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家住了两日后,张虎决定要离开了。在这两天里他过得并不好受,义父刚刚过世,心情本就难受,李氏又经常对他使冷眼,尽管李氏没有明说,但张虎还是可以感受到李氏的敌意,张虎也能够猜出其中的原因。

  张虎再次体会到人情冷暖,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如今的他已不是三岁孩童,早已看透了这些。

  站在张家门口,张虎最后一次看了一眼‘张家府’,转身离去。张虎已从张伯那里得知,赵子睿在今年高中了状元,张雨馨也在状元府中。

  “没想到我居然昏死了四年。”马车内,张虎想着昨日张伯跟自己说的话,感觉很不可思议。

  马车一路颠簸,晃得其内的张虎有点昏昏欲睡。渐渐地,张虎睡了过去。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看到四处鸟语花香,绿树成荫,不知在哪里还传来阵阵瀑布之声。这时,远处出现一道明亮的火光,张虎连忙向着火光跑过去,也不知跑了多久,张虎终于来到火光处,他眼前出现了一片小村庄,整个村庄此时正被熊熊的大火燃烧着,在大火中,站着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在看到这小男孩之后,张虎连忙跑过去,欲将小男孩救出,可是火势太过凶猛,张虎根本无法走进去,好在幸运的是,这小男孩并没有被火烧到,突然,小男孩好像发现了张虎,转过身朝他走来,由于火势太大,张虎并不能看清这个小男孩的脸,可是随着小男孩一步一步的靠近,小男孩的脸清晰的映照在张虎的眼中。

  这小男孩一脸邪笑,嘴角还流着血,滴落在衣服上,眼神诡异地看着他。

  在看清这小男孩的模样后,张虎一惊,猛地从睡梦中苏醒过来。

  醒来之后,张虎嘴里连连喘着粗气,片刻后,他喃喃道:“那个小男孩是谁?”

  这时,马车停了下来,赶车的车夫喊道:“公子,玄武城到了。”

  闻言,张虎下了马车,可脑中还在想着那个小男孩的脸,那嘴角的鲜血,那奇怪的眼神。他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去思索这些。

  “这只是个梦而已。”张虎暗道。

  看着城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张虎的心情也平复了一些,迈步走入玄武城。张虎此行有两个目的,一是去看一看张雨馨,二是去找那当年暗杀他的皇子报仇,之后再做打算。

  这状元府并不难难找,在城内转了数次后,张虎已然来到了状元府外。只见门口有个家丁模样的人在扫地,张虎直接走了过去,问道:“敢问这里可是赵子睿的府邸?”

  家丁露出疑惑之色:“你是?”

  “我是赵子睿的朋友,还望通报一声。”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家丁先是笑了一下,随后面色一变:“滚。”

  “你。。。”可是憋了半天张虎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他大袖一甩,走开了。“你不让我进,我还不能翻墙吗?”背对这家丁,张虎撇了撇嘴,内心暗道。

  这也不能怪家丁,毕竟如今的赵子睿今非昔比,来找赵子睿的人很多。凡是前来找他的都说是赵子睿的朋友,可最后才发现没有一个是什么所谓的朋友,都是想来拉关系的。

  来到状元府的后院,张虎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没有人后,他轻轻一跃,便跳了进去。以他如今的修为,越过这堵墙轻而易举。

  这状元府不算太大,但其内的丫鬟和家丁却不少,张虎鬼鬼祟祟地在府内穿梭,避开这些佣人。躲在假山下的张虎闻到了一股淡淡清香,这香味很甜美,使得他心神一阵荡漾,不知不觉地,朝着香味飘出的地方而去,好在这时没有家丁,要不然绝对能把张虎抓个正着。

  顺着气味,张虎来到了一间厢房外停了下来,那股清香就是从这里飘出来的。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张虎偷偷地顺着门缝往房内看去。

  这一看之下,张虎差点流出鼻血。只见其内有一女子,正在沐浴。女子容颜秀眉,皮肤光滑紧致,吹弹可破,含情脉脉的双眼更显动人。此时这女子正舀起一瓢水洒在她的脸上,水流顺着她的脸颊流到玉颈,在流到胸前。

  突然,张虎的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可是张虎已然看得失神,丝毫不觉,用力地推开了那只搭在肩膀上的手说道:“别烦我,我还没看够呢。”

  “好看吗?”从他背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张虎回应道:“那还用说,精彩着呢...”他突然心底一惊,转头看向身后。

  那男子在看清张虎的模样后也是一愣,不可思议地道:“你...你是张兄?”

  张虎看着眼前之人总感觉有些眼熟,只是总想不起来了。思索了片刻后,他脑中出现了一个瘦弱的少年,可是无论无论如何都无法和眼前重叠在一起。

  这时,从屋内传出那女子的声音:“谁在外面,是子睿吗?”

  张虎听到屋内之人的话后,同样疑惑的问道:“你是赵子睿?”

  如今的赵子睿已非当年那个瘦弱的书生,身材虽不是高大威猛,但也健硕了不少,眼神囧囧更透着自信的光芒,一身深紫丝绸褂子更显英姿。

  “你真是张虎?你怎么又活过来了?”赵子睿在确认自己不是见鬼之后,惊异地问道:“当年我可是亲眼看着你被埋了的。”

  “这个嘛。。。一言难尽啊。”张虎挠了挠头,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房门被打开,其内的女子已然穿好衣服,走了出来。“子睿,你。。。”她正要说话,可在看到张虎之后声音却止住了。

  ¤Q酷!匠☆:网永%久}`免IV费看v$小说

  张虎也察觉到了女子的目光,抬起头与她对视了一眼。数息后,这女子又转身走入屋内。张虎一愣,正欲询问张子睿这女子是谁。女子却从屋内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剑,二话不说便朝着张虎刺来。

  好在剑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张虎连忙退后,躲过了这一剑,张虎内心叫苦:“莫非偷窥的事让她知道了?”

  不容他多想,女子手中的秀剑再次向他刺来,喊道:“你个臭小子,居然敢骗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