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他们犹豫之际,叶玄如同欠扁一般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那边的四位,你们要不要来凑凑热闹,反正都是打狗,多几条也没差。”

  听到叶玄如此叫嚣,四人顿时大怒,金目当即便是怒喝道:“姓叶的,休要欺人太甚,看我把你打个满地找牙。”

  其余三人也是阴沉着脸,叶玄这种叫嚣的行为,已是彻彻底底的激怒了他们。

  当下一个绝无仅有的场面出现在了台上,只见叶玄孤身立于台中,周围七人不断向他逼来,却不见他有丝毫慌乱。

  几人几乎同时大喝一声,或拳或掌或爪,尽数的对着叶玄笼罩而去。

  凌烟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人如此之狂,也不知是自大还是真有信心。

  叶玄依然是淡定的站在原地,面对着其他人的攻击,白色的光芒慢慢覆盖全身,最后形成了一层流动的液体护甲。

  七人的攻击轰在了叶玄身上,但却没有任何效果,他们的力量在触碰到那层液体护甲之上时便是尽数被抵挡了下来,顿时他们的脸上皆是惊骇以及不可思议。

  “化阳境……”

  汪纶也是看见了叶玄身上的元力,心下暗道:“没想到这偏僻小城竟有如此不错的人才,到时必须想办法吸收入盟内。”

  凌烟眉间露出一丝疑惑,这种出风头的套路,好熟悉。

  台上的七人脸色皆是阴晴不定,毕竟化阳境和筑基期完全不同,他们谁也没有把握能够对付叶玄。

  但是要他们就此退去,心底又是极为不甘,几人对视了一眼周围的人群顿时沸腾了,以一敌七居然挡住了七人的攻击,这是何等的风采。

  台上七人对视一眼,皆是微微点了点头,当下便是后退几步,各种颜色的朦胧光芒分别覆盖住了他们的手掌。

  叶玄眼睛一眯,突然笑道:“你们当我傻的吗?”

  话音未落,他便是猛然出现在了金目身后,狠狠地一脚踹了过去。

  顿时金目便是如同狗吃屎一般向前栽了过去,手上的武学也是停止了释放。

  其余六人都是一呆,心下暗叫不好,没想到晋入化阳境之后速度居然会拔升如此之多,现在他们几个能不能碰到叶玄一丝衣角都是一个问题。

  将金目踹倒在地,叶玄面无表情,身影又是一闪,袭向了那个名为薛洪的流浪武者。

  这薛洪倒也是有几分本事,当下便是反应过来,手中的武学已然完成。

  “落言掌!”

  薛洪大叫一声,便是一掌对着身后的叶玄打去。

  不屑的笑了笑,叶玄右手光芒流转,双指一动,便是将薛洪的手掌夹在了其中。

  薛洪顿时觉得自己的右手如同被铁钳夹住了一般,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叶玄露出了一种和煦的笑容,只是这笑容落在薛洪眼中却是如同恶魔的微笑一般。

  手指微微一用力,顿时令人牙酸的骨裂声响起,他的右手,居然被叶玄以两只手指之力,生生的拧断了。

  没有理会躺在地上痛的鼻涕眼泪横流的薛洪,叶玄再次抬头,寻找起了下一个目标,被他目光触及的其他六人皆是身体一颤。

  突然,止戈举起了手,道:“我退出。”

  然后便是头也不回的走下台去了。

  其他四人脸色更显苍白,然后便是同时说道:“我也退出。”

  于是台上便只剩叶玄一个,冠军之位,自然是收入囊中。

  汪纶站起身来,袖袍一挥,开口道:“我宣布,来自叶家的叶玄技压群雄,夺下了此次比斗的魁首。”

  不知是不是错觉,叶玄似乎看见凌烟朝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再次看去之时却发现她依然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当下便是自嘲的摇了摇头,自己或许太过敏感了。

  时间来到酉时,叶玄背着一个行囊,告别父母,随着大部队走出了恒岳城,回头望着城墙上的恒岳城三个大字,心中默念:“外面的世界,我来了!”

  …………

  月光如银,洒在空旷的路上,仿佛为它铺上了一层银纱,道路两旁一棵棵白杨树直直挺立,卵圆形的叶子随风飘摇,倒是别有一番景色。

  此刻,叶玄一行人便是坐着马车行在这条官道之上,虽然天色已晚,但对于他们这些武者来说,也是毫无影响。

  叶玄轻咬着一根草茎,靠在车辕一侧,苦涩的汁液流入口中,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这辆马车之中除了他以外,还有着另外三人,都是其他城市的比斗冠军,实力天赋也皆是上乘。

  此刻,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自车厢里钻出,对着叶玄笑道:“叶兄弟为何要坐在外面,这马车所使用的马匹那可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根本不需要人去驾驭。”

  叶玄也是对着他拱了拱手,道:“邢兄见笑了,我这人比较喜静,最大的爱好便是欣赏月色,此刻坐在马车之中也是无聊,便出来透一透气。”

  “哈哈,叶兄弟你年纪轻轻便是踏入了化阳之境,我和郭兄马兄他们聊起你时皆是佩服不已,正好现在得空,我们四人不如把酒言欢,畅聊一番如何?”

  更%"新d最yF快k上b酷jX匠网

  人家都这样说了,叶玄也不好拒绝,只好拱了拱手道:“如此,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进入车厢之中,其中坐着另外两个青年,见到叶玄进来,皆是拱手示意。

  其中一个个子比较高的青年一挥手,几个坛子便是出现在了马车之中,一股浓纯的酒香顿时弥漫了整个车厢。

  方才这高个子用的乃是一种名为璇玑戒的东西,出自炼器师之手,其中自成空间,大小不一,但就算是一个箱子大小空间的璇玑戒也是要卖到几百万上下。

  叶玄并没有这玩意,不过最近他却是发现黑玉空间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那一个屋子大小的空间足够让他使用了。

  “哇!居然是十几年的佳酿,郭兄你实在是不够意思,有这等好酒也不早拿出来。”

  另外那个个子较矮的青年鼻子闻了闻,便是一脸陶醉的说道。

  “马兄说笑了,好酒自然是要拿出来分享的,否则一个人喝闷酒又有何意思。”

  姓郭的青年笑着说道,然后对着叶玄伸手示意他不用客气。

  “今日能尝到这等好酒,倒是我叶玄占了郭兄的光了。”

  喝掉一碗浓香的白酒,叶玄笑道。

  闻言郭姓青年哈哈一笑,道:“叶兄说的哪里话,我郭伟浩以一碗浊酒能够结识你这等天才,是我的荣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