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祭坛上符文流转,那柔和的光芒迎接着如流星般划过天际的那道光束。光束降落在祭坛上,渐渐消散,钟润泽的身影也渐渐清晰。待光芒完全消散后,钟润泽好奇的打量着四周,一股悲伤由心而生。

  稀疏的几棵古木,伫立在天地间,上面烧焦的痕迹看的清清楚楚,虽然依旧顶天立地,但他们没了生命力;野草丛生,用他那强大的生命,装点着这片世界,在风中笑傲,更显凄凉。唯有那残垣断壁,在默默地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走下祭坛,钟润泽向废墟走去,还时不时的问:“这是怎么了?”但是没有人回答,这儿非常的幽静。

  走着走着,钟润泽发现了一件怪事,那废墟虽近在眼前,但感觉咫尺天涯。不管怎么走,也到达不了那片废墟。

  钟润泽想起了玄幻小说中对于阵法的种种描述,在心中猜测道:“这不会是一个阵法吧?”

  他虽然有这种猜测,但挡不住心中的好奇,依旧向前走去。约莫过了两个小时,钟润泽终于放弃了,因为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找吃的,他的肚子,已经开始在咕咕咕咕的叫了。

  颓废的坐在地上,钟润泽看向四周,只有一丛丛野草,吃不得。钟润泽欲哭无泪,感觉自己被坑了,自己千里迢迢的到这个连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世界,结果被饿死了。

  肚子抗议声越来越大,钟润泽无奈了,想起红军的革命乐观精神,发扬起他们吃草的习俗。走近一丛草,抛出草根,一个怪异的现象:那草根尽然不沾泥土。“还好挺干净的。”钟润泽在心中道,“不然真的下不去口。”

  将草含进口里,一股甘甜的味道传来,钟润泽享受着这股甜味,慢慢的咀嚼,将整个草根全吃完了,吃完后还不忘抹抹嘴巴。

  “这草真下肚,吃一根就饱了。”钟润泽打了一个饱嗝,嘀咕道,如果有修士听到,一定会骂他,这可是灵草,而且还是上品,就这样被钟润泽填了肚子。

  抬起头,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不远处,“喂。”钟润泽朝那人大喊一声,“你知道这是在哪吗?”

  那人背对着钟润泽,一声不吭,就那样站着。钟润泽猜疑道:“难道说是幻觉?这草不会是致幻剂吧?”

  “神阁。”就在钟润泽猜疑之际,从前方传来一声。

  “是个活人。”钟润泽心中一喜,问道:“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那人与不做声了,在那站着,钟润泽起身,向他走去,那人头也不回,也向前走去。说明他知道了钟润泽的动作。

  “喂,等等。”钟润泽跑了起来,想追上前面的那个人,哪知道那个人也跑了起来,速度不快不慢,正好和钟润泽保持着五米的距离。

  “这不会是个陷阱吧?”钟润泽在心中猜疑,“不会是想把我引诱到一个地方,然后把我给卡擦了吧?”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钟润泽停了下来。只见前面的那个人也停了下来。

  “怎么办?”钟润泽在心中问道,习惯性的望向四周,他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他离那片废墟近了!

  “他这是要带我去那儿?”钟润泽在心中嘀咕,钟润泽左右为难,他真想去,但是又怕是一个陷阱,然后他“辉煌”的一生就这样葬送。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在强大的好奇心的驱使下,钟润泽心一狠,“要死就死吧,反正这儿人不生地不熟,死就死吧。”

  一边想着,一边向前走去,果然,那个人也向前走去,距离不远不近,还是无米。

  m(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浓雾渐渐升起,掩盖了视线,虽然只有五米的距离,但那人只剩下一个身影,在雾中飘动。

  紧紧的跟着,钟润泽生怕走失,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视野渐渐开阔起来,钟润泽跑出雾区,但那个指路的人已经不见了,留下的,只有一片废墟。

  这片废墟,就是之前看到的那片。真实的出现在眼前,钟润泽感觉反而没那么的真实,因为这片废墟给他的冲击太大了。

  这片废墟,非常的广阔,站在前面,根本看不到尽头,哪怕他现在是居高临下。火红的漆,没有被岁月磨损,依旧鲜的发亮,红色伴着焦黑色,说明这儿曾今有过一场大火。可是,就算是大火也不可能将这伟大的建筑群烧成这样,钟润泽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伟力可以摧毁这一切。

  放目远眺,满目苍夷,一个巨大的石碑在远方伫立在天地中,上面有两个金色的大字:神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