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破庙,孤零零的伫立在山谷中,在东风的吹拂下,似乎在不停的摇晃。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女子,走入庙中,细一看,这个女子,竟然长得和雅依一模一样。

  男子将手放在一根柱子上,只见一个银色漩涡出现,男子用神识扫了一下四周,确定无人后飞入那漩涡之中,然后消失不见。

  男子进入了一个密室中,四周火光摇动,那火,全漂浮在空中,在火苗的中间,是一具石棺,石棺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火苗将它托举,悬在半空,石棺上包裹了一层混沌气,一眼望去,给人一种迷茫的感觉。

  火苗渐渐聚集,从男子的脚下开始,聚集成一个又一个的台阶,通向那悬浮在半空中的石棺。顺着这火苗组成的阶梯,男子抱着雅依,一步一步的向那石棺走去。石棺的棺盖渐渐打开,混沌气从那缺口中涌现出来,悬浮在石棺之上。

  走近石棺,男子将雅依的身体放入石棺,然后轻轻盖上棺盖,退回到了原地,手一挥,火苗便向那石棺涌去,在石棺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石棺发出柔和的绿色光芒,强大的生命气息涌现。

  “萱儿。”男子轻声喊道,“一万年了,你终于可以回来了。”

  “你确定这样真的可以让她重生吗?”钟润泽梦中的男子不知为什么,出现在了这名男子背后。“神阁十帝中最年轻的大帝,神阁封天殿殿主,钟世言。”钟润泽梦中的男子将这名男子的身份说了出来,满是玩味的问道:“你确定这样可以让她重生吗?”

  钟世言对于这个莫名出现的男子心中充满了疑惑,他进来时,已经确定没有人,而且,外面布置的大阵,就算是大帝来了都会饮血而归,并且,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创术境,在这片天地中可以说是最高的了,可是依然没有发现此人的存在,这说明,此人的修为远远在他之上,也许,此人的修为已经超过了这片天地的限制,此人是超脱者。

  当年为了超脱,他们十帝联手入星魂界,结果只有他在神阁的庇佑下,带着何萱的一缕残魂逃出,神阁也因此受损,失去了作用。这片天地最强大的法器,自此破败。

  望着男子,钟世言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不敢再往下想,因为越想越觉得恐惧,他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传说中的混元三主,还会有超脱者存在。但就算这样,他也不动声色,略带无奈的说道,“我只有这一种办法。”

  “死亡,人的灵魂去了哪里,一直没有一个定论。在你们神阁中是有种说法,去了一个世界,但言语描述是那么的模糊,你们曾今为了这一个不知是否存在的世界牺牲了这么大,你确定你还要接着做下去?”

  “灵魂是不灭的,生与死不过是阴与阳的转换,不过是灵魂换了一个世界的再生,为了救她,我只能这样。”

  “如果我告诉你灵魂是可以磨灭的,你还会这样做吗?”

  “不可能!”钟世言说道,“神阁上的记载,不会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神阁上关于灵魂的说法应该少了一排吧。”

  “你怎么知道?”钟世言心中的恐惧愈发强盛了,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敌手对你了如指掌,而你对敌手分毫未知,这样的战争不用打就已经输了。

  “因为我就是神阁的创建者。”男子淡淡的说道,“你还要继续吗?”

  0酷匠。j网^B唯dJ一正k版,-"其“他\‘都#是^!盗#版

  “神阁上,叹轮回,一曲琴箫断愁水,元守空寂。”钟世言背到,“混元三主你是元。”

  “嗯,”男子点点头,赞赏道,“不愧是钟家最年轻的大帝,有气魄,有胆量,不意气用事。”

  “元主过奖了。”钟世言一直在观察天象,发现没有什么异变,也就放心了,同时又有点吃惊,三主一直都是传说中的存在,今天居然被他看见了,那神阁的创始人——元。

  “不知元主能否救活她?”钟世言恭敬的问道。

  “当然可以,”元淡淡的道,好像是一件再也寻常不过的事情一样,“但是我要和你做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钟世言有些不安,但为了救活萱儿,他不管怎样都会答应,“不知元主要我干什么?”

  “其实很简单,边荒的战事你也应该明了,我需要你帮我抵住十年,这不算困难吧?”

  “世言一定做到。”钟世言送了一口气,镇守边荒,凭他的实力,没有一点困难。

  “希望正如你所说,可以做到。”男子道,“我会帮你复活她,到时候,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谢元主。”

  “行了,该干正事了。”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向石棺走去,只见石棺上的符文渐渐暗淡,那围绕着石棺的火苗也慢慢熄灭,托起石棺,男子最后对钟世言道,“一定要抵住十年,若以后有一个叫钟润泽的人来找你,就带他去边荒。这是他的时代。还有,把这片天地的灵气还回去,她已经不需要了,长生质本是这天地的本源,没必要为了她浪费。”

  “是。”钟世言应和了一声,待元消失后,转身催动阵法,只见充裕的灵气从破庙溢出,飞向这个世界,一个新的纪元开始,不同于仙古,不同于神鬼,不同于人杰,这一个纪元注定只属于一个人,这个纪元,被称为混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