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

终于在某一刻,金莲的声音再次响起,叶玄连忙停下脚步,四处张望了一下,却是不禁纳闷道:

“什么也没有啊?”

“哼,要是这么容易就发现的话,这灵魂天眼恐怕就等不到你来取了。”

金莲说道,然后叶玄便是惊异的发现,从自己的丹田扩散出一道道金色涟漪,对着四周荡漾开来。

随后叶玄眼角一瞥,便是看到原本黑暗的空间出现了一个坐着的金色的人影,惊呼道:

“你是谁?”

“蠢货,它就是灵魂天眼。”

金莲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闻言,叶玄顿时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道:

“这……居然可以化成人形,那它岂不是可以自成一体,像人一样生活?”

“你是煞笔吗?你忘了这里是哪里了。”

金莲却是不屑的嗤了一声,说出的话让叶玄忍不住老脸一红,他倒确实忘了,这里是煅灵剑之中,只有灵魂才能待的地方。

叶玄慢慢的走向灵魂天眼,然后便是惊奇的发现,这人影的模样居然是封行,那装束以及相貌和最后画面中的封行一般无二。

不过这家伙明显没有太高的灵智,双目空洞无比,只是保持着封行最后的姿势,除了眉心处的眼睛偶尔闪烁,也不动作,不知已经这般多少年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灵魂天眼,叶玄双目炙热的搓了搓手,问道:

“那个谁,现在该怎么弄?”

听到叶玄的称呼,金莲顿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怒道:

  3酷:Q匠网J永&久$I免}费cI看…小t)说‘Q

“本宝宝不叫那个谁,本宝宝有名字。”

叶玄嘿嘿一笑,问道:

“那你叫什么名字?”

金莲微微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道:

“主人他一般叫我苓苓。”

“苓苓。”

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叶玄笑道:

“苓苓,很好听啊,看来你还是个母的莲花是吧?”

苓苓:“…………”

“你少来,你做的啥我可都看的一清二楚,比如上次在那个小姑娘的房间,哼哼哼。”

叶玄顿时尴尬的捂住了裆,心里头那个郁闷啊,哥们儿打个飞机容易吗?咋还带被偷窥的。

“好了,接下来你只需要努力沟通灵魂天眼,争取获得它的认可就行了。”

“怎么沟通?”

叶玄无奈的挠了挠头,一脸茫然,对于此事完全没有任何了解的他完全就是瞎子进村——摸不着门。

苓苓无奈的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

“把你的手按到它眉心就行了,蠢货。”

随着叶玄缓缓地沉入灵魂天眼的奥妙,他的灵魂竟是直接被吸进那封行的眉心之眼,黑暗的空间也是缓缓的沉寂下来。

忽然,一道金光缓缓浮现,朦胧的身影包裹在光芒之中,苓苓的声音也是从其中传出:

“你现在应该还有一些封行的意识吧?”

坐着的人影忽然抬起了头,有些沙哑的声音回荡在了空间中:

“我就是封行,何来意识之说?”

苓苓点了点头,不置可否道: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会将魂眼放在这里?”

封行伸了个懒腰,似是想要努力的回忆一下,有些恍惚的道:

“还能因为什么,你应该知道的,”

苓苓嗯了一声,环顾了一下四周道:

“先前进来的时候,在熔岩之下似乎有一股非常微弱的气息,让我感觉好熟悉。”

目光逐渐变的悠远,封行陷入了回忆之中,良久,方才开口说道:

“前辈他,可是将那家伙镇在了下面呢。”

闻言,苓苓瞳孔一缩,惊呼道:

“你是说,炎帝在这下面?”……

“我艹,这什么鬼地方?”

叶玄抬头望天,无奈的大喊了一声,但却是徒劳无功,周围是一片荒漠,叶玄甚至看到了那熟悉的绿洲。

这是魔塔的第一层。

但问题是,他刚刚还处在恒岳城中的拍卖场,只是推开门便来到了救到徐霖的河边,走了一段之后又突兀的来到了魔塔之中,天知道等一下会跑到哪里去。

再次往前走了一段,周围场景一阵扭曲,却是回到了恒岳城的自己房间之中,叶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很明白这都是灵魂天眼弄出来的幻境,只要找到走出幻境的方法,应该就能获得灵魂天眼的认可了,反之,若是找不到,恐怕就得永远的困在这些幻境里了,想到这里,叶玄深吸了一口气,开始逐渐冷静下来。

“这些幻境都是我曾经去过的地方,也就是说都是从我记忆里提取的画面,那么我应该是可以自己控制下一个幻境的所在。”

叶玄眼前一亮,当既便是坐下,努力的回忆着自己的记忆。

“那么,我应该去哪里呢?”

忽然,叶玄一拍脑门,暗骂一声蠢货,当然是灵魂天眼在哪就去哪了。

叶玄额头冒着汗,不断回忆着脑海中那翻滚的岩浆世界以及巨剑的模样。

终于,叶玄睁开眼睛,站起身来,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画风陡然一变,火红的世界出现在了眼前,叶玄嘴角一翘,看来自己猜对了。

此刻他正站在煅灵剑之上,下面翻滚的岩浆似乎比现实世界更加奔涌,有些甚至都快溅到了叶玄身上。

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叶玄颓败的叹了口气,现在根本不知如何是好了,煅灵剑内部进不去,难道就在这里等吗?

“灵魂天眼是有一点灵智的,如果凭本能,它会躲在哪里呢?”

这样想着,叶玄眼前一亮,伸头看向了下面无尽的岩浆。

“没错,一定是这样。”

叶玄扯出一丝笑意,然后吞了口唾沫,纵身一跃便是对着火红的岩浆跳了下去。

感受着那越来越近的炙热,叶玄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

不会真的很烫吧?

噗通!

叶玄皮肤骤然紧绷,然后慢慢的放松下来,周围并不如他想象中的粘稠,反而如同清水一般,同时散发着暖洋洋的温度。

叶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还好算是赌对了。

周围火红的岩浆拍打在身上,却带来如同在海水中游泳的感觉,这样的落差令的他不禁感到一阵怪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