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地听着男子说了诸多,叶玄逐渐收起脸上的其他表情,双眼盯着他一会儿,忽然开口道:

  “前辈若是有事可以直说,只要小子力所能及之处,定然不会拒绝。”

  微微一愣,男子哈哈一笑,点头道:

  “你倒是聪明,我确实是有事相求,不过现在的你还太过弱小,我要你办的事就是,待你有了神魄境以上的实力之时,去一趟妖域的炎凤族,找一个名叫凤渊雏的女子,告诉她一句话。”

  “炎凤族?”

  叶玄眼睛一眨,点头道:

  “前辈请说。”

  慢慢的转过身去,男子凝视着虎头雕像,有些沙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挤了出来:

  “你就说,白啸天欠你太多,今世怕是无法偿还了……”

  说完这句话,他身影仿佛忽然间佝偻了许多,看着那立于雕像之前的背影,一股凄然的感觉竟是从所有人心中油然而生。

  “白啸天……”

  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叶玄抱拳道:

  “白前辈托付之事,叶玄定当妥善完成,请前辈放心。”

  白啸天右手轻轻一摆,转身笑道:

  “不用这么郑重其事,我也只是有些挂念而已,毕竟这都多少年过去了。”

  “当然了,我也不会让你白忙活,待你完成此事之后,再来此处,我便送你一场大造化。”

  叶玄连忙鞠了一躬道:

  “那就多谢前辈了。”

  “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便送你进入藏书阁,其余需要试炼的赶紧上前吧!”

  …………

  魔戈域外,东元域西南方向处,一片金砖玉砌的华丽宫殿巍然耸立,周围无数金甲长枪的士兵森严的列队巡逻,空气中自有一种肃杀之意流动。

  在这一片宫殿群的中间处,一个宦官脚步匆匆的踏进了这一座最为宏伟的大殿,低头间目光闪烁,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大殿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造,给人一种沉重深邃感,玉石雕刻的十二根腾龙巨柱分列在大殿两侧,更是如同组成了一个玄奥的阵法,将整座大殿护在其中。

  “启禀陛下,边关传来消息,蛮哒子那边正在暗中增兵边关,恐怕是有意再起战事。”

  轻轻放下手中毛笔,在金黄缎子上擦了擦沾染了些许墨迹的手指,一身黑金龙袍加身的年轻男子端起一方碗口大的玉玺,对着奏折轻轻盖了下去,同时开口道:

  “萧将军何在?”

  大殿一侧的大臣中,一个魁梧的汉子站出,虽然有些苍白的脸色似乎久病未愈,依然遮掩不了一身冲天的煞气,他单膝跪地,声如洪钟般的开口道:

  “臣在!”

  “朕宣布,令萧敬腾萧将军为安南大元帅,徐良、许嵩将军为副帅,领十万大军,入驻断蛮关,即刻出发,不得有误!”

  “臣遵旨!”

  几人皆是俯首应道。

  “启奏陛下,此事事关重大,萧将军又抱恙在身,是否需要将段王爷召回,再……”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出列,话说到一半,坐在龙座上的男子轻哼,抬手制止了下方老者继续说下去,起身踱了两步说道:

  酷P&匠Ma网H唯{n一n/正版^O,其yl他*@都3是_`盗%》版)v

  “有些事,朕知道的,就不要让皇叔操心了,方丞相,你懂朕的意思吗?”

  额头上有细微的冷汗冒出,方丞相连忙诺了一声退回原位,他也是人老成精了,如何听不出皇帝话中蕴含的怒意,很明显是对于自己搬出段王爷极为不满。

  “我大元自太祖建朝以来,已有八百七十余年,此间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本是繁荣昌盛之貌,奈何东有瀛洲虎视眈眈,南有荒蛮为非作歹,使我边境百姓惶惶不可终日,纵容他们如此多年,如今也是到了清算之日,若不杀鸡儆猴,岂不惹天下人耻笑朕怕了那呼延觉罗家?”

  皇帝的情绪很是有些激昂,说到最后,更是一掌重重的拍在金案之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启禀陛下,段王爷传神密信。”

  门外宦官再次进入殿中,手中捧着一方小巧的金牌。

  龙袍一挥,金牌凌空漂浮而起,轻轻一颤,一道金黄色的光幕被投了出来。

  “臣参见陛下。”

  光幕之中,段王爷微微俯身,象征性的行了一礼之后开口说道:

  “启禀陛下,臣在天荒郡成功定位到魔戈域,现已将所有宗派弟子送入其中,但有二事需要陛下定夺。”

  年轻的眼睛眨了眨,皇帝点头道:

  “皇叔请说。”

  段王爷也是点了点头,开口道:

  “其一,东瀛人马忽然出现,想必是为了天荒郡前段时间出土的古器而来,他们由瀛朝首相矢吹次郎带队,不过臣还是可以应付的过来。”

  听着段王爷汇报完毕,皇帝皱着眉头,手指轻轻在金案之上点着,摇头道:

  “随他们去吧,一个矢吹次郎,谅他也无法在皇叔手中翻出什么浪花,而且古器已经运回元都,他们只不过徒劳一场而已,另一件事呢?”

  “这另一件事,则是刚刚有着两名炎凤族高手出现,据说是为了迎回他们遗留在外的小姐,而那位小姐要找一个参加大会的弟子,臣不敢怠慢,已经放他们进去。”

  “哦?”

  皇帝坐在了龙椅之上,眉头紧紧皱着,偏头看向其他人:

  “众卿有何看法?”

  “启奏陛下,臣认为此事不应鲁莽待之,炎凤族地处妖域极南,与我大元相隔颇远,中间还隔着蛮夷之地,他们的小姐何故会流落至东元域,依臣看来,此事必有蹊跷。”

  方丞相再次站出,苍老的面皮之上满是凝重,他的话也是让其他众臣赞同不已。

  皇帝微微点头,对着光幕说道:

  “既然如此,皇叔理应慎重,待他们出来,可以试着邀请他们来我元都做客,但也不必勉强,另外,他们要找的弟子是哪一个?”

  段王爷点头称是,回答道:

  “回陛下的话,此人名叫叶玄,灵盟弟子。”

  “嗯,有劳皇叔了,这便撤了吧。”

  说罢,龙袍再次一挥,金牌落回了宦官手中。

  低头看向大殿下方,皇帝面无表情的说道:

  “查一下这个叶玄。”

  “喏!”

  一个中年男子应了一声,伸手拿出一个玉简,精神力探入其中,不消片刻便是睁开眼睛,开口汇报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