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找一枚天眼么?”

  默默念了一遍,叶玄苦笑了一声,侥幸得到一枚天眼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要想在茫茫大陆之上再去寻找一枚谈何容易,估计不会比找火焰法则的化灵境强者容易多少吧。

  “再说吧,哎,还是先将眼前的事处理好吧。”

  回头看了一眼那已经被金色符文封住的黑色脉络,叶玄摇头叹了一声,便是将意识回归了身体。

  “他醒了!”

  甘峰惊喜的声音响起,叶玄右手捂了捂额头,眼皮逐渐睁开,看着抱着自己的凌烟,微微一笑道:

  “大家都没事吧。”

  旋即他转过头,却是看见蹲在自己身边的凌雨,看着她哭的已经红肿的双眼,不由得一愣,拍了拍后者肩膀安慰道:

  “师姐,我没事的。”

  确实,他现在后背的刺痛已经逐渐被苓苓压制下去,短时间内确实是不会有什么事了。

  “你骗人。”

  凌烟忽然冷冷地道,叶玄疑惑的看向她,挠了挠头道:

  “我确实没事啊。”

  “你中了魔魂雨,最多还能活一年。”

  凌烟话语冰冷,顿时让刚刚平静下来的凌雨再次瘫在了地上。

  沉默了一会,叶玄叹道: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

  “在大陆之上,有两个最神秘的组织,其中一个名叫魔尊殿,行事诡异阴毒,是出了名的杀手组织。”

  “另一个组织名叫天地会,是在魔尊殿为非作歹数十年之后兴起,专门对付魔尊殿派出的杀手,他们搜罗大陆各地有着奇异体质的人加入天地会,这些年来已经将魔尊殿伸出的触手斩除了许多。”

  听着凌烟娓娓道来,叶玄恍然的点了点头,魔尊殿他是知道,之前的那两个什么护法的,就是魔尊殿的人,现在看来当时那个出手击杀煜护法的高手就是天地会的人了。

  “数月前他们找到了我,说我的体质千年不遇,请我加入天地会,而且他们开出的条件也让我难以拒绝。”

  “你是什么体质?”

  叶玄没有去问天地会究竟开出了什么条件,反而是皱着眉头问道。

  c最F新*`章B“节d上n0酷匠网

  “他们说,我的体质,名叫天煞孤星体。”

  凌烟话音刚落,叶玄体内的苓苓却是一下子跳了起来,在叶玄体内惊呼道:

  “居然是天煞孤星体,也是,银色头发,我早该想到的。”

  心头一动,叶玄在心中问道:

  “这天煞孤星体是何种体质?”

  苓苓平复了一下自己语无伦次的状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知道你的体质是什么吗?”

  “不是天劫之体吗?”

  叶玄疑惑的摸了摸下巴。

  “天劫之体只不过是俗称而已,它的全名叫做天煞七劫体,和天煞孤星体并列两大凶体。”

  “什么叫凶体?”

  “拥有这两种体质的人,皆是为人所忌讳,你的天煞七劫体我就不用多说了,每一劫都凶险异常,随时有着殒命之危,而这天煞孤星体则是随着实力的提高之后有着随时失去自我意识,进入疯狂状态的可能,一旦发狂,顿时实力暴涨,进入人畜不分的杀戮模式,所以这种体质是没有人敢于和她做朋友的。”

  叶玄从体内收回心神,却是听到凌烟自嘲一笑,凄然说道:

  “天煞孤星,本是注定孤独终老而已。”

  叶玄忽然一把抱住了凌烟,脑袋轻轻的在银色发丝上摩挲着,柔和的声音却是带着不可动摇的信念:

  “天煞孤星体又如何,就算是老天要拆开我们,我也得先给他捅个窟窿出来。”

  凌烟轻轻把头靠在叶玄肩膀上,低声呢喃着:

  “若你撑不过这魔魂雨,我也无所眷恋,不如随你一起去了也罢。”

  一时间,这块巨石之上的气氛有些沉重,袁枢三人皆是沉默着看着二人,不知用何种言语方才能够安慰这一对苦命鸳鸯。

  轻轻拍了拍凌烟后背,叶玄将怀中娇躯松开,正色道:

  “莫非天地会给你的条件就是帮你祛除天煞孤星体的副作用?”

  雪白的下巴轻轻地点了点,凌烟叹道:

  “原本他们是让我立刻离开灵盟,随他们走,但我因为舍不得你,所以将日子延后了。”

  叶玄目光闪动了一下,也是苦笑了一声道:

  “一定要走吗?”

  “嗯?”

  凌烟认真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你中的魔魂雨需要化灵境强者才能祛除,我去了那边之后会努力提升在其中的地位,争取早日接触到化灵境强者。”

  嘴唇抿了抿,叶玄微微摇头,看着凌烟坚决的眼神,他也知道自己是无法改变后者的决定了,也只能是温和一笑,洒然道:

  “别急,我能将魔魂雨拖到三年以后再发作,所以时间上还是来得及的。”

  “人类。”

  低沉但十分清晰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顿时所有巨石上的人都是抬头看去,顿时便是有不少人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见那原本高悬半空的两个核桃形状的星辰竟是靠近了不少,所以他们终于是看清了,这哪里是什么星辰,这分明就是一对眼珠子啊!

  一个形状怪异的头颅在紫雾之中若隐若现,那对巨大的眼瞳泛着紫金之色,不过此刻的它似乎颇为疲惫,甩了甩满布鬃毛的脑袋,兽嘴之中有着声音吐出:

  “终于有人进来了,但为什么都如此弱小?东大陆已经没落到这等地步了吗?”

  没有人回答它的话,刚刚那魔魂雨也是覆盖了全场,有很多人还在昏迷之中呢,而剩下的人在不明情况之下,也是不敢胡乱开口。

  “这兽头应该就是兽皇宗的最后一任宗主了,应该就是它在此击杀了一头魔王。”

  苓苓在心中提醒道,叶玄也是微微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对着兽头拱手道:

  “前辈,我等乃是各自门派派遣进来历练的弟子,途经兽皇宗,却不曾想这里还有如此空间。”

  兽瞳眼皮轻轻眨了眨,兽头逐渐抬起,打了个响鼻哼道:

  “历练,魔戈域竟是已经成为荒芜之地了吗?”

  也不待叶玄回答,它悠然的将头颅缩回云雾之中,同时声音也是响起:

  “既然进来了,本宗就送尔等一场造化,但得不得得到,就看尔等本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