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一马平川,虽然是一条直线,但是却看不到尽头。钟润泽牵着刘念碎步慢走,处处小心,他越来越感觉这儿的邪异了。

  “大哥哥,你听到了没。”刘念突然停了下来,颤抖的道。

  “恩。”钟润泽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了,这儿突然吹起了阵阵阴风,而且阴风中带着哀嚎,更可怕的是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那声音时而高昂,时而低沉,如十八层地狱的恶鬼在接受酷刑般令人胆颤。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过去,我们还走吗?“刘念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了,他虽然在四千年前就出生了,可是由于体质的问题,一直被封印着,虽然和外界有些许感应,但终归还只是一个小孩,对于未知的东西,大人都怕,更何况他这个小屁孩。

  “再向前走走吧。”钟润泽抱起刘念,继续向前走去,“既然已经进来了,就不要打退堂鼓。外面估计有不少人在盯着,我们只能穿过魂断山才能出去。我答应过你爷爷要给你找到命元石,就不会食言。放心,有大哥哥在,不要怕。”

  走了约莫一个时辰,一个十字路口出现在了眼前,钟润泽迟疑了,而刘念也主动跳了下来,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大哥哥,往左走。”刘念指道。

  “你知道路?”钟润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我看到我们脚下的金色通道通往左边。”刘念小声的道,在这儿阴风更甚,哀嚎声也更大,吓得刘念说话都不敢大声。

  钟润泽看着脚下,除了那黝黑略带血色的土壤外,什么也没有。“你怎么可以看见?”钟润泽有些诧异的道。

  $酷匠JI网正;V版%s首M4发

  “我是天阴之体,爷爷说天阴之体可以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不过一些东西有伤天和,所以我只有短短二十年的寿命。”刘念碎碎念道,“爷爷说只有命元石可以让我的体质发生改变,变成元阴之体,那样才可以修炼,成为比爷爷更加强大的人。”

  “原来是这样啊。”钟润泽点点头,不禁有些庆幸,还好将刘念带了过来,不然他一个人在这里面乱晃荡,鬼知道会碰到什么东西。“好了,我们走吧。”

  找对了方向,钟润泽心情大好,一路哼着小曲,不过那唱功连刘念都听不下去了,痛苦的捂着耳朵,水灵的大眼睛里面全是埋怨。

  “大哥哥,等一下。”刘念停了下来,这倒是把钟润泽下了一跳,好心情顿时灰飞烟灭了。

  “咋了?”钟润泽有点不爽的问道。

  “这儿窄了很多,只能一只脚过去。”刘念看了看钟润泽的脚,有看了看前面的路,道,“大哥哥你小心一些。”

  说完,刘念就小心翼翼的走着,钟润泽跟着刘念的步伐,倒是有惊无险。突然,走在前面的刘念又停了下来,回过头,泪眼巴巴的看着钟润泽,“大哥哥,金色的线消失了,只剩下一团又一团金色的小圆圈,可是我跳不过去。”

  钟润泽呆住了,他看不见刘念说的那金色的线,刘念跳不过去就说明前路已经断了,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不不顾一切的往前走,或者往回走碰碰运气,那些神王都已经走了。不过钟润泽知道后者几乎不可能,从他看过的那些玄幻小说的狗血情节来看,那些神王不可能走了,相反会有更多的强者在那等着他出去,好夺他的邪剑。

  “算了,死就死吧。”钟润泽下定了决心,一手抱起刘念,然后出邪剑,护住二人,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刘念好像被钟润泽的这一举动吓到了,死死的闭着双眼,将头埋在钟润泽的胸口。一阵阴风吹过,两人消失在了路上,血红色的光芒洒下,这条路又恢复到了原有的安静,似乎钟润泽二人从来没有来过似的。

  外界,诸强者云集魂断山前,各方势力都想分一羹,经过几日的协商,各方势力决定由一名神王带队,协一队神将强者进入。当然,神王的人选各方经过了激烈的争吵,因为神王可以说是各势力的中流砥柱,一个大势力里面也没有几位,没有哪一个势力愿意自己的神王去冒险,因为四千年前的那个神王的教训摆在眼前。

  各方经过几日的争论也没有结果,差点大了起来。最后还是道济剑冢的一位寿元无多的老神王挺身而出,避免了各方的矛盾激化,当然,他也有条件,那就是他的势力有优先选择权。

  神将的选择都没有什么问题,神将虽然是强者,但是不像神王那样稀缺,各方势力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因此一派派出一两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目前只有我们七家参与,我建议尽快行动,不然其他势力来了,我们所得到的会更少。”谈判桌上,一名强者发言。他已经厌倦了这种谈判,时间在拖下去,等神界其余的大势力来了之后,估计会更加混乱,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古弧神王说的极是。”另外一名强者附和道,“商议好了就赶快动手吧,目前只有我道济七大门派在此,我们每派还能多分得一些,如果等那些神国、古族来了,估计我们连汤都没得喝。”

  “那今日就行动吧。”另外一位强者发声,已经有三位强者等不及了,其余的强者也没有再说什么,同意了这一提议。

  魂断山前,老神王看着那充斥着血色的山,眼神中有些暗淡。虽然他寿元无多,随时会坐化,但是他也不想死在魂断山中,变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可是他既然站出来了,就不会畏惧。

  一名强者来到他的近前,行了一个大礼道:“前辈,准备出发吧。”

  “走吧。”他回头看了一眼,眼神中有深深的不舍,但还是带着众人向魂断山飞去。

  “那个是剑冢的老神王,不是说在三年前坐化了吗?怎么又出现了?”魂断山不远处,一位修士吃惊的道。来魂断山的不一定是强者,也有像这修士一样来看看热闹碰碰运气的人。

  “他当年手持银魂剑打遍道济无敌手,如今是想趁未死之前在为门派多得一些利益吧。”一些明眼人看出了其中的缘由,“他真的老了,不然怎会如此。”

  “是啊,英雄迟暮。能够再发出一点热量,总比一个人坐化好。“一群人感慨道,似乎想到了自己的晚年,不由得哀叹起来,”谁又可以长生!““少主,他们进去了。”魂断山百余里外的一处酒楼上,一位身着金色长袍的少年正喝着清酒,听着一位下属的报告。他的嘴角微扬,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站起身,抚了抚长袍,腰间玉佩上,一个唐字若隐若现。

  “希望他还活着吧。”少年轻声道,一双眼睛看向魂断山,思绪无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