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剑默身影走远,少女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猫着步子跟了上去。

轻飘飘的落在一棵隐蔽的树上,手指轻轻地撩开遮住视线的树叶,剑默凝神向前看去,不禁一愣。

只见三男三女六个青年在场中相互对峙着,三个男子都是身后背着一口怪异的棺材,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阴暗的气息,和一个手持长鞭的绿裙女子对拼了一招过后,领头的男青年扭了扭脖子,嘿嘿笑道:

“跟你们耗了不少时间,现在也该玩够了。”

“椟魁,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我们丹门可不是好惹的。”

领头的绿裙女子银牙一咬,忍着体内传来的剧痛催动着元力,一旁的另外两个女孩见到她这幅模样,顿时急得连眼泪都是要掉下来,她们知道,面前的这几人实力极强,皆是到达了半步金丹,领头的这位更是货真价实的金丹境实力,而她们三个里除了师姐是即将突破金丹,她们两个都只不过化阴境而已,根本无法和这几人抗衡。

“要怪就怪你们不识好歹,老子看上你师妹是她的荣幸,你不同意也就罢了,还敢骂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男子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阴鸷的笑容,咚的一声将身后的棺材放在了地上,他盯着脸上泛着怒火的女子,阴测测的笑道。

“难道不是吗,你们尸阴宗整天抱着一堆恶心的尸体,变态一样的家伙,谁知道跟了你的女人会不会明天就变成棺材里的尸体了。”

旁边那个年纪稍小的女孩捏着拳头,愤怒的说道。

眼睛逐渐的冷了下来,椟魁轻轻拍了拍身旁的棺材,冷笑了一声道:

“还真被你说对了,这样吧,我让她出来跟你们见见面。”

咚!咚!

棺材里忽然传来两声敲门般的声音,那两个女孩子顿时脸色苍白的往绿裙女子身后缩了缩,对于女孩子来说,恐怕这东西才是最恐怖的。

咣!

棺盖猛然倒了下来,一个黑影从其中暴掠而出,径直扑向了三人。

啊!

高分贝的尖叫声响起,顿时引得森林中不少鸟类惊慌四散。

绿裙女子右手长鞭急忙一甩,将黑影捆住,定睛一看,却是骇然的叫道:

“你……你居然炼人尸!”

只见那黑影浑身发绿,一双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三人,赫然便是一个赤裸的女尸。

“嘿嘿,这可是我大房哦,漂亮吧。”

青年阴恻恻的笑着,手指黑色元力舞动,结出一个印结,顿时那女尸狂吼一声,猛地一挣,那纯元级别的长鞭竟是直接寸寸断裂开来。

“椟魁,你居然敢炼人为尸,就不怕惹来所有人追杀吗?”

绿裙女子三人惊恐的看着那步步紧逼的女尸,她们看得真切,这女尸已经褪去白毛,达到了绿毛之境,相当于又是一个金丹境,而且那边还有两个人没有出手,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嘿嘿,若是在外面,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拿出来用,不过这里可是魔戈域,在没到达镇魔峰之前,他们是看不到其他地方的,只要把你们都留在这里,又有谁会知道呢?”

看着树下的场景,剑默皱起了眉头,这人居然炼人尸,实在罪不可赦,但现在对方实力如此之强,两个金丹境的存在,实在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尸阴宗!你们很好,居然敢炼人尸,待我回去禀告我爹爹,你们等着受千刀万剐之苦吧!”

熟悉的声音响起,顿时让剑默脸色大变,转头看着那不知何时来到这里的少女,心下大呼糟糕。

这大小姐,怎么就这样跳了出来,对方明显是一群心狠手辣之人,既然不怕丹门发现,又岂会去怕他们蜀山,而现在你真的是往火坑里跳啊!

剑默当即从树上跳了下来,身形来到少女旁边,对着几个青年拱手道:

“小妹年幼无知,请几位见谅,我们这就离去。”

说着,一拉少女手臂,便就欲对外面走去,就在少女还在挣扎的时候,阴沉的声音忽然响起:

“这位想必就是蜀山剑阁的大小姐,阁主的女儿剑菲菲吧,果然是貌美无双呢,比这几个丹门的庸脂俗粉真是有如云泥之别啊!”

  …S酷匠)…网g正E版(首ws发

青年淫邪的目光在剑菲菲那被皮裙包裹的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游荡着,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嘿嘿笑道。

剑默脸色一阵阴沉,沉声道:

“还请兄台高抬贵手,我师妹年幼无知,无意冒犯,请各位莫怪。”

“少说那些有的没的,莫非你以为今天我还会放你们走吗?”

阴厉的声音陡然响起,那青年手掌一挥,女尸顿时对着二人冲了过来。

看着那两眼和鼻孔都是流出脓水的女尸,剑菲菲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尖叫了一声便是瘫坐在了地上。

铛!

金铁交击声轰然响起,却是剑默抽出巨剑,一剑砍在了女尸脑门,但却只是将其震的向后退了三步,便是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前。

“嘿嘿,没想到你居然还有通灵之器,不过你实力太低了,根本无法发挥它的威力,看我的,尸雨荡魂钟!”

青年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铃铛,伸手一甩,浑厚的黑暗元力灌入其中,一道乌光扩散开来。

叮铃铃!

清脆的仿佛带有某种魔力的声音响起,剑默顿时感觉脑中一阵模糊,而那女尸却是突然发了狂一般冲了过来,一头撞在了剑默胸口。

噗!

一口鲜血飚出,剑默顿时感觉仿佛被万斤巨力击中,狼狈的倒飞了出去。

“剑默!”

剑菲菲惊恐的叫了一声,因为那女尸撞倒剑默之后,那青年居然鬼魅般的来到了她的面前,伸手便是淫笑着对着她胸口抓去。

“啧啧,裹的这么紧,看起来很有料的样子啊 让我来感受一下吧!”

“啊!”

剑菲菲尖叫着闭上了眼睛,吓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心头忍不住有些后悔,没想到自己跳出来反而让这人转移了目标。

“喂,人家小姑娘家家的,你这恶心的家伙就这样去摸,不太合适吧!”

就在剑菲菲心生绝望之时,一道轻笑的声音却是在身后响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