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这位小友是代表哪家前来贺喜的?”

  虽然被叶玄打断了婚礼,可恒山山主李元霸并未贸然与其翻脸,而是心下嘀咕。

  “这少年如此大摇大摆的前来捣乱,莫非是有什么强大背景不成?”

  “恒岳城,叶家,在下叶玄。”

  叶玄笑呵呵的回答道,他今天可不是真的来吃酒的。

  李元霸皱了皱眉,他可是不记得他有邀请过恒岳城的某个势力,换句话说,恒岳城根本没有能让他看得上眼的势力就在这时,李昆豪也是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叶玄,用尖锐的声音说道:“哟,这不是叶公子吗,没想到你还真过来了,怎么样,坐下喝两杯,哥们儿我可是要去洞房了哟。”

  嘴上如此说着,可李昆豪的脸上一片得意之色,毕竟怎么说墨雪黎也曾经和叶玄好过,此刻却是成了他的新娘,这让他很是享受挖墙脚的快感。

  叶玄轻轻的笑了笑,眉头一挑道:“洞房?不得不说李公子你想的太多了,你今天还想洞房?”

  话说到了后面,叶玄的语气突然变得极为不善,然后他便是毫无征兆的出手了。

  手掌一翻,十几个泛着橙色光芒的符印凝于手中,飞快的组成一个阵法,直接对着李昆豪的腹部飞射了过去。

  符阵师一道,入门后共分七品,阶级从其凝聚出的符印颜色上便能看出,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

  除此之外,符印的数量也是衡量阶级的重要标准,一品符阵师最多凝聚九个符印便是极限,二品符阵师最多凝聚个四十九个,三品符阵师最多凝聚八十一个,据说那七品符阵师甚至可以挥手间凝聚数万符印。

  那等数量之下凝聚而出的符阵,足以翻江倒海。

  据说那七品之后还有符宗之境,反而不再局限于数量的堆积,而是将符印以世间大道法则排列,来达到毁天灭地般的威能。

  “竖子尔敢!”

  李元霸顿时大惊,但叶玄出手实在太过突然,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符文没入李昆豪的腹部。

  酷$J匠W网Tv唯OZ一@正6@版;,*其%}他2都XP是kZ盗n版^

  “啊!”

  顿时李昆豪便是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李元霸连忙走上前去看了看李昆豪的状况,却是并未发现什么问题。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到我恒山撒野,今日定要叫你有来无回!”

  一旁站着的一位恒山长老怒喝道,旋即泛着青光的手掌对着叶玄抓了过来,旋照境的实力展露无遗。

  叶玄哼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一物,那长老伸出的手顿时僵在了半空中。

  李元霸也是瞪大了眼睛,只见叶玄手中握着一枚白玉令牌,上书一个灵字。

  当下李元霸脸上的暴怒便是转化为了惊惧,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是灵盟的内门弟子!”

  作为灵盟统治下的小门派,李元霸极为清楚内门弟子对于灵盟的重要性,别说这少年只是打了他儿子,就算是把他这个山主杀了,五岳派也绝不敢为了他们而去得罪灵盟。

  反之,若是他们动了叶玄,若是被灵盟知道,只怕整个五岳派都会不复存在。

  所以此刻他只能以一种诚惶诚恐的姿态对着叶玄说道:“小儿无知,冒犯了叶少侠,我代他向您赔罪了,就请看在我们五岳派也为灵盟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份上,饶了他吧!”

  嘴角勾起一个莫名的弧度,叶玄突然有些恶趣味的笑道:“放心,我并没有把他怎么样,只不过刚刚那道禁欲阵会让他接下来一年没办法玩女人而已。”

  闻言,李元霸顿时哭丧着脸道:“您看,今天是我儿的新婚之日,您不让他那什么是不是不太合适。”

  眯了眯眼睛,叶玄突然点了点头道:“貌似确实不太合适,不知道墨小姐觉得如何?”

  话语中似乎带着淡淡的嘲讽之意,红盖头依旧罩在头上的墨雪黎身形一颤,一如过去那样用柔柔的声音说道:“叶玄,是我对不起你,可是这也是无奈之举,毕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她的心中略微有些苦涩,或许那个废物的传言根本就是他故意传出来的吧,目的就是为了试探自己的真心,而自己果然傻乎乎的跳了进去。

  叶玄,你好残忍。

  两行清泪无声无息的从脸颊上滑落,但却被红盖头完全遮挡,叶玄是无法看到的。

  叹了一口气,叶玄说道:“李元霸是吧,要我解除阵法也不是不行,我只有一个条件。”

  听到似乎有门,李元霸顿时大喜过望,急忙问道:“什么条件?只要我李元霸办得到的事,您尽管提。”

  “我要你……解除你儿子和她的婚礼!”

  听到叶玄的话,李元霸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叶少侠,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毕竟现在我儿已经将人娶进门,现在解除的话,这……面子上过不去啊。”

  “哦,那好,你就等着一年后你儿子才能洞房吧!忘了告诉你,我设下的阵法除非是高我两品以上的符阵师可以强行解除,否则不得其法的乱来或许会让你儿子永远失去做男人的本钱哦。”

  说完叶玄便是不再啰嗦,拉着徐霖大踏步的走出了厅门。

  “等等!”

  李元霸还是妥协了,尽管这个结局和叶玄想的不太一样,但叶玄依然感到心里无比的痛快。

  随意的将李昆豪体内的符阵逼出,撇了一眼依然如同木偶一般站在原地的墨雪黎,叶玄淡淡的哼了一声,便是转身潇洒离去。

  看着叶玄远去的背影,李元霸终于是松了口气,不是他怂,实在是灵盟太过强大,他惹不起,也不敢惹啊!

  听着叶玄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墨雪黎忽然瘫坐在了地上,红盖头之下,粉妆玉琢的脸颊已经被泪水彻底掩盖。

  他的心里,真的没有我了,或许,错过了,便是永远了。

  墨雪黎的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浓浓的悔意,只是她明白,现在后悔已经太晚了……

  此刻婚礼已经是被叶玄逼得取消了,周围的宾客看这情况也是识相的四散而去了,只不过他们心里都是记住了一个名字。

  叶玄。

  灵盟的内门弟子,看来这恒岳城的叶家是万万不能得罪的,许多人皆是如此想道。

  出了恒山地界,天色已经是黑了下来,叶玄便是就近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只待明日便赶往地处东元域以北的灵盟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