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海,出手对付几位后辈,未免有些掉份了吧?”

轻笑的声音忽然凭空响起,顿时几人便是见到,一道华丽的剑光仿佛超越了空间一般到来,随后被尸海夹在了双指之中。

剑默以及剑菲菲都是一脸惊喜,对着树林中喊了一声:

“师兄!”

呼!

一个人影化为流光一般奔了过来,身后还拖着一串长长的残影,不消刹那,便是来到了众人面前,从尸海手中抽回了一柄长剑之后,方才在剑菲菲面前缓缓站定。

剑眉星目,白衣胜雪,黑发如墨,刀削般的棱角分明的五官噙着一抹凌厉的笑容。

见到此人,尸海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后退了两步咬牙道:

“剑凌云,你怎么会在这,你现在不应该在宫殿外围吗?”

“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嘴比较馋,刚好葫芦里酒喝光了,叫我呆在那不是存心要憋死我吗,所以便出来找找这小子,出来的时候酒全放他那了,来来来,剑默,快点把酒拿出来,馋死我了,也不知道师父怎么想的,居然把我的酒全放你那了,我警告你,可不许偷喝啊!”

青年呲牙一笑,一开口却是将之前的凌厉形象尽数破坏,听着他噼里啪啦一堆的话,叶玄嘴角抽了抽,心下暗道此人看上去挺高冷的,没想到却是一个话唠。

剑默和剑菲菲也是无奈的捂住了额头,这个师兄什么都好,就是嗜酒如命,偏偏这人酒喝的越多,话也越多,什么话他都能给你兜出来,所以阁主方才让剑默帮他看着酒,每天定量发放。

看着旁若无人的对着剑默讨酒的剑凌云,恍若被无视的尸海脸皮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喝道:

“剑凌云,我警告你,今天这灵盟的小子杀了我师弟,我是定要取他性命的,你最好退开一边,不要插手此事。”

手上拿着坛子狂灌了一口的剑凌云擦了擦嘴,将剩余的酒对着葫芦一边倒了进去,一边瞥了一眼脸色阴沉的尸海一眼,呵呵笑道:

“尸海啊尸海,咱俩谁跟谁啊,那可是每次见面都要打上一架的,所以你现在叫我站旁边看戏,是不是有点天真了?”

说罢,他右手一挥,长剑凭空悬浮,然后伸手一指,怪叫道:

“流影——刺!”

长剑似乎陡然变得粗壮了几分,带着数道残影刺向了尸海胸口,后者顿时脸色一变,袖子一挥,滔天的黑色元力在身前凝聚成了一个棺材,怒喝道:

“别以为你吃定我了,今日定要分个胜负,大阴棺术,玄阴棺!”

叮叮叮叮叮叮!

长剑重重的刺在棺材之上,顿时入木三分,不过奇异的是那长剑尾巴上跟着的数道残影竟是也如同实质一般,皆是刺在了棺材之上,每道残影的刺击都是令的长剑更加深入一分,到得最后,竟是直接将棺材整个贯穿而来。

尸海脸色一变,惊呼道:

  u酷y匠7Q网!Q正!&版A9首r}发“)

“你的流影穿云剑居然已经修炼到第五道影子了!”

旋即双手一展,划出一个圆形,元力疯狂涌入黑棺之中,厉喝道:

“大阴棺术——焚尸鬼!”

轰!

黑棺棺盖轰然倒塌,其中黑洞凝聚,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从中出来。

“降临!”

随着尸海喝声响起,黑洞之中陡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嚎声,然后只见一个全身浮肿溃烂的怪物从中爬了出来,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死死盯着众人,火红的皮肤流淌着浓稠的不知名液体,顿时惹得剑菲菲转过头去吐了起来。

叶玄也是捂住了鼻子,这怪物不仅看着恶心,而且还伴随着一股恶臭,在这山峰之上蔓延开来。

眼神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剑凌云伸手一扫,长剑飞掠回来,沉声说道:

“小心点,这焚尸鬼会喷吐带有尸毒的火焰,躲到我身后,别中招了。”

看到焚尸鬼成功出现,尸海脸上露出一抹阴笑,手中印结一变,焚尸鬼双颊忽然鼓起,然后张嘴一喷,夸张的红色火焰从口中疯狂涌出,迎风暴涨之下,竟是蔓延了数十丈方圆。

见状,剑凌云长剑置于腰间,手握剑柄,咻然挥出:

“流影——风!”

哗!

狂风疯狂的凝聚,竟是直接在剑凌云面前形成了一道一丈宽的气流壁障,将火焰尽数挡在了外面。

那焚尸鬼喷完火焰,却是并不停止,反而用四肢在地面上飞快的对着这边爬了过来,骇人的狰狞模样让刚刚吐完的剑菲菲脸色又是苍白无比。

“哼!”

冷哼了一声,剑凌云纵身一跃,竟是主动来到了焚尸鬼旁边,手中长剑由上而下直劈而去。

“流影——破!”

呲啦一声,在尸海惊骇的目光中,焚尸鬼竟是被直接劈成了两半,化为一滩脓水缓缓消失,当下心头一寒,连忙身形一晃,化为乌光就欲遁去。

可是还未逃出数米,剑凌云冷冽的声音却是在耳边恶魔一般响起:

“逃得了吗?流影——狂风绝息斩!”

在众人震撼的注视下,剑凌云化为流光从原地消失,然后数道剑光将远遁而去的尸海包围,剑鸣响起的刹那,同时响起的还有尸海的惨叫:

“剑凌云,你给我等着!”

缓缓落在地面,看着那依然是遁走了的乌光,剑凌云有些疲惫的摇了摇头,掏出葫芦饮了一口,尸海执意要逃,他也是难以阻挡。

眼神崇拜的盯着剑凌云,剑默连忙接过葫芦,再次将其灌满,递了回去道:

“师兄,你的流影穿云剑又是变强了,居然已经能施展出狂风绝息斩了,看来距离大成的幻影剑舞也不远了。”

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剑凌云端起葫芦就欲再喝一口,犹豫了一下,却是将其挂在了腰间,叹道:

“瞎说什么,幻影剑舞,那至少要到旋照境才能施展的出来,我现在连拔刀式都无法使出,更遑论幻影剑舞。”

说完,他忽然看向了叶玄,拍了拍后者肩膀笑道:

“小子,有魄力,对我胃口,只可惜我这里酒自己喝都不够,否则倒是可以与你畅饮一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