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宗的石室,皆是在山壁之上挖出的石洞,其内还算空旷,而且每个石室内都布置着阵法,以防止各弟子修炼时造成坍塌的现象。

  张虎坐于石室内的中央,在这两个月来,他数百次演练那套枪法,可最后他发现,这所谓的霸枪决还不如那灵动术的威力大,这让张虎很是不解,书卷的简介气势如虹,可其内的功法却堪称鸡肋。好在也是一套近身作战的枪法,有时候还能派上一些用场。

  “莫非姿势不对?”张虎喃喃。

  照着书上的图案与描写,他再次拿起手中银枪,快速舞动,开始时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随着张虎越来越熟练,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渐渐地,竟在这封闭的石室内掀起一阵狂风。地面上的灰尘也被这狂风吹起,围绕在张虎的四周,好似一个漩涡。张虎将枪尾撑着地面,暗道:“好像还是不对。”

  尽管他已经将枪法的套路融会贯通,可他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就是说不来。他也尝试过将灵气融入这套枪法之中,可这枪法却很排斥灵气,这让张虎匪夷所思,却有无可奈何。

  “这卷书是从藏书阁内找到的,他一定知道一些原因。”张虎目光一闪。

  玄山山脉的顶峰,建有一座高耸的阁楼,这里是玄道的起居之地。此刻他正坐于阁楼之内,眼珠左右转动,好似在思索什么事情。

  这时,却听阁楼之外传来一个声音:“弟子玄之,有事想请教玄道师祖。”这玄之,是宗门内赐予张虎的,不过他并不介意,区区一个道号罢了。

  玄道的思绪被突然打断,但他并没有生气,喊道:“进来吧。”在张虎走入,他面露笑意地说道:“何事?你尽管说吧。”

  张虎说道:“弟子前段时间在藏书阁内,找到一卷霸枪决的功法,可修炼至今依然没有任何成效,不知师祖能否提点?”

  闻言,玄道陷入一阵思索,片刻之后他好似想起了什么,说道:“这卷书我在四百多年前曾一阅,其上只有几式普通的枪法,而且我得知,在玄武州的一些小宗门里也有这卷书籍,我劝你还是另寻其他术法比较好,以免白白浪费时间。”

  听到玄凡这么说,张虎有些大失所望,他本以为捡到宝了,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不由叹了口气。

  ?更\新最快上f》酷匠网

  见张虎如此,玄凡却是笑着说道:“其实你也不用灰心,任何仙术神通都是某些大能参悟而出的,只要你能找到它的根源所在,定然能有一番收获。”

  张虎喃喃道:“根源?”

  玄道说道:“有些东西不能只看表面,眼睛有时也会欺骗你,但感受不会。”

  玄道想起刚刚考虑的事情,说道:“对了,再过三个月,便是玄道宗的内门比试,胜者可晋升核心弟子,名额只有五个,你尽量争取吧。”

  张虎道:“最近修炼的进展颇为缓慢,此次比试怕是无望了。”

  玄道说道:“修道者,切莫心急,一切都要循环渐进,要不然走火入魔都有可能。”

  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走火入魔只说,便问道:“什么走火入魔?”

  玄道说道:“走火入魔的情况有很多种,第一种便是急功近利,为了快速提升修为,不惜任何代价,最后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张虎又问道:“那第二种呢?”

  玄道接着说道:“你别急,听我慢慢说。这第二种便是心神不一,最终导致神智不清,陷入一种很可怕的的状态。所谓的心神不一,是内心多出一个执念,这个执念和内心的想法格格不入,相互冲突。这种走火入魔起初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影响,但日后若要成大道会比其他人困难的多了。”

  张虎喃喃道:“原来是这样。”

  玄道见张虎如此神色,问道:“莫非你走火入魔?”

  张虎没有隐瞒,点了点头。

  玄道接着问道:“你是属于哪一种?”

  张虎道:“应该是第二种。”

  玄道沉吟片刻后,道:“这样那就不好办了,不够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张虎抱拳道:“请师祖教诲。”

  “不必如此,你是我宗门弟子,跟你说也是应该的。”他接着又道:“在你达到一定修为后,可以将这份执念‘取出来’,只是在取出之后它会变成另外一个你,要不要取就看你自己选择了。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不懂的东西你以后自然会懂。下去吧,准备比试的事情。”

  离开玄道师祖的住所,张虎走在小路上,回味方才玄道对他所说的话。低语道:“取出之后会变成另外一个我,何为另外一个我?又何为‘取’?”无论他如何想,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来到他自己的石室外时,却见门口站着一个憨厚的青年。此人名玄阳,张虎在宗内唯一的朋友,他也很喜欢张虎,时常来找他玩,张虎有些好奇,这玄阳每天都在玩,可修为却在他自己之上。

  那玄阳看到张虎后,快步跑过来,兴奋地说道:“诶,玄之师弟,我方才看见宗内的几个女弟子在山下洗澡,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张虎顿时就来劲,说道:“在哪,快....”可是他忽然想要还要修炼的事情,转而说道:“对不起啊兄弟,我最近要赶着修炼,等过些时间再陪你玩好不好?”

  玄阳一听,满脸失落的表情,片刻后,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瓶子。

  张虎问道:“这是什么?”

  玄阳捂着嘴笑了起来,说道:“这是我从炼丹房那里偷来的中阶丹药,这是给通脉期用的,拿去试试说不定对修炼有帮助,等你达到凝气巅峰之后,咋们再去偷看小师妹洗澡,如何?”

  “你居然敢去炼丹房偷东西,你就不怕玄青长老把你活剥了?”张虎说着,这点叫出声来。这玄青长老是负责炼制丹药的,在宗门内的地位仅此于宗主和玄道。

  玄阳低声说道:“没事,玄青长老就算发现了也不敢拿我怎么样,你就拿着吧,就这么说定了,记得我们的约定啊。”说着,他硬是把瓶子塞到张虎手里,随后跑掉了。

  张虎愣一下,心想:“还是还给玄青长老吧,要不然被发现的话,这黑锅肯定要我来背。”“可是这瓶丹药是玄阳偷来的,就算教回去也少不了被逼问,最后出卖朋友可就不好了。”张虎轻叹一声,转身走入石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