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大娘点头,“顺路!我儿子就嫁到那个村的,你要去临山村,那里有亲戚吗?”

  “不是!我遇到一个人,他母亲病了,我想帮着去看看,他很可怜,我又是个大夫,就当积德行善。”小北解释道。

  “那好!小北是心善的孩子,正好去我儿子家坐坐,认个门,以后可以去玩。”侯大娘开口。

  “那好!我一定去看看弟弟,我们收拾一下,然后去领鹿回去?”小北开口。

  侯大娘点头,“好!你遇的人呢?在哪?或许我认识。”

  小北忙回头寻找一圈,见紫玉躲在三米之外的角落,低着头站着,开口,“叫紫玉!因该姓紫吧,就是他的母亲病了。”

  侯大娘愣了一下,开口问“紫家?紫玉!”

  “怎么?大娘不方便?如果不方便,东西麻烦您给我拿着,我和他在后面走就好。”小北忙开口。

  “没什么,不过是一些人瞎说的,大娘不怕那些,难得你心地这么好,愿意帮他。”侯大娘开口道。

  “还是大娘心胸开阔,其实都是传言,不可当真。”小北笑着道。

  、看s(正,版章GB节Iq上}{酷&E匠a网●

  “说得对,我们收拾一下走吧!”两人收拾了水果和鱼,把东西放到牛车上,侯大娘赶了牛车,小北步行跟在后面,紫玉也远远地跟着,不敢离得太近,到了镇西头,去领了鹿,把小鹿系在车架,小北上了牛车,又招呼紫玉上车,紫玉走近向侯大娘行礼,开口,“紫玉走走就好,不用坐车。”

  “没有关系,我也去临山村看儿子,一起捎着你们,上来吧!”侯大娘也是个正直善良的人。

  紫玉犹豫一会,小心的上了车,坐到后面,十分拘谨的样子,还不住的道谢。

  侯大娘看了他一眼,叹气,“是个可怜的人。”

  这时已经是下午,忙了几个小时,小贝觉得有些饿,开口,“大娘!你饿了吧?我这里有吃的。”

  侯大娘开口,“小北!你吃吧!我来时在儿子家吃过了,一点也不饿!”

  小北打开背包,拿出面包和火腿,打开面包递给侯大娘一块,“大娘!您尝尝,这是从外地带回来,味道很特别。”

  侯大娘一边赶车一边接过来,开口道,“确实没有见过!”放在口中尝了尝,“味道不错,松软,挺适合老人和孩子吃的。”

  “是吗?”小北又给了紫玉一些,紫玉想推辞,但是今天就没有吃饭,肚子早忍不住咕咕叫了,脸红地接过来,小声道谢,小口小口吃起来,看他样子今天没有吃东西,小北把一包面包都给他,又打开一根火腿递给他,紫玉虽脸红,还是接了,低着头,小北没有看到他发红的眼睛,从小没有人对他笑过,别人都将他当作瘟神一样,都看不起自己,除了娘会对自己笑,别人都是白眼和谩骂。

  今天这个陌生的女孩对自己笑,还愿意帮自己,像一个仙女一样善良,紫玉一边吃一边落泪,二十年太多的委屈,这一点善意的举动,已经深深的温暖他冰冷的心。

  小北又拿出别的食物吃了,又拿了水壶,喝了几口,还不忘为给小鹿吃的,紫玉在一边悄悄看着,心想她一定是仙子,连小鹿都愿意亲近她,他小心咬了一口火腿,愣了一下,是肉的味道,味道好香,母亲没有吃过,还是留给她尝尝,悄悄把火腿放进袖子,小北没有注意她的动作,用水壶的盖子给他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紫玉忙小心接过,小口喝了,小北开口,“还有!再喝一杯!”说着又给他倒了一杯,紫玉喝完,把杯子还给小北。

  小北又从背篓拿了一个桃子递给他,紫玉不好意思接过来,却没吃,小心放进袖子,想带回去给母亲,这桃子又大又红,一定好吃,小北见状把剩下的桃子分成两份,一份给侯大娘,一份给紫玉。

  路上小北问了一下紫玉母亲的病情,猜测紫母可能是肺病,最轻也得是肺炎,最严重怕是肺结核,也只能去看看病人再说了。

  五里的路也不算远,没有半个时辰就到了,候大娘把牛车赶到紫玉家门外,这里住户不多,都很远,院子不高,可以看见里面的房子,挺旧,但院子很干净,正房有三间,左右还有厢房。

  侯大娘帮忙把背包鱼篓等东西帮忙搬下来,小北把水果和鱼篓和鱼一起递给侯大娘,侯大娘收下,并嘱咐小北去家中玩,小北应了,这是到异世第一个认识的人,小北自然希望可以结交。

  送走侯大娘,紫玉忙让小北进了院子,帮忙把东西搬进去,小北牵了小鹿进去,找地方仔细拴好了。

  紫玉忙开口,“我去烧热水,您先进去休息一下吧,家里太简陋,还希望您不要见怪。”

  小北听了忙摇头回道,“挺好的,先不用忙着烧水!我现在不渴,你先打点水我洗洗手,然后一起看看先去看看紫大娘的病情吧?”病人是第一位的小北想早点确定病情。

  紫玉忙点头,“好!我马上去!”说完忙找来一个木盆,在院子井里打了水,小北洗了手,用布巾擦过,才跟紫玉到了东边房间。

  一进房间就可以闻到一股药味,还有阵阵潮气,小北忙开口,“以后白天记得开窗,通风对病人好,而且现在天气温和,病人不会受寒。”

  紫玉忙点头应了,“紫玉记住了!我娘在里面,麻烦您了。”

  引了小北进了内室,靠墙的地方有一张木床,床上躺了一个人,身上盖了一床有补丁的被子,止不住的咳嗽,人也面黄肌瘦,神色憔悴。

  紫玉忙走近床边,低声道,“娘!您好点没有?紫玉给你请了一个大夫来。”

  床上昏昏沉沉的人睁开眼睛,开口,“紫玉!你去哪里了?一天不见你的影子,又去山里砍柴?累不累?”说着又止不住开始咳嗽。

  “马上给她喝点水,别让她再说话!”小北忙开口嘱咐紫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