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走了几时,他们已经远离了山寨。行走在小路上,四处花草遍地,周围一片空旷。

  张虎说道:“我们之前出来的通道肯定回不去了。”

  玄冰坚定说道:“肯定会有办法离开这里的。”

  “你既然是大师姐,修为肯定在玄空之上,你难道不会飞吗?”张虎问道。

  玄冰说道:“我倒是想啊,可是现在修为跌落到凝气,这里也没有足够的灵气补充,就算能飞也飞不远。”

  张虎泄气道:“要是能飞就好了,至少能节省不少时间,如果是用走的,不知要走多久。”

  玄冰目光一闪,说道:“或许你可以。”

  张虎心中一喜,说道:“真的吗?”

  二人的脚步都停了下来。

  玄冰说道:“你先运转体内灵气,然后用尽全力跳一下试试。”

  张虎照着玄冰所说,随后用力一跃,跳到百丈多高,但只在空中留了几息,没多久就掉了下来,摔了个五体投地。

  张虎扶着胸口,从地上站起身,表情痛苦的说道:“好像不行啊。”

  玄冰思索了片刻,随后摇头道:“你现在修为还是太低,等你打通了第二条经脉,或许就能做到了。算了,我们还是....”

  却在这时,地面颤抖了一下,张虎说道:“怎...怎么回事....”二人神情谨慎的看向四周。

  玄冰好像发现了设呢,拍了拍张虎的肩膀,说道:“你看那里。”

  张虎转过身,顺着玄冰所指的方向看去,刚好看到远处山脉的中间部位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玄冰说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张虎犹豫了片刻后,点了点头。

  这条山脉并不大,大概只有五百多丈高,在张虎与玄冰临近山脚下后,方才他们所看到的地方却不动了。玄冰没有犹豫,向着山上走去,张虎喊道:“这地方很奇怪,我们....”

  闻言,玄冰的脚步却没有停留,依旧向着上方走去。见她如此倔强,张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了上去。他本不想冒太大的风险,但此刻玄冰灵力匮乏,张虎不得不为她的安全着想。

  在来到山脉的中间时,玄冰自语道:“这个地方居然有天地灵气。”只是这灵气全都是煞气,她根本无法吸纳。这时,张虎也走了上来。如同玄冰一样,他也感受到了煞气,说道:“这是....”

  忽然,这整座山脉剧烈的颤抖起来,二人都有些站不稳,张虎急忙拉着玄冰的手臂,说道“快走。”随后快速地朝山下跑去。在来到山下时,山脉与地面之间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张虎刚刚踏在地面上,身后的玄冰却落入裂缝之中,张虎连忙将玄冰拉了起来,好在有惊无险,并没有受到什么伤。

  Q看YP正¤i版章Vh节cU上+酷%匠◎h网=

  可是地面依旧在剧烈的颤抖,在将玄冰拉起之后,他们向着远处跑去。在跑到几百丈外后,他们这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只见这山脉好似一个人一般,缓缓地从地面上站起来。在完全站起来后,它的头可顶天,它的脚可撼大地,这赫然是一尊由山脉化成的巨人,实力相当于修士的炼体期。以张虎通脉期的修为,绝非这山岭巨人的对手。

  巨人缓缓睁开双眼,露出一对巨大的狗眼珠子,眼球转动,俯视下方的张虎与玄冰二人。从它的口中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你们这些蝼蚁,居然敢打扰本神睡觉,该死。”他的声音虽低沉,但音浪却传播到很远的地方。说着,它抬起那巨大的手臂,做出一个挥拳的动作。

  张虎与玄冰在看清巨人的面貌之后楞了一下,异口同声,惊呼道:“快走。”

  山寨之内的凡人,在那听到那声音之后,一个个走了出来,看着远处的山岭巨人,就连那身体不好的族长也走了出来,他们都一直生活在这里,自然知道这巨人的存在,他们的祖先留下过遗训:‘切勿打扰山神,否则会有大祸。’族长抬头看向远方,面色大变中,说道:“这山神沉睡了这么多年,这么突然就醒了呢?莫非....”他突然想到了张虎与玄冰。“只怪我当初没有提醒他们。”族长暗叹道。

  不只是这山寨内,在其他的地方也有凡人,他们在听到山岭巨人的声音后,皆是惊恐万分。

  那巨人看到张虎二人已然逃远,抬起脚一步踏在大地上,‘轰’地一声,地面再次颤抖。它身体缓缓地动了起来,向着张虎与玄冰走去。

  巨人每踏出一步,地面便颤抖一下。玄冰没有多少的灵气,速度比张虎慢上不少。张虎见她越走越慢,伸出手拉了她一把,随后左手抱在她的腰间,带着她一路疾驰。

  玄冰说道:“我自己能走。”随后挣脱开张虎的手臂。

  张虎明白玄冰的倔强,脑中快速思索,突然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玄冰一愣,不知他要干什么。

  他在跑出一段距离后,手中掐诀,喝道:“灵动·破。”指尖立刻飞出一道蓝光,射在巨人的头上,‘轰’地一声,巨人的头部冒起阵阵青烟,被这一招击中后,它的脚步略微一顿,也仅仅是一顿而已,身体并未受到任何的伤害。巨人本是朝着玄冰追去,但被这神通激怒后,大吼了一声,转身朝着张虎追去。

  这一刻,玄冰明白了张虎的用意,她的脚步停下,看着张虎被巨人追赶的身影。默默地低下头,紧紧握着双拳,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由于父母的死,她的心中只有仇恨,让她的性格变得极其冷酷,她自幼在宗门内长大,怀着报仇的信念,一天一天的成长,到了如今的宗门第一人。她不明白,一个相识没多久的人,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