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幽暗的森林之中,隐约有着泛着红绿光芒的凶唳眸子闪动,那是到了晚上方才活跃起来的各种猛兽,这片森林最危险的晚上,那无数夺命危机也正是这些猛兽带来的。

此刻,一个颇为空旷的空地上,一团篝火烧的正旺,两个约摸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正无聊的用树枝拨动着火焰,带来一阵阵嗤拉的火焰爆裂声。

“师兄,你说我们怎么凑够一千点点数呢,这山脉里的妖兽都是他妈怪物,一条本来相当于化阳境的花斑蛇,到了这里居然可以硬抗我们两个化阴境的攻击,简直是变态啊。”

一个面容黝黑的青年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苦笑着抱怨。

另一个面沉如水的青年摇了摇头,说道:

“先走到那个一线天的建筑上面再说吧,说不定能有所收获,到时候等我们都达到半步金丹,就会很轻松了。”

远处的一棵幽暗的树上,一个人影眨了眨眼睛,顺着树干滑了下来,不过落到的时候似乎没控制好力道,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

“什么人在那边!”

篝火旁的两个青年猛然站起身来,黑脸青年厉喝道。

“嘿嘿,两位大哥勿怪,小弟是烽火门的弟子张根硕,只是离开宗派之时走的匆忙,忘了携带火石,晚上无处生火,这才无奈在树上躲避妖兽,正好看见两位在此生火,因此特意过来讨个火种。”

暗处走出一个带着和煦笑容的少年,他对着两个青年拱着手,稚嫩的脸庞似乎露出些许腼腆。

“哦,原来是张老弟,你这出门在外也着实太过粗心,既然有缘遇见,就一起坐下,为兄去打两只野味,咱们喝上几杯。”

年长的那个青年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极为热情的说道:

“刚好我们有多带一对火石,这便送于老弟一对,你且先坐,我去去就回,师弟,把酒拿出来,好生招待这位张老弟。”

说着,他转过身去,将刀背在了背上,似乎是要去林中猎兽,只是在张根硕目光不及之处,他却是偷偷的对黑脸青年使了个眼色。

锵!

两柄长刀几乎同时出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砍向了那瞪大着眼睛,似乎不知所措的少年。

叮叮!

清脆的声音响起,然后两个青年便是骇然的发现,自己的刀停留在了少年额头半寸之处,却是怎么都砍不下去,若是仔细去看,就会发现,有一层无形的能量在少年面前流动,将两柄长刀抵挡而下。

“啧啧,小弟和两位大哥无冤无仇,为何出手就想取我性命?”

少年轻笑道,和煦的声音在两个青年听来却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灵魂属性的元力,你居然是金丹境!”

年长的那个青年声音里都是带上了一丝哭腔,自己只不过是看这小子如此年轻,贪图他玉牌上的点数罢了,谁知道却是踢到了如此之厚的一块铁板。

扑通!

二人连忙把刀一扔,跪了下去,哀求道:

“大哥饶命,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请您饶我们一命吧!”

看着这二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着,少年沉着脸捡起了一把刀,放在手里掂了掂,看向二人的眼神顿时让他们一颤,心中只祈求着这个少年能够饶他们不死。

将刀放到二人的面前比划了几下,少年作势就要砍下,吓得二人连忙起身,对着后面逃去。

“我让你们走了么?”

少年冰冷的声音响起,然后二人便是绝望的发现,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前方,双臂抱胸,冷冷的看着他们。

当即,他们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带走他们的那一刀到来。

许久,依旧没有等到那一刻,黑脸青年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只见那个少年已经走到了他们身旁,从他们腰上扯下了两块玉牌,元力注入其中之后,看着自己玉牌上的一百,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趁着我没改变主意之前,滚吧!”

将玉牌扔给二人,少年冷然说道。

顾不得那已经锐减了一半数字的玉牌,二人急忙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这片区域,心中满是庆幸。

  最,新`b章H节6~上2酷◇匠R网B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叶玄无奈的摇了摇头,无缘无故的,还是下不去手啊。

不过好歹也是赚了五十点点数,叶玄哼着小曲,躺在篝火旁,翘着二郎腿,闭上眼睛假寐了起来。

…………

寂静的森林之中,一男一女两个人安静的行走着,其中的青年一身凌厉的剑气,身后背着一把奇长无比的巨剑,警惕的目光,不断在周围阴暗地方扫过,手掌紧紧的握着剑柄,随时准备着应付一切突发状况。

“师妹,为什么我们非要晚上赶路啊,这山脉之中危险重重,其他人又都与我们分散开来,若是出了什么事,根本应付不过来啊!”

精致的皮靴轻轻的踢起一颗石子,少女甩了甩长长的马尾辫,小脸之上露出一丝不耐,哼哼道:

“那你想怎么样,本姑娘可不想风餐露宿在野外。”

青年心里有些发苦,剑眉星目的脸庞露出一丝无奈,作为蜀山剑阁的弟子,此次他进入魔戈域其实主要的任务便是保护这位大小姐,可偏偏这大小姐性格古灵精怪,一个不经意,就会被她整得苦不堪言。

忽然,少女眼睛一亮,短剑的剑柄指向前方:

“剑默,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人在打斗?”

闻言,剑默连忙上前一步,将少女拉在了身后,沉声道:

“师妹,这魔戈域中勾心斗角,危机重重,咱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听到剑默的话,少女顿时皱了皱精致的小鼻子,哼道:

“剑默,你什么都好,就是胆子怎么这么小,有点男人样好吗,我倒不信,有谁敢动我们蜀山的人。”

听到少女的话,剑默顿时无奈的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说道:

“这样吧,我先去前方观察一下情况,你先待着别动。”

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少女噘嘴道:

“你很烦哎,知道了啦。”

见状,剑默叹了口气,脚下剑气掠过,身形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