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双眼,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看着那白中带黑的天花板,不知为什么,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他早前就醒来过一次,知道了结局。

  这个结局,他一点不需要。她走了,而他,却浑浑噩噩的活了下来,他多想和她一起,一起共赴黄泉,至少在奈何桥之前,他能与她相伴。可是,他活了下来。看见她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流逝,他无能为力,双手满是她的鲜血,他只能看着她在自己的怀里渐渐闭上双眼,感受她的体温一点一点的变冷,可他无能为力。虽然他的血融入了他的身体,可是却只是徒劳。周围有很多围观的人,他歇斯底里的喊他们帮忙,可是没有一个人向前。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助,第一次感到自己如此的无能。他在这一刻认清了这个世界,认清了自己。

  绝望,在这一刻蔓延,但他无法改变,他,太无能了,他,无法改变。

  泪水,划过脸庞,打湿了衣襟。

  ‘酷匠}*网C唯2一:L正"版。),R;其“@他都@是.盗。版p

  “吱嘎,”门开了,荀紫走了进来,看见正在流泪的钟润泽,心不由得一痛,三年了,三年的时间,他还是无法忘记她。自己三年来的陪伴,还比不上那三个月。

  见荀紫进来,钟润泽将头偏向一边,自己脆弱的时候,不想让人看见,哪怕是自己最亲密的人。在别人眼中,他要变成一个癫子,整天嘻嘻哈哈,将自己的痛隐藏起来。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同情是有代价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世界的绝望,他已经不需要同情。

  “润泽,吃个苹果吧。”荀紫笑道,从桌子上拿了一个苹果,削了皮,递给钟润泽。

  “谢谢。”钟润泽接过苹果,接着道:“荀紫,你能带我去看看雅依不?”

  “你的......”

  “我的身体没什么事了,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钟润泽打断荀紫的话,接着道,“你知道她在哪,对不?”

  “嗯。”荀紫点点头,虽然她的心很痛,虽然她很想摇头,但是她做不到,她做不到欺骗他,“但是我不能带你去。”

  “带我去,可以吗?我想做出一个决定了,整天这样浑浑噩噩,我也想再最后看一看她。”钟润泽微闭双眼,长叹一口气道,“这也是你们愿意看到的吧。”

  “这样你就可以彻底放下了吗?”

  “彻底,我不知道,但我不想再这样了。看着你们天天为我担心为我幸劳,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了。”

  “这样你就可以彻底放下了吗?”荀紫依旧不死心,问道,她只想要着一个答复。

  “我不知道。”钟润泽一点也不隐瞒,恳切的说道,“但我想请你带我去,可以吗?”

  “好吧。”最终,荀紫做了决定,与其让他每天在泪中醒来,还不如让他彻底放下。这是一个赌博,现在她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只能一直赌下去,赌钟润泽会死心,因为,她已经不在了。

  公用墓地在郊外,一路过来,钟润泽一言不发,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身旁的荀紫,好像就是一个摆设。

  “润泽,你在想什么?”荀紫有些担心,担心钟润泽心病难除。

  “没什么。”钟润泽回来一句,但语气中带有些许哽咽。

  荀紫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明知这样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帮助,甚至还会让他更加的沉沦。但她已经做了,只能一错再错的走下去。

  林荫小道通向不知名的地方,细碎的虫鸣衬托出公墓的静谧。两个人,一前一后,在这默默彳亍着。

  “到了。”荀紫的声音打破了林间的静谧,一排坟墓出现在了眼前。

  一个坟墓。刺痛了钟润泽的心。

  那坟墓不像其他的坟墓,上面长满了青草。这坟墓,还是黄土。

  一块石碑立在坟前,钟润泽一步一步的走近,上面的字渐渐映入眼帘:爱女唐雅依之墓双手抚摸着墓碑,视角渐渐模糊,那日,又清晰的在眼前浮现。

  墓碑的冷,就如同那日她的身体,这种冷,让他心战。

  “雅依,”钟润泽说道,“我来看你了,你最近过的好不好?”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一直在重复那个梦。我一直希望真的有来世,能让我实现我们的诺言。”

  “你知道吗?从你对我说那句话时,我今生就注定只为你一人沉醉。”

  “你相信吗?来生是存在的,只要我们相信,就一定存在。”

  “雅依,我真的希望那个梦是真的,那样,我就可以来找你,实现我们的诺言。”

  “可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那只是一个梦。”

  钟润泽的声音越来越嘶哑,可是他还在说着,就算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就算嘴中尽是咸和苦。

  一旁的荀紫,心痛无比,她知道,这场赌博她输了。她永远得不到眼前这个男的心。这次,不仅不能是他彻底忘了她,并且,让他更刻骨铭心。

  “雅依,你个大傻瓜,这么好的男的,如此爱你,可你却一直对他视而不见,一直......”她在心里道,眼泪不知不觉的留了下来,“你一直爱着他,可是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这就是你的高傲吗?”

  此时,荀紫多想躺在那的是她自己,那样他就可以看见钟润泽开开心心的生活了,至少,不会这么的痛苦。

  檫干眼泪,走到钟润泽身旁,轻轻的拍打的他的背,“润泽,振作点,不要太伤心了,都是我不好,不要再哭了好不?”

  钟润泽偏过头来,看着眼前的荀紫,尽管泪水模糊了视线,但他还是偏过头来。这是他感情最脆弱的时候,他的理智,已经被情感所替代。

  看着那一双哭的发红的眼,荀紫心中又是一痛,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将他搂入怀中,让他尽情的抽泣。

  “也许这样他就会好点吧。”她在心里暗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酣睡声取代了抽泣声。

  见到在自己怀里酣睡的钟润泽,荀紫笑了,是那么的灿烂,这对于她来说是最美好的时光。

  “若今生有缘无分,许来世举案齐眉。”钟润泽在梦中呢喃道,“雅依,若今生有缘无分,许来世举案齐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