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盟主屈指一弹,四道光芒便是射到半空,缓缓飘落,叶玄伸手一接,便是将其中一个握在手中,摊开掌心一看,一个闪着光芒的一字横在了手心。

叶玄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其他三人,而在他看到某个人手里的字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戏谑的神色。

“第一场,叶玄和车烈,上台!”

随着胡汉三的喝声,车烈也是只好阴沉着脸上了台,在这么多灵盟弟子面前他若是不敢应战,那脸可就丢大发了。

看着车烈上了台来,叶玄笑眯眯的冲他点了点头,抱拳说道:

“车师兄,请赐教。”

看到叶玄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车烈心中顿时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受,冷哼了一声便是不做理会,只是那脸色却是更加难看了。

呤!

右手一抽,车烈便是从璇玑戒中取出了一柄紫黑色的大刀,刀身灵气流转,明显是一柄通灵之器,车烈大刀凌空一指,喝道:

“我知道你是一个三品符阵师,我确实无法打败你,但你也别得意的太早,上次只是措手不及而已,你想赢也不是那么容易!”

闻言,叶玄却是忍不住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车烈倒也拿的起放的下,不似他弟弟一般误入歧途,当下便是对他高看了几分,也是笑道:

“如此,就请师兄出手吧。”

“哼……”

见到叶玄居然不用符阵,车烈怒哼一声,在他看来,叶玄本身实力弱的可怜,想要不靠符阵就和自己打,这是赤裸裸的藐视,黑刀刀芒一涨,道:“我倒要看看,你的真正实力,是否有表现得那么厉害。”

车烈已经踏入金丹数月,早已经将一纹的修为巩固,并且,还修习了诸多灵级武学,心下暗道:

叶玄不过是初踏化阴境,从实力来看他几乎是碾压叶玄的,化阴境遇上金丹境,如果他不施展符阵,绝对是必败无疑

如此一想,车烈的信心顿时回复了很多,也向前踏出一步,火红的元力冲天而起,怒喝道:

“既然你如此自负,就休怪我刀锋无情了!”

叶玄手掌一翻,恢复了生锈模样的轩辕剑出现在手中,屈指在剑身一弹,一声清脆的剑鸣响起。

“来战!”

呼!

风声掠过,车烈顿时如同猛虎一般扑了过来,手中大刀带起火红刀芒,高高扬起,对着叶玄砍了下去。

“炙炎烈空斩!”

看着车烈一卷灵级武学施展而出,叶玄眼睛一眯,脚下星芒闪动,顿时身影便是诡异的横挪了数米,避开了这威势极大的一刀。

咣!

大刀狂暴的劈在地面上,顿时一声巨响,碎裂的地面无数石子四溅,叶玄咋了咋舌,看来这车烈的攻击很是刚猛啊。

一刀劈空,车烈怒吼一声,提起大刀便是再次对着叶玄冲了过去。

脚下七星步闪过,叶玄再次与车烈拉开距离,惹得后者怒火更甚。

“你就只会躲吗?像个男人一样跟我一战。”

此话出口,不仅叶玄,就连台下众多弟子也是脸色有些古怪,大哥,你叫一个化阴境跟你金丹境硬拼?只要是脑子没坏都不可能会答应的吧。

话说出口,车烈自己也是有些脸红,怒哼一声,道:

“看你能躲几时。”

说罢,他长刀一挥,更加汹涌的火红元力涌入刀中,使其都是微微颤动了起来。

“吃我一招,流焱破空斩!”

大刀狂暴的横扫而出,火红的足有数十米的刀芒竟是将整个擂台都是封锁而去,使得叶玄无处遁走。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去躲我这招。”

看着铺面而来的火红刀芒,叶玄的眼中战意逐渐沸腾。

轩辕剑一举,黑色元力疯狂的涌入其中,在剑身逐渐汇聚成一道金色的元力剑罡。

他……可不是要躲呢。

轩辕剑猛地斩下,充斥着无匹战意的话语也是从口中吐出:

“轩辕荡魔剑——五剑荡神州!”

轰!

火红刀芒以及金色剑芒在所有弟子的注视之下轰然相撞,狂暴的气浪刚刚扩散,盟主便是袖袍一挥,擂台的四周出现了一堵无形壁障,将所有的能量都是化解而去。

僵持了片刻之后,叶玄忽然噔噔的往后退了两步,单膝跪在了地上,嘴角有鲜血溢出,只不过眼中却是平静如水。

  看正(e版章a\节H/上qo酷W匠网*☆

这,是败了么?

灵盟弟子皆是一脸好奇的看着依旧站着的车烈,莫非就这样分出了胜负?

“别撑了,会留下内伤的。”

叶玄的声音忽然淡淡的响起,然后众人便是讶异的看到,原本巍然不动的车烈忽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软倒在了地上。

缓缓站起身来,叶玄眼中有着丝丝兴奋闪过,没想到凭借着他化阴巅峰的实力以及轩辕荡魔剑第五式居然真的可以正面击败金丹境武者,由此可见这轩辕荡魔剑究竟是何等级的武学,至少也是比灵级武学高一个档次的了。

众弟子敬畏的目光投向了叶玄,之前叶玄凭着符阵击败天宇门金丹境弟子,他们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如今见到叶玄居然以化阴境击败了金丹境的车烈,令得他们无比兴奋。

想必今年的百宗大会,灵盟定能闯出一番天地!

高台上,见到自己儿子被叶玄打败,车青云的脸色却也并不难看,反而是双目中透着满意,在他心中,儿子惨败这件事,远远比不上灵盟的荣誉来的重要,叶玄能有如此实力,那是灵盟之福,他也不是什么心胸狭隘之人,自然不会将一点小事放在心上。

盟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平淡的话语响起:

“实力确实不错,不过若是以后出门在外,该隐藏的东西要隐藏一下,外面的世界可不像盟内如此安生。”

叶玄闻言,连忙躬身回道:

“是,弟子受教了。”

他明白,盟主这是在教导自己,要谨记财不露白这个道理,像他刚刚施展出的轩辕荡魔剑,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是一种颇为高级的武学,必然会处心积虑的想办法将之据为己有,而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便是杀人夺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