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玄笑着捏住椟魁的下巴,温和的仿佛打招呼一般的话语却是让椟魁浑身发寒:

“垃圾,该你了。”

颤抖着捂住胸口,狼狈的向后挪了几分,椟魁目中露出一丝恐惧,色厉内茬的喝道:

“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我可是尸阴宗核心弟子,你若是杀了我,绝对会惹上大麻烦的!”

“从进入魔戈域那一刻开始,我就做好了迎接麻烦的准备,现在也不差你一个了。”

叶玄咧开嘴笑了笑,站起身来拍了拍手道。

“哼!既然如此,你就给我等着吧!”

椟魁脸色陡然变得怨毒起来,阴森森的道,同时他的手掌在地面一按,整个人竟是化为一道模糊的乌光对着远处遁去,他深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道理,因此早就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对此,叶玄只是目光淡漠的望着他化成的黑影,然后抬头看向天空,只见上百个巴掌大小的符文不知何时已经是四散开来,互相连接之间,遮天蔽日。

“朱雀焚邪阵——炎雀焚天!”

唳!

浩荡的火海席卷而出,化为一只足有数十丈高的炎雀,对着椟魁逃离的方向暴射而去。

不消片刻,远处传来一声悠长凄厉的惨叫,叶玄弹了弹袖子上的灰尘,突然一拍脑门,懊恼道:

“光顾着装逼了,玉牌都给一起烧了。”

无奈的走到另外两具尸体旁边,又是得到五十点数,叶玄满意的笑了笑,还真是收获颇丰啊!

望着刚刚杀了三个人却依然面不改色的叶玄,令得一旁的几个女子都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显然是没想到,这个看上去颇为温和的人,原来手段竟是如此强硬。

此时的叶玄也是慢慢走到了剑默面前,脸上依然带着和煦的笑容,仿佛刚刚暴起杀人的不是他一般,剑默等人看着这笑容,却是忍不住的缩了缩,先前叶玄雷厉风行的手段显然是让得他们心有余悸。

那边的绿群女子偷偷看了了叶玄一眼,看着那张布满温和笑容的脸庞,脸上也是露出些许红霞。

“叶兄弟,这次真的多谢你出手相救了,否则我和师妹只怕都是凶多吉少了,这份恩情剑默铭记在心,日后若是有机会,誓死相报!”

此时的剑默也是从震撼中回过神来,面色一正,对着叶玄郑重的抱拳沉声道。

“谢谢叶大哥。”

剑菲菲眨了眨大眼睛,感激的道,刚刚那椟魁手伸出的一瞬间,她甚至都做好了咬舌自尽的准备,想到一个浑身散发着尸臭的家伙趴在自己身上,光是想想就已经让她想吐了。

叶玄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二位不必客气,这种丧尽天良之人,可谓人人得而诛之,我也只是刚好遇见,就顺手解决了而已。”

这时那三个丹门的女子也是走了过来,对着叶玄福了一礼道:

“小女子是丹门的内门弟子若柳,这两个都是我师妹,今日多谢叶师兄救命之恩了,不知叶师兄承何处?出去后定当登门拜谢。”

若柳眸子轻轻眨了眨,东元域向来不分年龄,只看实力,所以她虽然比叶玄大上几岁,却依然要称叶玄为师兄。

当然了,二人本不同宗,本来不用叫师兄也是没关系的,只不过若柳不知为何,就这般鬼使神差的叫了出来,或许只是为了拉近关系吧,她如是想着。

同时她又很好奇,为何在东元域从未听说过哪个宗门培养出这样一号人物,本身实力强悍也就罢了,居然还是一名三品符阵师,在东元域这样的人可谓少之又少,而且都是极为有名,但记忆中却没有这样一个。

“我是灵盟的弟子,单名一个玄字,不知各位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叶玄看了那绿裙女子一眼,忽然开口问道。

“原来你就是那位打败了天宇门天轩的叶玄。”

若柳眸子泛出异彩,天轩在东元域年轻一辈也是颇有名气了,当初听到天轩败在一个十分年轻的少年手上她还不信,现在看来天轩着实败得不冤。

“我们是想去那一线天寻一下机缘,谁知在这里遇上这几个无赖,看中了我师妹,便硬要我师妹随他走。”

若柳苦笑道,来到这里之后,因为外界无法得知魔戈域里面情况,所以那规则也是简单的很,那便是弱肉强食,根本不用去怕对方宗门报复。

这也就导致了魔戈域中十分的乱,只要你有本事,杀了谁都是对的,反之,你若是实力不济,被人杀了,那也只能自认倒霉。

在这魔戈域中,无数的小宗派弟子都是期望得到某种奇遇,进而鲤鱼跃龙门,将他们这些大宗踩在脚下。

而剑默他们所想的,则是如何踩自己死对头一脚,本来这次应该已对付最强的天宇门为主的,但现在尸阴宗作出这种事来,想来若是遇见,也是应该打压一下了。

“恕我直言,根据上一任宗门前辈记载,没有钥匙,根本就无法通过那一线天,而上次那位前辈抢到了这把钥匙,但却苦于魔戈域即将关闭,没有时间进去,所以便将钥匙带回了宗门,如果你们愿意,倒是可以与我们结伴而行。”

剑默拱手笑道,然而他刚说完这话,叶玄便露出一种古怪的表情,以一种同情的目光看向了他,让他忍不住一头雾水。

剑默:“???”

  ~8酷&匠h网唯"一正版u,C其☆他,都JJ是盗版

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一只白嫩的小手不知何时已经伸到了他的腰间,两指对着软肉一钳,拧一圈,再拧一圈……

“师妹……”

对面若柳也是发现了剑菲菲的举动,素手轻轻捂住了红唇,轻笑道:

“如此,就谢过剑默师兄了。”

剑默吐了口气,其实将这个消息说出来,主要还是为了感谢一下叶玄的救命之恩,毕竟若是刚刚就死在这里,什么钥匙都不好使了。

“不过这钥匙应该不止我有,据我所知至少还有三把同样的钥匙,只是不知道在谁手里,不过若是叶兄愿意同行,那便问题不大了。”

摸了摸下巴,叶玄沉吟了一会,然后点头道:

“既然剑默兄有钥匙,不去未免可惜,就让我陪你们去会一会那其他几个钥匙的拥有者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