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玄有些迷糊,眼前是一个小小的房间,房间不是很大,中间有着一口漆着红漆的木棺,在墙上摇曳的烛火照耀之下显得颇为阴森。

  $:酷匠(网$^正N版首}发~F

  叶玄忍不住了咽了口唾沫,四处打量了一下,只见这房间四周全部密闭,看不到门的存在,而在一个墙角的石桌上,乱七八糟的摆着一堆疑似垃圾的东西。

  叶玄壮着胆子从那木棺旁边经过,来到了石桌旁边,看着桌上的东西,他却是愣在了原地。

  抽出一本书,却发现居然是一件纯元之器!

  拿出一个玉瓶,起开瓶塞,这香味,居然是高等级的丹药!

  叶玄眼睛都绿了,你妹的这么多宝贝,居然就如同垃圾一般的扔在了这边,简直是暴殄天物有木有啊。

  当下他便是袖子一挥,就欲将这些东西收入囊中。

  “嘿嘿,小娃娃,随便拿别人的东西,貌似不太好吧。”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叶玄一阵头皮发麻,慢慢的转过身去,只见一个麻袍老者正坐在木棺之上,翘着二郎腿,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叶玄。

  干笑了一声,叶玄硬着头皮问道:“小子只是巧合之下来到此处,无意冒犯前辈,敢问前辈我该如何出去?”

  刚刚这房间中可是没有任何人的,这老者无声无息的出现,叶玄自然不会认为他是什么简单人物,甚至很可能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麻袍老者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道:“不用想了,是我把你弄进来的。”

  老者的脚动了动,叶玄却是骇然的发现,老者的身影变得透明了一瞬。

  “不知您这是?”

  叶玄的额头有着冷汗流出,大陆的传闻他也听得不少,据说炼虚境往上的武者可以将神识修炼为魂魄。

  到了那时候即使肉体消亡,魂魄依然可以存活,只待找个合适体质的低级武者,便能鸠占鹊巢,夺舍重生。

  莫非今日自己便是遇到了这般倒霉之事?

  “老夫断袖,纵横大陆五十年鲜有敌手,只不过因为油尽灯枯,在此坐化,只剩下一道神魄残存此处,只为寻找一名传人,以防我断袖的本事就此失传。”

  断……断袖!

  叶玄连忙后退了几步,双手捂胸,声音里都带上了一丝哭腔:“你……你想干吗?”

  看这倒霉催的,居然被一个五十年的同性恋给抓住了,现在还要将他搞屁眼的本事传给自己,天呐。

  叶玄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强撑着挺了挺胸膛道:“前辈,在下并没有龙阳之好,对于您的断袖神功并无兴趣,还望前辈开恩,放我出去。”

  听到叶玄的话,麻袍老者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没好气的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夫姓段名秀,是这大陆上屈指可数的顶级符阵师,你们刚刚呆的地方便是我创下的门派。”

  叶玄顿时恍然大悟,心下暗道,你爹妈给你起的名字也太不着调了。

  “小子,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学符阵。”

  段秀又是开口问道。

  叶玄皱了皱眉,问道:“我听说想要成为符阵师需要与生俱来的天赋,你确定我能学会吗?”

  闻言,段秀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哭笑不得的道:“你以为我是随便抓了个人进来吗?既然把你抓进来了,自然是因为你的天赋还算不错。”

  叶玄的眼睛瞬间就变得明亮起来,没想到啊,哥还能成为一名符阵师,这是何等牛掰的职业啊!

  在符阵师、炼丹师以及炼器师中,符阵师的数量恐怕是最少的,因为成为符阵师的条件较之另外两大职业要更加苛刻。

  想到此处,叶玄当下便做了决定,就欲行拜师之礼。

  却不料段秀却是一挥手阻止了他,说道:“老夫并不是要收你做弟子,早在二十年前我就不收徒弟了,你要记住,你只是有缘得到了我的传承,仅此而已。”

  说完,他便是一指点在了叶玄的眉心,顿时一股信息涌入了叶玄的脑海。

  天符宗。

  宗主段秀。

  门下长老十六位。

  弟子三千。

  天符宗精神力修炼功法:《唤灵诀》。

  嗜杀的种族,称之为,魔。

  魔所到之处,生灵涂炭。

  天符宗被血洗。

  神魄逃出,独守密室数百年。

  …………

  消化了一下脑海中的信息,叶玄睁开了眼,却是发现段秀的身形此刻却是变得极其稀薄,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连忙问道:“段老前辈,您这是怎么了?”

  轻轻的笑了笑,段秀的声音也是有些虚弱,说道:“我本在百年之前就已身死,神魄在此独活这么多年,只是为了等来有缘人而已,你要记住,你的敌人是那些肮脏的东西,别辜负了你身上几位前辈的厚望,来看看你需要多久能凝结第一个符印!”

  …………

  半小时后,段秀目瞪口呆的看着叶玄手掌上托着的十个符印,说话都是变得有些结巴了起来:“这……这这,半小时十个?老夫当年一整天才凝结了一个,你怎么就有十个了!”

  叶玄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心下暗道,灵魂穿越过就是不一样,还有这种福利。

  许久之后,段秀终于是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我的棺材里有一些东西,你自己好生利用,望你能带着我天符宗之术,走的比我更远!”

  段秀的身影突然开始慢慢融化,凝结,然后化为了一个白色的珠子,只剩下一个声音还在回荡:“早去晚去皆一样,这最后的神魄之力就再帮你一把吧,老夫去也!”

  看着段秀化作的珠子,叶玄深吸了一口气,将珠子抓在了手中,看着它融入自己的身体,坚定的说道:“段老前辈,你放心,我叶玄今生定要屠净天下之魔,以祭奠天符宗三千弟子。”

  遵从段秀的吩咐,叶玄打开了段秀的棺材,里面并没有尸体,因为段秀的尸体早在与邪魔的战斗中灰飞烟灭了。

  棺材里安静的摆着三样东西,分别是一个阵盘,一支符笔,一卷阵图。

  通过段秀传给自己的记忆,叶玄也是认识了这三样东西。

  阵盘是一种一次性用品,其中刻着一个阵法,可以通过元力随时激活使用,这个阵盘刻的是一个空间阵法,逃命用的。

  符笔则是符阵师吃饭的家伙,而且只有达到了二品符阵师方才有资格使用符笔。

  至于阵图,符阵师可以通过参悟阵图来学习新的阵法,不过这阵图只是一卷残缺的阵图,可段秀还是从其中参悟出了一卷三品阵法,朱雀焚邪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