝丝混沌气溢出,却不能撼动大手分毫。

  “神,神帝。”刘念已经被吓得语无伦次了,急忙冲到钟润泽身旁,希望这位大哥哥可以保护他。可是钟润泽此刻也蒙了,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威压,如果不是出手的人想让他生不如死,估计此刻他已经化作一滩脓血了,神帝的无上威压,就算神王都承受不了,只能匍匐,更不要说他这个神盘境界的小修士了。

  “嗖!”一杆长枪划破虚空,迎向飞来的大手,竟然将大手重新钉回了地宫深处。一个人,骑着一头无头的马,出现在了钟润泽身前,将他护住。

  “奥丁,你还想压制住我吗?”地宫深处传来愤怒的声音,“将我钉在这儿数十万年,你还不死心吗?”

  “你一日不死,我一日不散。”奥丁的声音冷淡,但是带有无敌的自信。

  “一缕残存了数十万年的执念,还想将我杀死吗?当年你的真身也只能借助永恒之枪和己身全部的元力将我钉在此处,就凭你一缕残念,还想逆天而为吗?”地宫深处传轻蔑的声音。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奥丁留下这句话,骑着无头马,向地宫深处疾驰而去,而钟润泽带着刘念,开始向地宫外部走去。

  “是那个少年。”一名神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看着钟润泽,惊呼道,立刻引来了其余神王的关注,顿时一道道贪婪的目光落在了钟润泽身上,可是一道身影飞出,将钟润泽和刘念护在了身后。

  “爷爷。”刘念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刘浩神王转过身,将刘念抱起,放在肩上,同时向钟润泽鞠躬道:“见过少主。”

  “爷爷。”刘念将命元石取出,递给刘浩神王,“爸爸他......”说道这,刘念再一次泣不成声。

  老神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查看了刘念的神海,也沉默了,过了许久,才对钟润泽道:“多谢少主。”

  “神王还请节哀顺变。”钟润泽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想起电视中常说的一句话,安慰道。

  “轰!”地宫深处传来巨大的响声,显然是奥丁和哪一位神帝交手了,刘浩神王二话不说,就带着钟润泽和刘念退了出去,众神王见状,也急忙退了出去。众人刚刚退走,又是一声巨响,地宫坍塌了。

  “奥丁,你还想向当年一样吗?”天空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两具身影,其中一具体型枯败,心脏处还有一个大洞,另外一具则骑着一头无头马,手上拿着一杆长枪。显然是奥丁和那一个神秘的神帝。

  “既然杀不死你,那也不能让你出来作乱!”奥丁斩钉截铁的说道,丝毫不含糊。

  $酷n`匠R网首%●发¤"

  “神阁究竟有什么好值得你如此卖命?”那神秘的神帝问道。

  “只为他守护这片天地!”

  “守护这片天地?笑话,他们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屠杀了多少位神帝?”

  “那是他们叛乱。”

  “没有压迫有怎来叛乱,好好想想吧,他们对你做过什么你应该清楚。当年他们派你来杀我,你应该也猜到了原因。那所谓的神阁无上神帝,那说我的创术境强者,他们随便出来一个我还可能残存于世吗?”神秘神帝为了动摇奥丁的道心,竟然说出了一些辛密,让在场的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当年的那个门派真是过于恐怖。

  “你好好想想吧,跟我一起,杀了那个神阁少主,然后一起主宰这片天地!”神秘神帝道,丝毫不遮掩他的野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