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叶玄啧啧称奇的时候,周元龙却是吩咐道:

“接下来我会帮你将灵魂打入煅灵剑之中,究竟是福是祸,能得到多少好处,就看你的造化了。”

闻言,叶玄也是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盘腿坐了下来,静心凝神,进入修炼状态。

周元龙点了点头,轻轻的一指点在了叶玄的眉心,顿时青色光芒大盛。

…………

猛然惊醒过来,叶玄看了看四周,只见自己处于一个房间之中,但身体似乎不能动弹。

接下来,让叶玄瞠目结舌的事发生了,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下床,吃饭,出门。

他就仿佛一个旁观者一般,看着这身体的一切动作。

然后,叶玄终于确定了,这是别人的身体,因为那一米九的高个子绝对不是他所拥有的。

于是叶玄便静下心来,看电影一般看起了此人的生活,其中倒也精彩。

此人名叫封行,是一个家族中的家丁出身,因为长得高大威猛,惹到家族中的小姐芳心暗许,二人很快相恋,你侬我侬。

然后电视剧用过无数遍的桥段就出现了,二人幽会被另一个喜欢小姐的家丁发现,那人便去禀告了老爷。

老爷一听,那还了得,自己女儿被个家丁把到了手,说出去多掉份儿啊,当即便是大怒,将二人捉回,跪在堂前认错,同时打断了封行的一条腿。

二人被强行分开,封行心下虽恨,但也并无办法,一个普通人怎么去和一个家族对抗呢?只能是拖着一条腿苟且活着,毕竟偶尔还能见到小姐一面。

直到有一天,大红轿子抬进了府中,看着小姐频频回望的凄婉眸子,他忍不住的嚎啕大哭。

第二天,小姐自杀了,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他崩溃了,来到城外,直接跳进了运河之中,想要一死了之。

然而命不如人意,他活了下来,漂到了不知名的荒野,并且找到了一个黝黑的水晶。

然后噩梦开始了,他从水晶之中获得了强大的力量,踏上修炼之途,第一件事便是将那个家族血洗满门。

本以为心中的狂怒会因此消失,没想到那种嗜血的冲动越来越浓,他开始杀其他人,一开始是潜入地牢杀那些作恶的犯人,后来杀那些为富不仁的奸商,他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终于彻底泯灭了理智。

他屠了一座城。

幸好,最后一刻他击碎了城中的神像,神像中那无形的波动令他头痛欲裂,慢慢的恢复理智,手中水晶轰然爆碎。

看着满地的血海,空气中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他呆住了,颤抖着双手捂住了头,这些,都是他干的啊。

他慢慢的靠近神像,无形的波动还在散发,似乎有着一种净化灵魂般的功效,让他平静下来。

他知道了这是什么。

缓缓抚摸着神像的眉心,那里有一只深邃的眼睛不断闪烁着。

天地间有十大天眼,掌控这个大陆上最原始的能量,这便是其中之一,灵魂天眼。

他得到了灵魂天眼的认可,虽然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为了赎罪,他开始疯狂的找那些黝黑水晶,并将它们摧毁,他也知道了这些东西的名字。

魔种。

魔族败退之后,这东西便时不时地出现,每次出现都带着一个杀人机器,那时候的魔种不比现在这般弱小,随随便便便可以让一个普通人获得等同于旋照境的力量,人类强者也是因此疲于奔命。

画面的最后,封行白发苍苍,坐在一座山峰之上,手持一柄巨剑,将眉心的灵魂天眼颤抖着按在了剑格之上,然后便是将巨剑掷了出去。

轰!

巨剑脱手,顿时变得巨大无比,重重的落在地面之上,竟是直接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数百米深的深渊,放眼下去,竟是连岩浆都砸了出来,包围住了巨剑。

画面到此结束,叶玄也是明白了,这封行应该便是灵盟的创始人,第一代盟主了,这柄巨剑便是他的武器。

深吸了一口气,叶玄看着周围漆黑的空间,这里应该就是剑格之中了,他眼眸中跳动着炙热的光芒。

天眼啊!整个大陆只有十个,强悍自然毋庸置疑,如果能够得到,想必实力绝对会上窜一大截。

不过叶玄也是琢磨着,这幻灵堂该不会就是因为灵魂天眼的存在才有如此功效吧,若是灵魂天眼被取走,只怕整个幻灵堂都是要失去作用了。

摇了摇头,叶玄苦笑了一声,现在连怎么得到灵魂天眼都不知道呢,怎么就想这上面去了。

在漆黑的空间中,叶玄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周围除了黑色就没有别的东西了,不过这空间里却存在着一种压力,并且随着叶玄往前走越来越强。

这应该便是煅灵的功效了,灵魂在这种环境下,确实能够得到不小的磨练。

随着压力越来越强,叶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脚步已经无法迈动,心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果然不行吗?

就在叶玄准备放弃之时,一个虚弱的声音突然毫无边际的在心中响了起来:

“继续走,灵魂天眼必须要拿下。”

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叶玄骇然的看向自己身上,为什么会有人在说话。

  *酷q#匠◎h网首@|发

“别看了,你这次调用我的力量让我元气大伤,刚刚才醒过来。”

眼睛陡然睁大,用手按住了自己小腹处,叶玄讶异道:

“你,你是那朵金莲?”

那声音哼哼了一声,无比臭屁的道:

“准确的说,本宝宝是神器造化金莲的器灵,要不是我救你辣么多次,你早就不知道死到哪个犄角旮旯里了。”

叶玄无语,好歹你也是个神器的器灵,有点做神器的样子好不好,你这家伙一看就是满满的逗比风格啊!

“快点走,我已经和这煅灵剑的器灵沟通好了,它不会再给你施加压力。”

叶玄试着走了一步,果然发现压力荡然无存,当下便是一路小跑,不过没有了压力的情况下,他却是找不准了方向,只能靠着金莲的提醒,向左一点点,或者向右一点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