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白袍之人转过身挥了挥手,示意玄空出去,玄空没有多言,转身离开大殿。张虎一愣,这白袍之人正是玄道。

  玄道笑着说:“小友,这么多年没见你的修为怎么毫无长进呢?”

  张虎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这个嘛...发生了点意外。”

  玄道说:“无妨,只要你肯努力,日后修为定然不在我之下。”

  张虎虽不知这玄道的修为如何,但能够成为玄道宗的师祖,定然不凡,他心中一喜,问道:“真的吗?”

  玄道说:“我就随便说说的,你还当真了?”

  张虎一听,失望之极,他没想到这个玄道宗的师祖这么爱开玩笑。

  玄道安慰道:“好了好了,你也不用难过,只要肯努力,一丝丝希望还是有的。”

  张虎哑然,一丝丝希望是多少啊?

  玄道看向张虎身后的那把剑,问道:“你这把剑是从何而来?”

  张虎惭愧道:“这剑是一个疯子给我,一直取不下来。”

  玄道走到张虎的背后,仔细打量着这把剑,他的眉头越皱越紧,片刻后说道:“这剑有股不详之气,我帮你取下来如何?”

  张虎道:“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玄道抬起右手按在剑柄上,随后用力一拉,可那巨剑纹丝未动。他将一股灵力涌入左手,随后在张虎的肩膀轻轻一拍,那巨剑顿时就松脱开来。

  更KX新最G快t上Z酷●匠网a{

  张虎一喜,说道:“多谢前辈。”

  在取出巨剑后,玄道的双眉才渐渐舒展开来,问道:“这剑是何人给你的?”

  张虎说道:“是一个邋遢的老妪。”他并没有隐瞒。

  玄道目光一闪,说道:“你确定?”

  张虎说道:“确定。”内心暗道:“莫非这老头认识那老妪不成?”

  玄道说道:“这把剑我替你保管,如果日后你需要...”

  还没等他说完,张虎便道:“不需要不需要,能把他取下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如果这样那就再好不过。”玄道看着巨剑,一脸凝重之色。方知有些失态,旋即笑道:“你既然来到了玄道宗,自然是要成为我玄道宗的弟子,我收你为内门弟子你可愿意?”

  张虎说道:“愿意愿意。”

  玄道喊道:“玄空,给你师弟安排一下。”

  张虎出了大殿,便跟在玄空身后。一边走玄空一边说着:“以后你就是玄道宗第...我也不知道是第几个了,总之我修为比你高,你要叫我二师兄,所以你什么事情都要听我的,还有在宗门内禁止御空飞行....”玄空说了一大堆,可张虎却是四处乱瞄,他说的话没听进去几句。

  此刻还是清晨,宗门内有不少弟子出来走动,其中还有不少女弟子,张虎在看到这些女弟子时,不停地流口水。暗叹道:“玄道宗果然人杰地灵。”

  前方的玄空忽然停下,张虎一个不注意撞在了他的身上,玄空回头说道:“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张虎不知所措道:“啊,有啊,在听啊,你不是说到人杰地灵了吗?”

  玄空怪异的看了张虎一眼,随后摇头继续走着。片刻后,他们来到一处阁楼之外。玄空说道:“这里是炼丹房,每个弟子每隔一个月便可来此领取丹药,这令牌你拿着。”说完,他的手中凭空多出一块令牌,丢给张虎。

  接着又道:“你现在修为不高,所以只能领取一些低阶丹药,等你日后完成宗门的任务或者修为提升,都可以来领取高阶一些的丹药,明白了吗?”

  张虎道:“明白。”

  玄空说道:“算了算了,我这有一本小册子,是玄道山的大致地图,还有一些门规什么的也在里面,你自己看吧,我还要去练功呢,对了,你的住所也标记在里面。”交代完,他便离开了。

  张虎走到炼丹房门前,在其上有个凹槽,与令牌的大小一模一样,略一思索,便将令牌放了上去。数息后,从一个口子内飞出一个白玉瓶子,落在张虎的手中。他打开盖子一瞧,其内共有五颗丹药,散发着淡淡的药味。将盖子盖上后,放入衣袖呢。

  小册子上提到,新进门的弟子能领取不少东西,张虎第一个要去的地方便是杂物房。这杂物房不比炼丹房,只是一件破旧的木屋,其外坐着一个身穿蓝衣的青年,正在吐纳灵气。张虎来到后,正欲询问此处是不是杂物房。可那青年却先一步说道:“令牌。”

  张虎将令牌递给了他,可那冷酷男却并没有接过,而是淡淡的说道:“你收起来吧。”张虎暗道:“你看都不看一下,要我拿出来干嘛?”

  那冷酷男走入木屋内,片刻后,拿出一件黑色的道袍,一个储物袋,交给了张虎。

  下一个地方便是藏兵阁了,与其所是藏兵阁还不如说是铁匠铺,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其内,手持一把锤子敲个不停。

  在张虎走近后,那铁匠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继续打他的铁。张虎暗道:“这里竟然有凡人?”他从对方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灵气波动。

  张虎说道:“我想要那件兵器。”

  可那铁匠这次头也不抬,说道:“自己挑。”

  暗道:“区区凡人竟如此嚣张,想必有些手段。”

  不去理会那铁匠,张虎独自走入铁匠铺内,这里兵器多不胜数,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是样样都有,张虎略一琢磨,挑了一把长枪,这长枪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他拿着顺手而已。

  他又来到藏经阁,与炼丹房一样,其上同样有个凹槽,唯一不同的是,藏经阁共有八层,而炼丹房只有一层。在张虎走入后,他随意的扫了一眼,这第一层较为空旷,架子上摆放着各种书籍,张虎略一犹豫,踏步走向二楼,却是发现二楼的阶梯上有一道阻力,将他弹了回来。

  张虎暗道:“或许只有提升修为才能更上一步了。”

  张虎在第一层翻阅了大量的书卷,试图能将其上的功法全都记住,可最后他发现,无论如何去记,这些功法都会立刻忘记,张虎的如意算盘就这么没了。

  张虎暗叹道:“如果人人都是如此,这玄道宗的功法早被人学完了。”

  张虎左右为难,不知该选哪一卷。这时,他拿起了一本叫霸枪决的书,书面崭新且很干净,与其他书卷不同,似刚刚被翻印一般。张虎翻开第一页,却被其上的几个字震撼到了。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即使敌众我寡,末将亦能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写出了无尽的气势与杀机。

  “不知此书是何人所铸,竟有如此惊艳之才。”张虎不觉而然的,对这个从未见过面的人心生敬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