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此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但章荒还是咬了咬牙,提醒道:

  “顾师姐,此阵十分强悍,应该是在五品以上,恐怕非你我之力能够破解的了。”

  “什么?”

  闻言,众人皆是一惊,五品符阵,那可是相当于炼虚境的武者实力啊,这种等级的符阵师,即使到了各大宗派也是要被奉为上宾的。

  “若真的是五品符阵,只怕我们还真没办法破开。”

  酷a匠g网唯b一正版,D、其-他j》都是盗版√

  听着章荒的话,顾颜媚也是皱了皱眉,五品符阵的话,凭两个二品符阵师就想破开,确实是有点太过异想天开了。

  “那岂不是无法进入白虎殿了?”

  顿时人群便是不安的骚动了起来,毕竟辛辛苦苦来到这兽皇宗遗迹之中,却只是得到几件纯元之器,这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大家稍安勿躁,其实只要我们合力,这符阵也并非破解不了。”

  叶玄的声音忽然响起,顿时嘈杂的声音便是减弱了下来,众人皆是以一种怀疑的目光打量着他,毕竟连精通符阵的大元府弟子都没办法,叶玄有哪来的把握说这句话。

  不过想到刚刚道破玄机的便是他,并且叶玄此刻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众人倒也是半信半疑。

  “哼,狂妄无知,五品符阵岂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不过有人却是不乐意了,章荒本就丢了个颇大的面子,此刻见到叶玄要出风头,却是忍不住出言讥讽了起来。

  见到这章荒如同跳梁小丑一般的叫唤着,袁枢有些好笑的和甘峰对视了一眼,摇头道:

  “小子,莫要看轻天下人,叶师弟可是在数月前就已晋入三品符阵师了。”

  “啊,原来叶师弟才是真人不露相,先前倒是失敬了。”

  听到袁枢的话,众人一愣,紧接着便是对叶玄投去了敬畏的目光,虽说三品符阵师论战斗力也只不过是金丹境,但凭借着这种职业的门槛以及能够创造的价值,地位却是要高出同等级的金丹境许多的。

  转头瞥了面色涨得通红的章荒一眼,叶玄淡淡的道:

  “你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另外纠正你一下,此阵名为啸虎罡风阵,是一道货真价实的六品符阵。”

  “什么!啸虎罡风阵?”

  听到这个名字,顾颜媚却是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狐狸般狭长的眸子此刻也是瞪得老大:

  “那可是已经失传的上古符阵,我也只是在宗内古籍上看见过而已,据说光论威力甚至可以比拟一些差劲点的七品符阵,你真的确定是它?”

  诧异的看了一眼紧盯着自己的顾颜媚,没想到这妮子居然知道这符阵,毕竟就算是段秀的记忆里对于此符阵也只是有所耳闻而已,若不是苓苓,叶玄恐怕还真认不出来此阵,当下便是点头道:

  “我很确定,我曾经有幸见过此阵的详细记载,据说此阵是一套阵法中的其中一种,更是可以和其他几套符阵相辅相成,组成强悍无比的连珠双阵甚至更多,因为那记载上有所提及,我大概应该知道这阵法的阵眼位置。”

  “原来如此,那就麻烦叶师弟了。”许多人皆是抱拳以示感谢。

  那章荒闻得此话,却是瞪着眼睛又叫了起来:

  “不可能,你怎么知道它的阵眼是在外面还是里面。”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只有顾颜媚也是睁着妩媚的眸子,等着叶玄的回答。

  轻轻地笑了笑,叶玄也不恼,淡淡解释道:

  “一般来说,这种驻地符阵确实有阵外下眼和阵内下眼之分,阵外下眼一般只要是达到了相应的水平就能做到,但阵内下眼却是难度颇高,一般只有高一品的符阵师才能做到,而且阵内下眼会加剧阵眼的消耗,而且无法更换阵眼,导致使用时限大大缩短,所以你明白为什么我确定此阵是阵外下眼了吗?”

  听完叶玄的解释,众人也是恍然大悟,原来这符阵还有如此多的弯弯绕绕,他们一直还以为就只是调动符文,就能照着阵图施展出强大的阵法了。

  章荒嘴巴动了动,也是哑口无言了,不过仔细一想,确实没错,若是阵内下眼,阵眼的消耗至少提高几十倍,只怕其中能量早就消耗殆尽了。

  “咯咯,叶师弟,姐姐受教了,你快说这啸虎罡风阵的阵眼在哪吧。”顾颜媚摆了摆玉手,美眸泛着异彩的催促道。

  伸手指向了柱子上雕着的虎头上青色宝石制作的右眼,叶玄笑道:“就是它了,不过这玩意应该镶的极紧,大家一起合力试试能不能轰开吧。”

  “是!”

  众人顿时摩拳擦掌,元力也是随时准备喷薄而出。

  ……

  无尽的荒野上,数百道身影端坐在地上,看起来颇为古怪,此刻他们皆是在闭目养神,在他们面朝的地方还有两个人坐在椅子上,一个即使闭着眼睛看起来也是笑眯眯的老头和一个面容儒雅的中年人聊天,正是在外等候的段王爷和那个瀛朝来的矢吹次郎。

  他们就这般也不知呆了多久,矢吹次郎忽然睁开了眼睛,笑眯眯的看向了旁边的段王爷。

  似是有所感应,段王爷也是睁开眼睛,淡淡的道:

  “怎么,不耐烦了?这才刚刚过去不到半月而已。”

  “嘿嘿,那倒不是,只是忽然想起你我年轻时候的事情,忍不住有些手痒痒了。”

  矢吹次郎挠了挠手心,呵呵笑道,那滑稽模样就如同一只欠揍的猴子一般。

  目光盯着天空看了半晌,段王爷微不可察的点了点下巴,口中淡然话语传出:

  “既然如此,那就过过招吧。”

  “嘿嘿,段王爷果然痛快,你我上次交手,是在三十年前,就让我看一看,这些年你究竟有何长进。”

  咻!

  话音刚落,矢吹次郎手中结出一个奇妙的印结,喉咙里低喝道:

  “忍法——影分身之术!”

  此刻那些端坐着的各大门派之人也是精神一震,毕竟如此高手交手可并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随着矢吹次郎低喝而出,数十道和他一模一样的身影尽数落在了他的身后,那各异的神态以及同样狂暴的能量波动顿时引来众人一阵惊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