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去眼角的泪,看向手机,已经八点零九了,不出所料,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轻轻一划,声音戛然而止。将手机抛到一旁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脑海中尽是她,那一个他深爱着却不爱他的人。

  今天,可以见到她了,尽管她与他老是形同陌路,可是他还是希望见到她。

  简单洗漱,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父母早就去上班了,只有他一个人的肚子咕咕直叫。愁眉苦脸的走进厨房,自己煮面吃。手机,在这个时候又响了。

  唐上卿三个大字映入眼前,他知道时间不够了。他这个基友找他就没有好事。

  拇指滑向绿色的接听键,唐上卿那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钟润泽,你在哪?今天高考成绩出来,晚上是毕业晚会。我现在忙不过来了,你快来帮我。”

  “哦。”钟润泽无奈的应道,唐上卿是他们班长,曾经问他们毕业晚会什么时候搞,钟润泽就说高考成绩出来那天,获得了全班大部分人的同意,然后,钟润泽很荣幸的成为了晚会组织部中的一员。“你在哪?”

  “我现在在步步高,你快来帮忙采购,等一下还要去布置教室。”唐上卿的语速很快,显得特别急迫,很显然时间很紧。他们之所以放到高考成绩出来这一天晚上搞,除了人都会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独一无二。而独一无二就需要时间准备,高考期间完全没有时间。

  “哦,等一下,我吃了面再去。”钟润泽应允道,看向锅里的水,已经开始沸腾了。

  “吃毛线面,快来。给你十分钟!”唐上卿命令道,他知道钟润泽的性格,拖拖拉拉,不给他一点颜色是不会动的。

  “哦。”钟润泽应了一声,挂了电话。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肚子,欲哭无泪。将火关了,换鞋,飞奔出门。

  外面大雾泛滥,丝丝雾气组成了一张白色的网,将整个城市网起来,一眼望去,都是白蒙蒙的一片。滴滴滴滴的汽笛声不绝如缕,马路上汽车的雾灯一闪一闪的,在给雾中的行人警示。街上的行人也一个个带着口罩,在古时候雾里看花的美感在今天却变成了灾难。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了!就算在南方小城,雾霾也来了。

  钟润泽则完全无视这雾,一个人迅速的跑着,只见前面黑影浮动,然后避让。十分钟,跑到了步步高门前。唐上卿早就在那等他了。

  “唉。累死我了。”钟润泽气喘吁吁,将手搭在唐上卿的肩膀上,敲诈道,“班长,我的早餐你请吧。”

  “起得这么晚还想吃早餐,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你不知道啊?”唐上卿一脸的不快,毒嘴道。

  “班长,早起的虫儿被鸟吃,我是虫。”钟润泽回道,“虫就应该这个时候吃早餐。”

  “你!”唐上卿一时语噎,他知道钟润泽不要脸,可是没想到他不要脸到这个程度,“看来还是低估了你不要脸的程度。”

  “脸多少钱一斤啊?我卖给你。”钟润泽笑着,一把搂过唐上卿,道,“兄弟,你开一个价,看看我这脸多少钱一斤,我马上卖。”

  唐上卿此时一脸的黑线,赶忙推开钟润泽,“喂喂喂,男男授受不亲,注意点。

  “班长大人,你这么帅怎么能便宜了那些女人,要不做我帝妃吧,我隐秘而伟大的癫帝之妃。”钟润泽一双眼睛色眯眯的看着唐上卿,而且一步一步的向唐上卿走去,满嘴的淫笑。

  “滚。”唐上卿不自觉的后退几步,“快点办正事,今天的采购交给我们俩,要想晚上吃的好,就赶快选。”说完跑也似的进入了步步高。

  “喂,帝妃,别跑那么快,小心摔倒。”钟润泽的声音追上了他,唐上卿一个趔趄,真的险些摔倒。众人那略带怪异的目光扫向他们两人,唐上卿顿时无地自容,而钟润泽啥事没有,谁叫他没有脸。

  “这个,这个,这个。”钟润泽在前面拿吃的,而唐上卿则推着车跟在后面,接着钟润泽放进来的零食。说到选零食,钟润泽肯定是一流,哪些好吃哪些不好吃他一清二楚。

  “这个,还有这个。”不一会而功夫,钟润泽就已经拿了十几种吃的。突然,他停下来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零食,那是徐福记草莓酥。

  唐上卿当然知道钟润泽怎么了,这是她最喜欢的零食,三年前,钟润泽每一次来这就会买几包,不为别的,就是为她买的,他喜欢看她接过这零食时喜悦的表情。

  “都已经过去三年了,看开点吧。”唐上卿拍拍钟润泽的肩膀,安慰道。他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知道她在钟润泽心中的分量,要钟润泽忘了她,那基本上不可能。可是她对钟润泽的态度已经是那样,还能怎么办。他突然有点后悔带钟润泽来这了。

  “我们走吧。”钟润泽叹了一口气,想到了昨晚的那个梦,摇摇头,他知道自己应该忘了她,可是每天都相见,忘记她是那么的难。每一次,与她擦肩而过,她对自己视而不见,两人就是“素不相识”的路人。

  钟润泽转身离去,唐上卿在后面推车默默的跟着,刚刚还欢声笑语的两人,此时已经默不作声。空气中也洋溢着钟润泽的悲伤,可是唐上卿无能为力,哪怕自己是他是钟润泽最好的朋友,可是一旦触及她,钟润泽保不准会插他两刀。

  结账,去学校,一路默无言。微风轻吹,雾轻轻飘散。阳光慢慢的将雾气散去,洒在二人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东西,当然是唐上卿拿着,他不敢去打扰钟润泽。虽然钟润泽平时疯疯癫癫,可是,有时候,他真的很脆弱很脆弱,外界哪怕轻微的碰触,就会对他造成无法愈合的重伤。

  步入教室,她在。她在擦玻璃,她看到了他们两个人,他也看到了她,可是两人的目光却没有一丝交集。唐上卿把东西放好,长舒一口气,将钟润泽拉了出去。眼不见为净,他能为钟润泽做的,只有这些。有些事情,只有钟润泽自己说出来,才能过去。

  “谢谢。”走出教室,钟润泽苦笑着对唐上卿说道,他当然知道唐上卿的意思。这才是朋友,虽然在平时会特别坑,可是到了关键时刻,他们的作用是最大的。

  “我们两个还谈什么谢。”唐上卿笑道,“还当不当我是兄弟了?”

  x=看T正S.版*y章节,上酷、匠t网r

  “当然。”钟润泽肯定的点点头,“你是我唯一的帝妃。”

  “滚。”唐上卿这次却没有要逃的举动,而是问道:“没事了?”

  “怎么可能。”钟润泽叹了一口气,道,“昨晚我梦到她了,梦到三年前的一些事情了。”

  唐上卿当然知道钟润泽说的是什么,三年前,唐雅依和夏许分手以后,钟润泽和她有过三个月的暧昧关系,虽然明上没说,可是当时所有人都隐约猜到他两的关系。可是,到最后,他们仅仅保持了那份暧昧。便没了结局。

  恋爱,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越想忘记记的越深。”钟润泽哽咽道,他知道,她的心一直没有属于过自己,自己永远只是在她的梦中,只是在她的梦中有那么一点特别。她的心只是属于那个叫夏许的人。虽然中考之后夏许渐渐退出了他们的世界,而他跟她在一个学校,一个班,天天相见,可是,却已无对言。“如果当初那句话没有说出口,她对我会不会不一样?”钟润泽问道。

  唐上卿沉默了,他不敢回答,他也知道那件事情,就是那一个昏沉的下午,钟润泽让唐雅依哭了,从此二人再无对言。

  “离愁似水,流过梦醒红尘。”钟润泽叹了一口气,抹去泪水,故作坚强的道,“既然梦已经醒了,又何必苦苦执着。”

  “你能明白就好。”唐上卿此时只能附和,“好了,回去吧,他们还等我们布置。”

  “恩。”钟润泽将脸上的泪痕用纸揩去,想以此来掩饰自己那脆弱的心,可是那红红的双眼,却已经将他出卖。他没有朝教室走去,而是走向校门,他想一个人静一静。唐上卿也没有喊他,这个时候,只有钟润泽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伤心一会儿,才能变成平时疯疯癫癫的那个钟润泽。这坎,永远只有他自己可以踏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