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请柬上的烫金字体,叶玄忽然陷入了沉默,一旁的叶天赐疑惑道:“恒山少主?他的婚事为什么邀请我们?”

  叶玄的语气有些复杂,回答道:“这请柬是给我的。”

  说罢,他仿佛不在意一般随意的将请柬扔在了一边。

  三天后,没记错的话,正好是那女人的十六岁生辰吧!

  袖袍中的手掌不自觉的握了握,叶玄的脸上似乎有着一丝落寞,苦笑着喃喃道:“真的那么容易忘记吗?”

  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想到那个温柔的银发女孩,叶玄的思绪渐渐平静,或许失去了之后,才会得到更多,现在自己有了凌烟,才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吧!

  再次睁开眼睛,叶玄脸上闪过一抹凌厉。

  有些后果,是你们必须承担的。

  …………

  v看FZ正版U章tP节!)上酷匠`f网L

  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叶玄眼皮也不抬的离开了这个名为恒裕镇的小镇。

  踏在冷清的官道上,叶玄手中抱着玄黄剑,这把锈迹斑斑的长剑已经被叶玄套上了一个剑鞘,遮掩住了那无法抹去的锈痕。

  之所以要整天抱着这玄黄剑,自然是因为它那变态的重量,平日里用起来极为费劲,叶玄也只能经常抱着它,以此来训练自己的臂力。

  阳光透过树叶的空隙洒在叶玄脚下,映出一点一点的光斑,这几天炎热的天气似乎有所减弱,应该是秋天快来了。

  叶玄忽然顿住了脚步,耳朵微微动了动,看向了一旁的小山沟。

  这个小山沟只是一沟死水,经过一整个夏天的炙热阳光烘烤,那些水早已不见踪影,只留下一个光秃秃的河床。

  拨开遮住视线的浓密树叶,眼前的一幕却是让叶玄楞在了原地。

  河床一边的草地上,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一刀砍在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头颅上,顿时红白之物溅了一地,那大汉呸了一口,对着周围的两个同伙喊道:“快点看看还有没有活口,镇子里还有个妞等着老子呢。”

  “老大,这小子在装死。”

  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喊道,只见他的脚下正踩着一个八九岁的男孩,穿着一身满是血污的衣衫,正在瑟瑟发抖。

  大汉慢吞吞的走了过来,满是鲜血的大刀重重插在了离男孩的脸不足两公分的地方,让得男孩忍不住一个哆嗦。

  “小子,别怪我们,谁让你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我们兄弟向来是收钱办事,对不住了。”

  提起大刀,大汉就欲在男孩惊恐的眼神中一刀斩下。

  叮!

  一颗石子击在了刀背之上,顿时那大汉便感觉一股巨力传来,使得他连大刀都是握之不住,脱手飞了出去。

  “什么人!”

  大汉又恼又惊,没想到居然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而且实力还很强。

  叶玄缓缓的走到了草地上,冷笑道:“你们和这些人有何仇恨,居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为首的大汉皱了皱眉,语气不善的道:“年轻人,不该管的事别管,这小子家惹了麻烦,我们收了钱,自然是要办事了,你要多管闲事的话,小心惹火烧身。”

  叶玄轻轻的笑了笑,又是靠近了几步,说道:“抱歉,今天这事我既然看到了,就必须管,这孩子我绝对要救。”

  听到叶玄的话,大汉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冷笑道:“看来是没得商量了,既然如此那你就陪他们一起去死吧!”

  说完手中长刀一舞,化阳境初期的实力展现出来,对着叶玄便是劈出了一道刀芒。

  右手轻轻一挥,十几个符文出现在空气中,组合成了一个简单的阵法。

  火元阵。

  一道火红光束自阵中射出,那大汉顿时惊叫了一声:“符阵师!”

  在他呆滞的目光中,光束直接摧毁了他的刀芒,狠狠的击中了他的胸膛。

  砰!

  大汉倒在了草地之上,胸口一片血肉模糊,一股烧焦的味道升起,他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

  另外二人见势不妙就分作两头逃跑,却是被叶玄抽出玄黄剑,一剑掷出,一个倒下。

  另一个见同伴身亡,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回头一张望却是没有见到人影。

  然后他便撞在了叶玄的剑上。

  收回玄黄剑,叶玄来到了小男孩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看着他惊恐的眼神,叶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徐霖。”

  “你们为什么被这些人追杀?”

  “因……因为有一个人想抢我姐姐去做小妾,我爹不答应,还打了那人一顿,这些人肯定是那个人请来的”

  叶玄默默的站起身来,继续问道:“那现在你姐姐呢?”

  小男孩沉默了一下,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仇恨:“姐姐被他们逼得自杀了。”

  叶玄眉头一皱,看来这男孩已经是无家可归了,如今看来只能是把他带在身边了。

  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叶玄笑道:“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只要你好好修炼,等你实力强大了,再去找那个人报仇。”

  “谢谢哥哥。”

  …………

  这里是五岳派五大山之一的恒山,统治着这一带的城镇,同时五岳派也是依附在灵盟之下的一个中等门派。

  此刻恒山之上却是张灯结彩,好不喜庆,一个大胡子捧着酒杯对着周围宾客哈哈笑道:“承蒙各位前来参加犬子大婚,大家今天就吃好喝好,不醉不归。”

  一个紫袍中年人站起身来,对着大胡子拱手道:“李山主,今后我们就是亲家了,要多多照顾我们恒岳城的拍卖场啊!”

  “哈哈,墨先生客气了,都是一家人,自然是会多加照顾的。”

  新郎新娘到!

  主婚的吆喝了一声,便见一对新人慢慢走进大厅,新娘盖着大红盖头,而作为新郎的李昆豪也是满面春风。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拜堂结束,李昆豪领着新娘就欲往外走去,可此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等等,我还没送出贺礼呢!”

  众人将头转向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带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缓缓走进了大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