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场比斗,叶玄凭借着过人的实力胜出,而接下来的一场战斗,却是那两个五大三粗的高大弟子较量,二人皆是力量型的武者,这场比斗只怕是一场硬碰硬的恶斗。

二人几乎是同时在地面上一踏,纵身跃起,如同两尊铁塔一般重重的落在了台上,霎时间仿佛地面都是颤了一颤。

“袁枢师兄,你的浑天炼体术让小弟仰慕已久,我平日里也是对于炼体之术颇感兴趣,今日还望师兄赐教。”

面色黝黑一些的那个青年拱手,如同洪钟一般震人耳膜的声音在广场上不断回荡。

听到对面的青年话语,袁枢咧嘴一笑,有些低沉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

“甘峰师弟,对于你的大烔元体我也是早有耳闻,今日能与你交手,倒是我期盼已久的,不如今日我们就以肉体力量分胜负吧。”

“如此甚好。”

听着这两个家伙的对话,台下的叶玄忍不住扶了扶额头,怪不得胡汉三希望他去争夺指挥权,感情这两个货居然是这种奇葩,如此重要的场合居然不准备动用全部实力,而是准备切磋一般用肉体力量分胜负。

若是让两个这样的家伙带队,只怕灵盟这次又是逃不了一个全军覆没的结果。

叶玄如是想着,台上二人已经是摆好了架势,眼中皆是有着狂热的战意流淌。

袁枢捏了捏拳头,脚步微移,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的甘峰,手上不持任何武器的单对单战斗,在同龄人中他可是未逢一败,现在他正好和甘峰有这么一个机会,对方也是以炼体闻名的高手,这一战的来临,让他感觉血液的流淌都是加快了。

甘峰同样身体紧绷,片刻之后忽然一声大喝,脚步一踏,整个人便是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刹那间便是来到了袁枢面前,浑身的皮肤都是亮起了一种淡淡的红色莹芒,右臂青筋轧起,对着袁枢一拳轰了下去。

尽管袁枢也是以炼体为主的武者,但看到甘峰在不使用元力的情况下还能有如此速度,瞳孔也是猛地一缩,额头上几点冷汗冒了出来,当即身体上也是亮起了青芒,双手护在额前一挡。

 ”轰!“两人的接触如双虎相碰,激得台中一圈狂暴的气浪扩散,那般威能竟是不比化阴境的对拼差上多少。

    甘峰一拳打在袁枢手臂上,就感觉是打到一块精钢钢板之上,不,怕是比钢板还要硬,以他拳头的力量和硬度,就是算是钢板也能砸出来个凹陷来,可袁枢却是连脸色都未改,反而双手一收,一记扫堂腿踢了过来。

    事实上,袁枢双手也被这一拳打得有些发麻,心中暗自惊讶,没想到这甘峰的拳劲如此之大,不愧是和自己齐名的灵盟双雄。

    而甘峰猝不及防之下,被袁枢扫中,顿时就觉得腿上一股巨力传来,几欲控制不住的跪倒下去。

硬生生的止住右腿弯曲的趋势,甘峰怒吼一声,将其抬起,膝盖猛地撞向了袁枢腹间。

面对来势汹汹的甘峰,袁枢双掌连忙覆盖住了自己的腹部,同时一记鞭腿踢向了甘峰站着的左腿。

  E$酷P匠◎+网首6,发

“呀!”

甘峰不躲不闪,膝盖猛地撞在了袁枢双掌,顿时袁枢即使有炼体功法护身,也是感觉双手撕裂般的痛苦,忍不住痛呼了一声,但右腿却是丝毫不慢,狠狠鞭在了甘峰左腿。

只有一只左腿站立的甘峰如何能承受如此巨力,当下便是惨叫一声,控制不住的向一旁扑倒了过去。

见到甘峰倒地,袁枢强忍住手掌钻心一般的疼痛,挥拳对着倒地的甘峰打了过去。

身体在台上猛地一个翻滚,躲过来势汹汹的一拳,甘峰看着袁枢刚刚挥出一拳,尚未收招之际,快如闪电的蹦了起来,打出几拳,由于速度奇快,仅仅能让人看到一些拳影,重重的对着袁枢周身笼罩而去。

只见甘峰那拳影似实似虚,似真似假。拳影形成了一个颇大的范围,将袁枢退路尽数封死。

甘峰的拳影虚虚实实,让袁枢无法分辨哪一道才是其拳头所在,只感觉一股劲风向自己刮了过来,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只得将左肩一侧,避开要害,准备硬接。

霎那之间,袁枢就被砰砰砰砰砰的击中数拳,被强大的力道撞的向后飞了出去。

袁枢一声低吼,双脚重重的踏在地上,噔噔噔向后急退了数步才勉强站稳,身上的劲装被打的凌乱无比,骨头仿佛要散架了一样的疼痛。

就在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鬼魅一样的身影已经闪到了他的身旁,一只充满爆炸性力量的手掌扣住了他的喉咙。

“袁师兄,承让了。”

甘峰此刻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刚刚袁枢那两脚可是不轻,现在的他双腿剧痛无比,连站立都是有些费劲。

看着台上拼的如此惨烈的二人,叶玄以及周围弟子都是忍不住咋了咋舌,这修炼肉体力量的二人简直是一个性子,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拼着被打一拳的结果也要打你一拳。

不过凭借着过人的精神力,叶玄却是敏锐的感觉到,二人身上的受伤部位都是以一种比平常快了数十倍的速度恢复着,想来必然是他们所修习炼体功法的缘故。

台上,二人皆是瘫坐在了地上,袁枢虽然输了,也不气恼,喘着大气,高呼道:

“痛快,好久都没这么痛快的打上一场了,甘师弟肉搏果然强横,为兄甘拜下风。”

甘峰哈哈一笑,也是咧嘴道:

“师兄你也让我很是佩服,虽然我肉体强,但元力修为却是差了你不止一个档次,若是正常比斗,我必然会惨败。”

“败了便是败了,哪有那么多的理由可找。”

袁枢摆了摆手,躺在台上,呼哧呼哧的道:

“不行了,我得躺一会。”

甘峰缓缓地站起身来,忽然看向了远处的叶玄,笑道:

“今天我打够了,也没状态再继续打了,而且我也知道,我和袁师兄都不是指挥的材料,所以这指挥权,便交给你了。”

叶玄愣了一愣,连忙拱手道:

“多谢师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