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矢吹次郎这奇异的手段,段王爷却是眼神都未曾波动一下,他轻轻哼了一声,摇头道:

  “还是老一套的把戏。”

  说罢,他抬起华贵的靴子,轻轻一脚跺了下去,右手指向天空:

  “天雷——耀世!”

  轰!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乌云翻涌而来,伴随着一声炸响,逐渐的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眼睛。

  滋~

  电流从在巨眼瞳孔中游荡了一圈,然后通过段王爷指向天空的手指流淌而下,顿时在其脚下形成了一个范围非常之广的电流蜘蛛网。

  “啊!”

  顿时矢吹次郎的分身皆是化为一股黑烟消散而去,他本人却是丝毫不急,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称赞道:

  “段王爷的大天雷术倒是已经炉火纯青了,不过仅凭这些可奈何不了我,影奥义——诸刃!”

  伴随着一声凌厉的破风声,矢吹次郎整个人竟是诡异的消失而去,然后众人便是惊呼的看到,数百把带着倒钩锋芒的手里剑化为一条长龙径直对着段王爷呼掠而去。

  “天雷——波动剑!”

  右手一翻,段王爷面色不改,一柄由纯粹的雷霆凝聚而出的短剑出现在了手中,段王爷紧握住剑柄,将其举过头顶,期间不断地有着电流对其袖袍之中灌注进去,可他却毫不在意,短剑猛的向着前方压了下去。

  滋!

  短剑重新化作雷霆,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化为了无数个雷霆珠子,从段王爷手掌窜出,在天空之中飞舞,同时引来了乌云中密密麻麻的雷霆降下,在段王爷的面前形成了一堵数十米厚的雷霆墙壁,顿时那些手里剑窜入其中,却是化为了黑烟消失不见。

  矢吹次郎的身形再次显现出来,他的脸色也是有些挂不住了,毕竟过招也是他提出来的,现在被对方压着打,在这么多人面前让他很是没面子。

  一声冷哼,矢吹次郎撕开身上黑袍,里面却是穿着一声黑色忍者服,右手食指勾住左手中指,大拇指在左手掌心一按,顿时一股浓烈的黑气从结出的手印中溢散而出,他面色狰狞的喝道:

   “老夫可是要动真格的了,影奥义——千影缭乱杀!”

  哗!

  无数幻影一般的锁链从矢吹次郎背后伸展而出,仿佛钉在了虚空之中,然后恍如五马分尸一般猛的一扯,在段王爷那皱眉的注视下将矢吹次郎撕成了无数细小的黑色碎片,随风飘扬。

  一片碎片轻轻地飘过段王爷手臂附近,速度却是陡然加快,顿时带出一丝殷红的鲜血。

  瞳孔一缩,段王爷右手再次举起,乌云中雷霆疯狂的倾泻而下,尽数凝聚在了他手中的雷球之中。

  “天雷——雷光焦狱!”

  滋拉!哗!

  密密麻麻的雷霆从雷球之中伸展而出,并且开始了疯狂的旋转,形成了一个真空般的只剩下雷霆的空间,顿时许多碎片便是被扫中,化为了黑烟消失而去。

  &酷Ih匠网*唯.一);正版2',-其“他《;都|Q是{盗@版M

  然而在段王爷看不到的后面,一道身影却是如同鬼魅般缓缓浮现,带着手中苦无化为一抹寒芒,径直对着段王爷脖子抹去。

  “天雷——雷神之锥!”

  平淡的声音响起,矢吹次郎暗道不好,连忙抽身欲退,抬头一看却是骇然的看到,一道足有脸盆粗的雷霆轰了下来,顿时将他骇得亡魂皆冒,连忙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吐而出:

  “忍法——影遁之术!”

  呼!

  化为一道影子离开了乌云覆盖的范围,再次看向负手立着的段王爷,矢吹次郎的眼神中已经是充满了忌惮。

  “看来这里倒是热闹得紧呢!”

  一道有些稚嫩的柔美声音响了起来,矢吹次郎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却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着,其中却满是戏谑之色。

  或许是被小姑娘的眼神惹恼,矢吹次郎伸手一抓,一只黑色巨掌对着后者抓去,同时冷笑道:

  “哪里来的小鬼,真是不知死活!”

  “着!”

  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黑色巨手瞬间被定住,化为了一股黑烟消散,矢吹次郎抬头看向高空,眼神中有着疑惑:

  “阁下是谁?”

  段王爷眯着眼睛看着这突然的变化,却是丝毫没有上前的意思,在没有搞清楚对方来历之前,他可不会贸然犯险。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刚想对我家小姐出手,所以准备付出代价吧!”

  空间被缓缓撕开,两个身着金红衣袍的年轻男子踏了出来,居高临下的扫视了所有人一遍:

  “在下凤銮/凤轩,是炎凤族执法队长之一,初来贵地,还望海涵。”

  面庞较为刚毅的男子轻轻笑了笑,只是脸上却是没有多少别的情绪,就宛如面瘫一般。

  “什么,你们是炎凤族的人?那你们小姐该不会是……”

  矢吹次郎看了小姑娘一眼,眼神中有着惊骇流露出来。

  “放心,不是那位。”另一个男子冷冷地道。

  闻言,矢吹次郎也是松了一口气,若真的是那个煞星来了,就凭他刚刚的动作,只怕瀛洲都是要被闹个天翻地覆了。

  “原来是炎凤族的贵客,若是知道你们要来,本王定然大摆宴席,现在仓促之下,倒是怠慢几位了。”

  此刻段王爷也是走上前来,眼神中却是闪烁着不解,毕竟东元域与妖域隔着老远,为何有如此两位高手来到东元域,他们又有何目的?

  “段王爷不必客气,是我等没有打过招呼就前来,只不过族长嫡女流落在东元域十几年,如今终于找到,特派我等前来接回族中。”

  “原来如此,二位辛苦了,但回妖域的路好像并不会经过此地吧?”段王爷疑惑道。

  无奈的摇了摇头,青年偏头看了一下少女,叹道:

  “还不是小姐她,非要来此处见一个人才肯走。”

  小手轻轻摘下一片青涩的树叶,放到鼻子旁边闻了闻,少女眨了眨眼睛,对着段王爷问道:

  “喂,大叔,你知不知道我叶玄哥哥现在在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