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润泽,这个题怎么做?”唐雅依笑脸盈盈,拿着一本数学资料书,向正在和铁哥们聊的火热的钟润泽问道。原本还聊的火热的几人,立刻停了下来,当事人钟润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佳人,看着那因笑而微眯的双眼,看着那两个甜甜的酒窝,不由得沉醉了。

  “啊!”脚尖传来一阵剧痛,钟润泽失态的大叫一声,偏过头去,白了一眼踩他脚的那个哥们,谁知那哥们还笑道:“我们散了吧,学霸们要学习了,我们就不要当电灯泡了。”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旁边的一个哥们走,走之前还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好像在说“我看好你,加油!”就这样,一群人说散就散了。

  “好了,快教我写这个题吧。”唐雅依的脸微红,弯着腰,斜靠在旁边的课桌上,看着书本道。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钟润泽的动静。抬起头,目光正好碰上了钟润泽眼中的柔情。时间似乎用在这一瞬间被定格了,两个人,都静静的看着对方,品味着对方眼中的深情。世界的喧嚣嘈杂多以远去,留下的,只有那专属于二人的,静谧的天空。

  “要不你叫我姐姐吧。”唐雅依的脸娇嫩欲滴,脸上的火辣将她从温柔乡中拉了出来,一种尴尬感袭遍全身,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尴尬的说道。

  这一句话也惊醒了钟润泽,他的脸也有点红,赶紧将目光从佳人身上移开,因为他知道今天有点过了,再这样下去,眼前的佳人要生气了。听到这句话,他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听到钟润泽这样问道唐雅依像一只高傲的凤凰,伸出食指道:“第一,我比你大。”

  “不就大两个月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钟润泽在心中嘀咕道,这话是不能说给眼前的佳人听的不然的话,会很惨。

  可是唐雅依好像看透了钟润泽的心思似得,特地在后面加了一句,道“大两个月也是大。”,随即,伸出中指道“第二,我比你高。”说到这,唐雅依的眼神中带有淡淡的得意之色。

  “哪有,我们一样高好不好。”钟润泽站的笔直将自己的手从自己的头顶向唐雅依旳头顶平移而去,手刚好碰到了唐雅依的头顶。顺滑的秀发,带着佳人的体温让钟润泽的心微微一颤。

  l看b=正q版》章t节.|上酷*V匠*a网0》

  “那这样呢?”唐雅依也站的笔直,这样,钟润泽的手就有一定的斜度了。

  望着那有点斜度的手,钟润泽有点无聊了,欲哭无泪得道:“好吧,你高。”

  “这才对嘛快,叫姐姐。”唐雅依笑道,“逼”着钟润泽叫他姐姐。

  “不叫,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不叫也可以,我就喊你弟弟吧。”唐雅依笑嘻嘻得道。钟润泽满脸黑线,,道:“我们还是写题目吧,是哪一个题?”

  “叮……”唐雅依刚想给钟润泽指出来,上课铃声不和时的响了起来,唐雅依只能无奈的道:“你自己去找吧,我画了圈的,下节课下课讲给我听。”

  “嗯!”钟润泽用力的点点头,目送唐雅依回到座位。

  打开那一本数学资料书,一张纸条出现在了钟润泽眼前:“雅依,做我女朋友吧。——夏许。”

  “夏许,夏许……”钟润泽在口中喃喃道,忽然,这个世界黑了下来,周围的一切消失不见,留给他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夏许,夏许……”钟润泽的口中还在念着他的名字,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胸口出传来阵阵剧痛。

  一束光芒打破了黑暗,钟润泽发现,自己还在原来的地方,只不过,他面前的是一张棋盘,上面的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坐在他对面的,竟是他自己。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激动,而对面的自己,眼眶中却充满了泪水。

  他走到对面,顺着自己的7目光,从众人的缝隙中看去,自己喜欢的人,小鸟依人般的靠在一个人的肩上,笑语盈盈。心痛,在这一刻更加剧烈。心痛难耐,钟润泽穿过人墙,向别处走去。被定格的时间,在这一刻解开了,“走马走马!”一群哥们激动的叫着,钟润泽回头,从缝隙中看到正在下棋的那个自己,胸口的疼痛再一次袭来。

  “捂痛心而望棋盘兮,竟不知走马飞象。”钟润泽哏咽道,“不愿见君卧他人之怀兮,怎可知处处断肠。欢声笑语入耳兮,却不觉酸泪盈眶。羡南山林木之秀秀兮,仿陶公辞尘归地乡……”

  天,黑了下来,眼前的事物,在匆匆变化着,最后定格在了一张脸上,这张脸,充满了憔悴,这张脸,充满了愁哀。泪,在眼眶中打圈,那红红的双眼,令钟润泽又是一阵心痛。此时的唐雅依,正是最脆弱的时候,此时的唐雅依,正是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他身旁的那个男孩,已经离开了,不知去向。

  他伸出手,想将她拥入怀中,可是,他的手却向触摸到空气一样,从她的身体穿过。

  钟润泽的手开始颤抖,这是他挽回的唯一机会,可是,依旧错过了。

  周围的事物又开始变了,天,又黑了下来。“不!”钟润泽歇斯底里的喊道,可是,四周的景象还在变化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天,完完全全的黑了下来,一个个白色的小泡沫,带着柔和的光芒,从黑暗中升起,那上面,都是她的容颜,有她的笑,有他的哭。

  泪,不知不觉的滴落下来。当初,是他不懂珍惜;当初,是他缺少勇气;当初,是他不知领悟,当初,是他太过自负。他打碎了少女心中的梦,却给别人做了嫁妆。他恨自己,恨自己当初的懦弱,恨自己,恨自己当初的无知。

  泪,再一次滴落了下来,在朦胧中传来手机闹铃的声音,周围的景象渐渐散去,醒过来的钟润泽呆呆的抚摸着自己的泪眼,看着那湿了一片的枕头,无奈的摇摇头。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为她掉泪了。男儿也有泪,只为最心爱的女人而落。

  窗外起了淡淡的烟雾,轻风吹着窗纱,透进阵阵清凉。或许,往事也能像烟一样,随风飘散,只留下那泪水,在风中飘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