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你要挑战煅灵剑?”

  抚着下巴的老手差点没直接揪下一缕胡子,嘴角抽了抽,胡汉三眼睛一瞪,没好气的骂道:“好高骛远,想要从煅灵剑之中获得好处,你至少得达到半步金丹方才有那个资格。”

  叶玄却是嘿嘿一笑,凑到胡汉三面前,讨好道:“师父,您看我这实力虽然没有到达半步金丹,但我的精神力却是远远超出,这煅灵剑本就是为锻炼灵魂而生,我想我稍微挑战一番应该是可以的。”

  看着叶玄的谄媚神色,胡汉三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这煅灵剑乃是矗立在幻灵堂中的一柄巨大石剑,其中蕴含凝神煅魂之力,即使对于即将晋入神魄境的武者都是有着极大的帮助,但其中压力太过巨大,境界不够强行挑战只怕会得不偿失。

  略微的沉吟过后,胡汉三也是觉得叶玄所说在理,毕竟后者现在也是一名三品符阵师,论精神力以及灵魂的坚韧程度倒是金丹境比之不得,如此说来倒也可以,当下便是点了点头,挥手道:“如此,那你便去找元龙,让他领你进幻灵堂,还有那个邢鹏军此次也是立下大功,准许他进入幻灵堂修炼七日。”

  离开天机堂,叶玄叫上邢鹏军,二人一起来到了执法堂,一般周元龙无事之时都会待在这边。

  执法堂中,此刻却是颇为的热闹,一大群人皆是围在一处,卖力的吆喝着,让叶玄有种走进闹市赌场的错觉。

  “要是队长不敢应战,那么执法队的队长之位怕是就要易主了。”

  “是啊,没想到这车烈为人不怎么样,实力倒是提升的极快,居然已经是在幻灵堂中晋入了金丹境,在他们那一辈之中也是佼佼者了。”

  “哼,他也就仗着他爹是副盟主罢了,若不是靠他爹给他倾斜诸多资源,哪里会轮得到他进入幻灵堂修炼半年。”

  “嘘!你小子不想过日子了,若是被他听到,你就哭去吧!”

  通过周围弟子的议论,叶玄也是听明白了,原来是比凌雨还高一届的弟子今天有几个从幻灵堂苦修归来,其中一个颇为跋扈的弟子,也就是他们所谈论的车烈,在之前便是灵盟中的惹祸精,到处欺负新人弟子不说,甚至还以此为乐。

  不过碍于车烈乃是副盟主车青云的大儿子,天赋也是极为不错,众弟子也是敢怒不敢言,不敢去跟自己师父告状,这也更加助长了车烈的气焰。

  这不,刚一出幻灵堂,这家伙便是闲不住,跑来挑战起了执法队的队长之位,这队长比车烈还要低一届,虽说天赋不错,但也只是化阴圆满的实力,如何能跟车烈抗衡。

  此刻这位队长一脸苦涩,最近他好不容易力挫群雄,方才拿到这队长之位,本以为靠这个位置的每月得到的贡献点,可以让自己修炼进度加快,谁知屁股都还未坐热,这位置便是要易主了。

  此刻周围也是有些弟子发现了叶玄二人,皆是有些敬畏的鞠了一躬,如今叶玄在盟内的声望不可谓不高,毕竟让天宇门吃瘪一事让众弟子心下十分舒畅。

  “嘿嘿,刘师弟,考虑的怎么样,这个位置你是乖乖的交出来还是我自己来取?”

  此刻,车烈的心下十分舒畅,在那幻灵堂中修炼的皆是天赋十分强悍之人,并且大都是其他几个副盟主的弟子,论实力后台都是不弱与他,日子可是过得憋屈的紧,要不是他老爹非要把他塞进去,他哪里能受得了这等束缚。

  如今好不容易出来,自然是要找个好欺负的好发泄一下心头的不爽,所以他便来到了执法堂。

  倒不是他真的对这队长之位有所觊觎,他可不是那种喜欢管事的人,而是这种将东西从别人手中抢走的快感让他欲罢不能,尤其是在众多弟子注视之下踩在他人头上,简单来说,就是根本停不下来。

  此刻看着刘队长的憋屈脸色,他顿时心头大爽,目光一转,却是发现,原本围着自己这边的弟子不知何时有很大一部分却是聚集向了另一个方向,当下眉头一皱,嘴巴对着那边努了努,问道:“那边怎么回事?”

  “啊?”

  刘队长回头一看,看到人群中的叶玄,哦了一声道:“那是凌烟师妹的男友,胡副盟主的弟子叶玄。”

  “叶玄。”

  车烈默念了一声这个名字,忽然一拍大腿,冷笑着对着叶玄走了过去。

  “那个谁,你,叫叶玄是吗?”

  hv酷#匠7#网K%首~发2。

  目光斜了一眼车烈,叶玄淡淡的道:“有事儿吗?”

  车烈脸上扯出一个看似凶狠的笑容,冷笑道:“前段时间我弟弟跑到幻灵堂告诉我他被一个叫叶玄的家伙给打了,叫我帮他报仇,说的是你吧?”

  叶玄点了点头,轻笑道:“若你弟弟就是那个娘娘腔的话,那应该没错。”

  听得叶玄的话,车烈冷哼一声,伸手便是对着叶玄衣领抓了过去,口中骂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的家伙,没想到只是一个初入化阴境的小子,谁给你的胆量敢打我弟弟。”

  车烈随手一抓,却不料抓了个空,身体微微一倾,有些控制不住平衡,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肩仿佛被压上了万钧巨力,怎么也直不起身来。

  周围弟子皆是有些同情的看着面色涨红的车烈,这家伙惹谁不好,偏偏去惹一个三品符阵师,打你一个初入金丹的煞笔还不是吊起来打狗一般。

  叶玄笑眯眯的看着不断挣扎的车烈,此刻后者的双肩上有着几十个黄色符文不断闪烁,这是一个三品阵法,聚力阵,功效就是聚起元素,不断加大对地面的引力,平日里大都用来布在房梁之上,增加结构的牢固性。

  “车师兄,我还有事,就不陪你玩了啊。”

  看着叶玄离去的背影,车烈双目喷着怒火,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周围那些弟子如同看猴一般的目光让他感觉无地自容,恨不得有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才好。

  叶玄却是没有再管他,径直来到了内堂之中,等到聚力阵的能量耗尽,车烈自然是能够解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