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山中的一处地宫内,钟润泽冷眼看着与他对峙的人,那是一具干枯的尸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了,看上去随时都会化作尘灰似的。可是就是一具这样的干尸,硬生生的和钟润泽对了一掌,虽然钟润泽将其击退,但是他受到的冲击也不小,他开始谨慎起来。

  酷匠,K网…Q正R8版首u发…

  “不要打扰主上安宁。”那干尸用他那嘶哑的声音说道。

  “我只想得到命元石。”钟润泽说道。

  “这是主上的圣物,不可外送。”干尸威胁道,“动了此物会让主上惊醒,到时候你只会丧命于此。”

  “那就试试看吧。邪魅,破天斩!“钟润泽大吼道,将刘念背在身后,举起邪剑向干尸斩去,暗红色的剑意漫天,在空中形成了一把巨刀,向干尸斩去。干尸也不慌不忙,从他那干枯的身子中爆发出万丈霞芒,形成了一扇光幕,竭力的阻止剑意的侵扰。

  可是这都是无用功,剑意虽然受阻,可是光幕也开始暗淡,随时都会消散。就在这时,一道未知的神力出现,帮着干尸挡住了剑意,三股力量对撞,之听见一声巨响,钟润泽倒飞出去,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而那干尸也不好受,他的一只手在刚刚的冲击中被震的粉碎。

  可是,干尸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人,那人约莫二十来岁,非常俊俏,一袭白衣胜雪,风度翩翩。如果不是双目黯淡无光,身上散发出可怕气息,让人不寒而栗,不然绝对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万人迷。可是看见这个人,刘念的眼睛湿润了。

  “爸爸。”他轻声喊道,语气中夹杂着思念和恐惧,他也感受到自己父亲身上的气息,完全没了往日给他那平易近人的味道。

  钟润泽的神色也开始变得凝重了,他见识过刘浩神王的战斗力,作为刘浩神王的亲子,眼前的这个男人战力就可以估计了,硬打的话只能是一场死战,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修为不弱的干尸,还有他们那未知的主上。

  “你们走吧,我不想惊扰到祖上的安宁。”男人道,显然他也知道钟润泽的恐怖之处,不想与他交手。

  钟润泽思虑三千,最后还是决定退走,现在硬钢下去对他没有好处。正当他一步一步向后退时,一道恐怖的声音传来:“来了还想走吗?神阁少主,不多坐一下吗?”

  一把血红色的大斧飞出,这大斧就是被蚩尤扔出的那把开天斧,不过现在它被那男人持在手上,滔天杀意弥漫。那男人看向钟润泽这边,也散出无尽杀意,显然他得到了必杀令。而此时邪剑竟然有些颤抖,似乎对那大斧尤为忌惮,钟润泽的状态也开始不稳定了。

  “杀!”男人手持开天斧,向钟润泽杀来,而钟润泽此时只能被动应敌,几个回合下来,明显的不敌!

  “邪魅,血域!”钟润泽一声大吼,打开了自己的领域空间,这是只有神王才能修出的领域空间,在这个空间中,他就是主宰,可以决定人的生死!

  可是,男人丝毫无惧,一斧劈下,这空间竟然出现了丝丝裂缝。而钟润泽的身子微微颤抖,这领域和他自身相连,如果领域受损,他也不好受。

  “邪魅,血染九天!”钟润泽使出了这一大杀器,他想速战速决,顿时领域内血雨降下,无穷无尽的血光笼罩男人,血光中,厉鬼杀出,奋不顾身。邪剑颤抖着,化作一道长虹刺向男人,男人此时也大吼起来,显然他已经感觉到死亡的威胁了。可是,此时开天斧却自行觉醒了,携着男人,迎向邪剑。“哐。”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邪剑尽然四分五裂了。而男人也不好受,被震回了原地,身上全是伤,而开天斧也沉浸了下来,显然也受损了。

  男人手持开天斧,一步一步的向钟润泽走来,此时的钟润泽已经恢复了正常,看着那一个男人,第一次知道死亡如此之近。他已经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爸爸!”刘念一声大吼,横飞的泪水中蕴含了无尽的思念和一丝丝的犹疑,一丝丝的期待。而男人在刘念的吼声中竟然停住了步伐,脸上露出了挣扎的表情。

  “念,念儿。”男人的眼神中渐渐亮起了一丝光芒,他看向刘念,略带慈祥。可是随后双目又暗淡了下来,看向钟润泽,慢慢扬起了手中的斧头。

  “爸爸,不要。”刘念的哭腔响彻地宫,男人被这一声彻底的惊醒了,看向刘念,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带着慈爱。

  “小子,纳命来。”后面的干尸突然作难,一道神力打出,直接飞向钟润泽,男人转过身,已经来不及阻挡了,只能闪到钟润泽身前,用肉身挡住了干尸的全力一击。一口鲜血喷出,撒向地面,那威压竟然让钟润泽有些承受不住,如果不是男人及时挥手炼化,钟润泽估计已经化作一滩脓水了。

  “你要背叛主上?”干尸用他那沙哑的声音威胁道,“主上不会放过你的!”

  “聒噪。”男人只有短短的两个字,手持开天斧,向干尸逼去。

  “凭你这重伤之身也想来跟我交战?”干尸有些轻视,“纳命来吧。干掉了你,再去干掉他们!”

  “干掉你也足够了。”男人冷冷的回了一句,手持开天斧,就杀向干尸。二人大战起来,难解难分,数百回合后,只听见一声沙哑的大吼,干尸落败,身上出现了几个大洞,男人也不好受,,身上伤痕累累。

  “你就不怕主上将你碎尸万段吗?”干尸为了求生,再次搬出那一个神秘的主上,希望给男人一丝威慑。

  “他也只不过一个将死之人。”男人冷冷的道,他已经扬起了开天斧,向干尸劈去。

  “那我们一起走吧!”干尸大笑着,化作一团绿水,向男人飞去,男人立刻用神力炼化,可是还是有一丝沾到了他的左手上,没入他的体内。

  “扑通。”男人后仰而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绿水侵蚀着他的血液,开始向他全身漫去,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左手掌已经变成墨绿色了。

  “爸爸。”刘念见神王倒下,向神王冲去,两行眼泪横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