愕然的看着转眼便是消失不见的盟主,胡汉三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头来对着叶玄笑眯眯的说道:

“小玄子,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倒是藏了很久啊!”

被胡汉三笑眯眯的目光盯得有些毛骨悚然,叶玄干咳了一声,连忙摆手道:

“其实我本身棋艺很差的,只不过这一局棋与以前看到的一局棋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才能将之破解开来。”

胡汉三撇了撇嘴,也是相信了叶玄的话,毕竟对于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子棋艺竟比他们这些浸淫围棋几十年的老棋骨还高,他是不怎么相信的。

“其实今天来找您,主要是为了向您请教一件事。”

听得叶玄的话,胡汉三眯了眯眼睛,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听说过……天断脉?”

眯着的眼睛陡然睁开,胡汉三忽然愣了愣,嘴角似乎有些苦涩的道:

“天断脉。”

天断脉,对于他来说是何等的熟悉,不仅仅因为它的罕见与强大,最主要的,还是当年那个传奇。

“在七十年前,我们东元域出现了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他的名字,叫做封千伤。”

从苦涩之中回过神来,胡汉三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沙哑,娓娓说道。

  酷TB匠H@网正vq版Q首发3M

听到胡汉三的话,叶玄皱了皱眉,封千伤,封千陨,这二人有什么关系么?

“他曾经是整个灵盟的骄傲,也是灵盟当年已经没落之后,在被天宇门只手遮天数百年的东元域中崛起的重要原因,他便是现任盟主封千陨的长兄……封千伤。

当时灵盟在第二任盟主封狂手中已经逐渐式微,天宇门是东元域当之无愧的第一门派,所有来自元朝的使者全部由其接待,那进入朝中进修的名额也是被他们常年垄断,所以天宇门越来越强,其他门派则永无翻身之日。

直到七十年前,那一年的百宗大会,还不是在魔戈域内举行,而是在远处于大陆西北的血岩域举行,其中还残存着无数被邪魔污了心智的妖兽,那时候比的便是谁杀的妖兽更多,谁就是大会的优胜者。”

叶玄默默的点了点头,想来那时候的大陆并不是像现在这般太平,那些邪魔残存在天地之间的污秽力量依然是玷污着各种生灵,元朝必然也是想要为大陆的清澈而尽一份力。

“那次灵盟进入血岩域的一共有三个人,盟主封狂的两个儿子和他的得意弟子。

而天宇门进入血岩域的,则是浩浩荡荡的数百人,皆是门中精英,灵盟三人只好与其他小门派为伍,尽力的从天宇门手中争夺击杀妖兽后获得的妖丹。

有一天晚上,大家原本在休息,谁知周围所有门派的弟子骤然发难,将三人尽数包围。

人群中忽然走出一人,看到这人,三人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那个人便是现在天宇门的门主,天鎏子,原来这些门派的弟子早已被他收买,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封千伤,至于为什么,似乎是为了一个绝世的美人。

天鎏子对这个来自大元府的美人一见倾心,开始了长达数年的疯狂追逐,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美人早已心有所属,已经和封千伤定下一世情缘,因此对天鎏子便是冷若冰霜。

天鎏子因爱生恨,将封千伤作为了此生宿敌,无时无刻不在思量着如何除之后快。

但当时元朝管的颇为严格,若是私下出手,只怕会受到严厉处罚。

所以天鎏子便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法,在进入血岩域这个三不管地带之后,哪怕是天王老子死了都不会有人去追究,所以那里是给封千伤的最好的埋骨之地,至少天鎏子是这么认为的。”

叶玄也是听得有些叹然,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即使那天鎏子天赋实力再如何强悍,也是被佳人迷的神魂颠倒,作出疯狂之举。

“后来呢,那三人是否逃出生天?”

“我们没想到,天鎏子更没想到,封狂盟主的大儿子封千伤,居然是千年不遇的天断脉,不过二十出头的年龄,便是将自身元力修炼至了神魄之境,而他平日里在其他人面前展现出的只不过是他重修的下丹田实力而已。

那一次,天宇门被重创,近乎所有进入血岩域的弟子都是葬身在了血色泥土之中,这一次的重创,让天宇门元气大伤,甚至门中弟子都是出现了断层,灵盟因此崛起,天断脉封千伤之名,也是响彻东元境。

然而天妒英才,封千伤威名传出不过百日,天宇门居然便是又找上了门来,不过若是只有天宇门,我们也不惧他们,毕竟当时天宇门也只有三名神魄境,而我们灵盟封狂盟主也是一名神魄巅峰的武者,又加上也是神魄境的封千伤,未必不能一战。

但谁能知道,天宇门居然还找了帮手,一帮黑袍人趁乱出手,直接便是重创了封千伤,天宇门大获全胜。

那些黑袍人似乎只是想要封千伤的命,在看到后者彻底断气之后,便是选择了离开。

而天宇门也不敢做的太过,毕竟上面有元朝盯着,东元境可不比血岩域内,事情闹得太大是会被元朝察觉的。

而那个美人,则是被天鎏子强行擒了回去,据说锁在天山深处,几十年再未出来。”

听完了胡汉三的一大篇故事,叶玄略微的沉默,忽然开口问道:

“那个封狂盟主的得意弟子,就是您吧?”

有些颓然的点了点头,胡汉三神色哀伤,似是有些自恼:

“当年的我不过区区三品符阵师,面对着那种等级的战斗,能做的就只有在一旁瞪着眼睛看着,眼睁睁的看着千伤师兄死于非命,却无能为力。”

叶玄张了张嘴,也是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这个想起悲伤往事的老人,只能是跟着叹了一口气。

“哎,瞧我,没事跟你说这些干吗,对了,你这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沉吟了一会儿,叶玄抬起头来,说道:

“不知道师父是否还记得我带进盟的那个小男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