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待众人感叹,那金色能量球却是猛地一动,带起了一条绚丽的金色光束,直奔叶玄而去!

  只是眨眼间,金色的光球便是重重的砸在了叶玄的胸口之上,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金色光芒。

  嘭!

  金光散去,少年清瘦的身躯,却是重重的倒在了石台之上。

  石台右方,叶天赐刚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却是见到叶玄倒在了地上,连忙飞身上台,将叶玄抱起,匆匆的掠下了山头。

  “咳!”

  苍老的声音将众少年惊醒,大长老抹去了嘴角的一丝血迹,朝着周围老眼一瞪,喝道:“都堵在这干吗,不修炼了?马上给我散了!”

  说完,袖袍一挥,便是转身离去。

  众少年顿时郁闷,大长老心情不好,倒霉的就是他们呐,毕竟刑罚长老的手段可不是盖的。

  等到大长老的身影消失在目光所及之处,众少年方才松了口气,也是陆陆续续的朝着山下行了下去,许多少年也是在低声谈论着今日之事。

  “哎你们说叶玄表哥这次突破到底成功了没有啊。”

  一个少年的声音怯怯的问道。

  “我看那,这事儿悬,被那紫黑色的能量给打扰了突破,实力不倒退就算不错喽!”

  另一个少年有些幸灾乐祸的回答道。

  听见这人的话,旁边同行的少年也是点了点头,毕竟在那种情况下还想突破,简直是痴人说梦。

  “白痴,你们没见叶玄表弟最后那一招吗?那种力量哪里是一个筑基九层能有的,所以啊,我看他早就有了超越金丹境的实力,这次的事,对他不过是小意思而已。”

  另一个崇拜叶玄的少年对着众人鄙视道。

  …………

  一个小小的房间里,昏暗的灯火摇曳,一个看不清容貌的老者猛的转过身来,怒道:“你说什么?那个小子居然要突破筑基了!”

  老者的面前,一个黑色的影子自房间的阴暗角落缓缓凝聚,竟是化为了人的形状,发出一声怪笑:“没错,不知道尊贵的二长老您有什么感想。”

  脸皮使劲的一抽,老者渐渐冷静下来,道:“狄护法,你来这里告诉我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被老者那闪烁着精光的老眼盯住,黑影桀桀怪笑道:“要什么?我要的很简单,只要你跟我们合作,仅此而已。”

  “如果我不答应呢?”

  目光微微的闪烁,老者藏在衣袖中的双拳缓缓捏紧。

  黑影略做沉默,老者能感觉到,黑影之中,有着一道凌厉的目光盯住了自己。

  半响之后,黑影淡淡的开口道:“如果我将你的计划透露给叶镇原那个老家伙,你猜他会是什么反应?”

  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之上,老者颓然道:“好吧,我答应跟你们合作,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我们一个小小的叶家,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们觊觎。”

  黑影微微一凝,淡淡道:“不该问的别问,只要你跟我们好好合作,我保证你坐上叶家家主之位。”

  深吸了一口气,老者眼中有着熊熊野心在燃烧,重重的点头道:“好!”

  黑色的影子缓缓后退,再次融入了黑暗之中,淡淡的话语缓缓传出:“我会帮你处理掉那个小子的,等我的好消息吧!”

  …………

  宽敞的房间,收拾的颇为整洁,房间之中的物品有条不紊的摆放着,看起来很是舒服。

  红木制作的床榻上,一个少年静静的躺在上面,胸膛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少年生得眉清目秀,但此刻的脸色却是苍白无比。

  “唉!”

  床沿之上,身着黑衫的叶天赐叹了口气,松开握着少年脉门的左手,轻轻地拍了拍身旁不断哭泣的一个女子,安慰道:“柔儿,放心吧,小玄他只是受了点内伤,不会有事的。”

  听见叶天赐的话,女子扑进了他的怀里,哭着问道:“天赐,玄儿真的没事吗?我真的好害怕……”

  话到此处,女子却再也说不下去,只是将头伏在叶天赐的怀中不断地抽泣着。

  很明显,这个女子便是叶天赐的妻子,叶玄的母亲,许柔。

  轻轻抚了抚许柔的长发,叶天赐笑道:“天色不早了,柔儿你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吧。”

  许柔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床上仍在昏迷中的叶玄,方才点了点头,抹去眼角的泪痕,从叶天赐的怀中站了起来。

  “唔!”

  此刻,床榻之上躺着的少年却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片刻后方才恢复了一丝清明,开口问道:“爹,娘,你们怎么在这儿?”

  听见少年的声音,两人忙转过身来,许柔关切的问道:“玄儿,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了没有,娘去给你煮吃的。”

  轻轻的甩了甩头,整理了一下脑中的思绪,叶玄摇头道:“娘,我没事,你和爹先回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微微皱了皱眉,叶天赐看着叶玄苍白的脸庞,微微沉吟,并没有询问关于今天之事,而是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和你娘明天再来看你。”

  “我知道了,爹。”

  爱子心切的许柔还是不放心,又是关切的问了几句,见叶玄真的没什么事,这才拉着叶天赐出了房间。

  待得房门关上,叶玄挣扎着坐了起来,体内受损的经脉顿时让他疼的呲牙咧嘴。

  强忍住体内的疼痛,叶玄双手结印,缓缓地进入了修炼状态之中。

  这是家族中统一下发的最基本纳气之术,稀松平常,并不如何珍贵。

  半个小时后,叶玄猛地睁开了眼睛,忍不住的爆了句粗口:“我艹,怎么会这样!”

  就在刚刚,他进入修炼状态之中,但却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实力,居然倒退到了筑基三层!

  体内那原本充满丹田的元气,此刻居然只剩下了不到一成,最让叶玄欲哭无泪的是,体内经脉多处受损,现在的他,根本难以从外界汲取元气来补充丹田。

  也就是说,在体内经脉康复之前,他暂时是没法修炼了,这对于一向被称为天才的他,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骂了一句之后,叶玄渐渐冷静下来,双手再次结印,心神缓缓沉入体内,向着气海掠去。

  所谓修炼的最开始,那便是“气入丹田”,这里的“丹田”就是指气海穴。

  丹田与人的精元相通,是元阳之本、元气生发之处,更是人体生命动力之源泉。

  :最#新章p节上!(酷CO匠s网|`

  此穴能鼓舞脏腑经络气血的新陈代谢,使之流转循环自动不息,生命因此得以维持,故又有“性命之祖”之称,也称之“十二经之根”、“五脏六腑之本”,若是丹田被毁,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人的生命走到了终点。

  又因为丹田是“呼吸之门”,又是任、督、冲三脉所起之处,全身气血汇集之所,故此也称为“气海”。

  此刻,叶玄的心神看着那分布在气海各处呈雾状的元气,不禁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只能从头开始了。

  叶玄心神一动,顿时一股拇指粗细的白色元气被抽调出来,在叶玄心神的控制下沿着修炼的经脉游转起来,顿时一股撕裂般的疼痛自体内传来,叶玄的额头不断有着细密的汗珠冒出。

  强忍着那由于元气运转而带来的疼痛,叶玄控制着元气慢慢的沿着经脉游动着。

  白色的元气经过了一个周天的运转,再次回到了气海当中,原本拇指粗细的元气却是只有了小指般粗,但是却明显比之刚才要凝实了许多。

  看着这缕元气,叶玄松了口气,还好,还能勉强运转元气,这就意味着还有希望。

  叶玄的心神控制着这缕元气,小心翼翼地向着丹田深处行去,穿过道道元气雾障,在某一刻,终于到了丹田最底端。

  这里并未如同其他地方那样被稀松的元气所覆盖住,显得颇为空旷,但是在这丹田底部的中央处,却是有着一样东西。

  这是一朵呈金黄色的莲花,没有根茎,还在未开放的状态,静静的悬浮在那里,金色莲瓣华光闪闪,其上有着无数的脉络符文,显得颇为奇特。

  看着莲瓣表面的无数脉络,叶玄的眼中,有着些许思念与惆怅闪过。

  在叶玄的心中,深藏着一个仅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不出意外的话,或许以后也仅有他一个人知道。

  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说,他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来自一个名叫地球的蔚蓝色星球,那里没有到处可见的武者,有的仅仅是发达的科技文明。

  作为一个恶性白血病人,叶玄躺在病床之上坚持了整整七年,从一个十岁的懵懂小孩,到一个十七岁的青春少年,几乎有着一半的时间都是躺在病床之上度过。

  也正是因为这七年的时间,方才铸就了他那古井不波的性格以及坚韧的意志。

  然而命运并没有因为如此便在他的身上洒下奇迹,十七岁的生日刚刚过去,他便是撒手离开了那个世界,留下一房间痛哭的亲人。

  不知道多久之后,他渐渐地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黑暗的世界,周围有着无数的星光闪烁,就如同身处太空之中一般。

  而他自己,却丝毫不见踪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