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岳城城主府广场处,这里是城中除了集市以外人流量最大的地方,至于为什么会将地方选择在这,金光自然是看中了它的宣传效果。

  此刻,台上的金光已经早早在此等待,不难看出,这家伙是多么想打败叶玄,趁机扬名立万。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玄迟迟没有来到,周围的人群忍不住窃窃私语了起来:“这叶玄该不会是怕了吧,要是他今个不来,那脸可就丢大发了。”

  “不来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筑基八层打筑基四层,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打不过啊,我看叶玄不来才是最明智的选择,面子又不能当饭吃。”

  “是啊,这金光如此性格,被他抓到机会,铁定能把人整死。”

  “什么吗,枉我还兴冲冲地跑来看热闹,结果这叶玄居然放人鸽子!”

  听着台下的议论,金光一边得意一边纳闷,看叶玄那副装比的性格不像是丢的下面子临阵脱逃的人啊,莫非是自己的王霸之气太重,将他给吓破了胆?

  就在周围人群等的有些不耐烦之时,叶玄终于是姗姗来迟,拿着一根牙签一边剔着牙一边慢悠悠的上了台。

  “天哪,叶玄居然真的来了,他不要命了吗!”

  “有魄力,我欣赏。”

  “唉,这叶玄怎的如此糊涂,莽撞的前来应战,不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

  周围人群皆是哗然的看着吊儿郎当的叶玄,皆是不看好叶玄能胜下比斗,金光见到叶玄前来,也是笑了一声,开口道:“我还以为你吓到躲回家族,不敢出来了呢。”

  瞥了他一眼,叶玄笑道:”要是被你这种癞皮狗吓到了,我还怎么在恒岳城混。“冷哼了一声,金光不再多做争执,说道:”既然来了,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说罢,右手一甩,刚刚买下的罡风剑出现在了手中,虽然那寻风剑诀还未修习,但多一把元器的战斗力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眼神一凝,叶玄也是取出了黑元破浪枪,虽然嘴上轻视金光,但叶玄也不敢托大,狮子搏兔亦尽全力,何况他们同为筑基八层,实力相当呢?

  怒喝一声,金光脚下生风,快速的向着叶玄奔来,手中罡风剑一斩,便是攻向了叶玄肩膀。

  叶玄长枪一横,挡在了身前,堪堪架住了罡风剑的攻势,心下忍不住暗道奇怪,罡风剑的攻势比他想象的要弱了很多啊。

  正在思量之间,金光又是不依不饶的攻了过来,叶玄却是发现金光的攻势简直是绵软无力,随意的招架了几下,叶玄找准一个空子,直接荡开了金光攻过来的一剑,手中元气大盛,带着绿色光芒的一掌轰向了金光。

  在叶玄元气展露的那一刻,周围的人群皆是惊呆了,他们分明看到了叶玄的元气强度。

  筑基八层!

  这位叶家的天才,实力根本就没有退到筑基四层!

  台下嘈杂声不断,显然都是被叶玄惊到了,谁能想到,叶玄不仅没有如传闻一般经脉尽断,就连实力也仅仅只是倒退了一层而已。

  台上金光的脸色也是变得煞白,不仅仅因为叶玄的实力,更因为叶玄手中那绿色的光芒,他自然是能认出,这是元芒掌,可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叶玄是如何将其修炼到绿芒级别的!

  如此近距离的一掌,金光已是避无可避,只能是用自己的腹部硬接了这一掌,他顿时感觉腹部翻江倒海,一股巨力传来,使他毫无抵抗之力的倒飞了出去,喉咙一甜便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砰!金光重重的落在了演武台边缘,已然是被打的晕死过去。

  叶玄并未继续出手,毕竟金家家主对于这个孙子还是颇为疼爱的,若是下了死手,难保不会让那老家伙狗急跳墙,那样的结果,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虽然没有下死手,叶玄刚刚那一掌已经将劲力打进其五脏六腑,这也足以让金光在床上躺个半年了。

  淡淡的哼了一声,叶玄大步走下台去,却是浑身汗毛炸起,一股浓浓的危机感自身侧传来。

  连忙就地一个驴打滚,避开了从身侧袭来的一道掌风,叶玄甚至能感受到背后掠过的寒意。

  “咦?”

  那人发出一声惊咦,似是没想到叶玄能够躲掉这一掌。

  “那不是金家的老五,金坷垃吗?”

  “这金坷垃早已到达化阳之境,如今却出手偷袭一个后辈,也是无耻啊!”

  “而且还偷袭失败了,这下可是脸丢大了。”

  P酷匠JY网I唯`H一U正版,7C其(他都是d盗!版

  周围的议论声,也是让叶玄知道了眼前之人是谁,正是金家出了名的败家子,金坷垃。

  一击未能得手,金坷垃有些恼怒,就欲再度出掌,却是被一个突然出现的身影给挡住了。

  一个素衣女子出现在了叶玄身前,优雅的话语自口中吐出:“金老五,这样欺负我儿子,你倒也是不知羞。”

  见到突然出现的女子,叶玄惊喜的叫道:“娘!”

  见到许柔的出现,金坷垃脸色一沉,知道今天是没机会了,他只不过是一个化阳后期而已,而眼前的许柔早在数年前便是晋入化阴境了,二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当下,金坷垃不禁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道:“叶夫人,你儿子无故将我侄儿打伤,此事总得给我们个说法。”

  瞥了他一眼,许柔嗤笑道:“你侄子约战在前,我儿前来应战,一时失手而已,有何说法可以给你?”

  金坷垃顿时被许柔一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他本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整日只知吃喝玩乐,口才又怎么比得上常年管理家族生意的许柔呢?

  当下,金坷垃便是气的一挥袖袍,抱起那边躺着的金光便是离开了此处。

  待得金坷垃的背影远去之后,叶玄不禁问道:“娘,你怎么在这啊?”

  没好气的瞪了叶玄一眼,许柔脸上露出一抹溺爱,而后说道:“还好你在拍卖行和金光约战的事被家族的耳目传了回来,不然你今天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