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龙...”张虎用胳膊顶了顶旁边的玄冰,低声问道:“龙什么来着?”

  玄冰靠在张虎的耳朵上,说道:“龙傲天。”

  他拱起手,对着那人说道:“哦,龙傲天前辈啊,敬仰大名,失敬失敬。”

  听到张虎这一番话,玄冰忍不住“嗤”地一声娇笑,随即知道失态,赶忙掩住了口。暗道:“明明连别人名字都不知道,还久仰大名。”

  可龙傲天却当真了,他右手摸了摸不多的胡子笑道:“算你还有点见识。”接着说道:“你们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啊?”

  “我们夫妻二人皆仰慕龙前辈的大名,故来此看望您老人家的。”张虎恭敬地说道。一旁的玄冰却不乐意,狠狠地踩了他一脚,他吃痛地龇了一下牙。

  “真的是来看望老夫的吗?我看你们是走投无路了吧。”龙傲天哼了一声说道,神色有些生气。

  张虎故作惊讶道:“这您都看出来了?前辈之智无人能及,晚辈佩服之至。”

  龙啸天说道:“少打马虎眼,老夫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张虎尴尬地笑了笑,随后说道:“前辈教育的是的,晚辈知错了。”

  龙傲天说道:“你们二人是不是遇上了外面妖兽,故而被困在这里啊?要我帮你们也可以,你过来,我告诉你怎么出去。”

  张虎闻言,内心一喜,正欲走过去,玄冰却拉住他的胳膊。

  玄冰说道:“前辈直说就好,为何还要过去?”

  “老夫不喜欢你这丫头,瞧你相公,说话我多爱听啊,你要跟他好好学学。”龙傲天笑着说道。

  “就是嘛,我和前辈那是相见恨晚啊。”张虎说完抬起脚走了过去。只是还没有两步,又被玄冰拉住了。她暗道:“怎么平时那么聪明,现在就这么笨呢?”

  h}酷匠ww网首o发"4

  玄冰知道人心叵测,张虎却是初生牛犊。

  玄冰说道:“我看你是出不了那个房间,故意骗我们过去的吧。”

  龙傲天哈哈大笑,说道:“我龙傲天打遍天下无敌手,放眼整个大陆何人是我的对手,这里怎么可能关得住老夫。”他的声音很是张狂,不像有假。

  玄冰冷笑道:“那你倒是出来啊?”

  龙傲天目光一闪,神色渐渐狰狞,怒视玄冰。随后他叹了口气,满脸惆怅,说道:“不瞒你们说,老夫已经被困在这里上万年了,我的妻妾和孩子,都不知是死是活,我只希望能再看他们一眼,哪怕是一眼,叫我付出任何代价我也愿意。你们能帮帮我吗?把我救出来。”他眼神哀怨的看着他们二人,似在祈求。

  起初看到他狰狞的样子,张虎也是一惊,但听龙傲天说出了原由,他有些不忍,看向旁边的玄冰,说道:“帮一帮他吧。”

  玄冰沉思片刻后,向着龙傲天问道:“你要我们怎么帮你?”

  “很简单,你们走入我身后的通道,在那里有一个机关,只要你们把那个机关打开,老夫就能出去了,如过你们做得到,老夫愿送你们几件宝物。”说着,他的手中多出一把金色的长枪,枪的枪头黑白相间。“此枪名为混元,拥有开天辟地之威,是老夫在异界所得,我看小友修炼的功法应该能用得上才对。”他又取出一把蓝色长剑,剑的剑鞘散发着淡淡寒气。说道:“此剑名冰魄,是老夫一个妻子的,也一并送给你们好了,你们二人一人一件。”

  看到对方拿出长枪时,张虎的心脏砰砰狂跳,他能感受到这枪的不凡,如果配合霸枪决,威力根本无法想象。到时候就能升职加薪...玄冰没有像张虎那么狂热,头脑还算清醒,思索片刻后,她点头说道:“好,我们答应你。”她可不相信龙傲天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只是想趁机绕到他背后,趁机逃出去,如果逃不出去再救他也不迟。

  张虎与玄冰一起走了过去,来到房间口时,玄冰却停了下来,张虎一愣,急切道:“怎么了?”此刻的他只想快点获得那把长枪,根本无心思索其他的事情。

  “你们放心好了,老夫被这里的阵法困住,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一直坐在这里,就算想要害你们也无能为力啊。”

  听到龙傲天这么说,玄冰略微放下心来,看了张虎一眼,随即一同踏入房间内。这房间只有三丈宽,如果要走到龙傲天身后的通道,必须从他的身边绕过去,就在张虎二人绕到龙傲天的左边时,他突然抬起一指,手中闪烁着一道金光,轻轻一弹,金光化为一道细线,直奔离他最近玄冰。

  玄道宗山脉的后山,此处是玄道宗师祖的清修之地。阁楼内,玄道宗师祖盘膝坐在地上,身前摆着一副棋局,好似在思索该如何落子,片刻后,他嘴角微扬,笑道:“玄凡,你的棋艺大有长进啊。”随后,抓起一颗棋子落在棋盘上的某处。

  “我上一手明明下错了,可师祖他老人家为何还要这么说?”玄凡心想。

  见对面的玄凡迟迟不肯落子,他说道:“该你下了。”语气很是平和,并没有因此而生气的意思。

  地底房间内,在光线就要碰到玄冰时,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龟甲挡在了她身前。只是瞬间,这龟甲便支离破碎,那道光线也随之消散。房间内共有五条通道,玄冰立刻反应过来,拉着张虎冲入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通道内。身后传来龙傲天愤怒的咆哮:“你们快给我回来,再不回来我杀死你们!”

  龙傲天扭动着身子,欲要挣脱木椅的束缚,可是无论他如何挣扎,这木椅依旧将他牢牢地固定住。他突然仰天怒吼:“你困了我三万多年了,为什么还不肯放我出去,我知道你没死,快放我出去。”他的这一声咆哮,使得这片大地都颤抖了一下,其上的野兽一惊,四处逃窜,好似很惧怕传出声音之人。这一声吼,更是传遍整个玄武州。

  ——玄道宗后山阁楼内,玄凡刚刚拿起一颗棋子,听到声音后身子一颤,棋子也掉落在地上。

  “不用理会,继续下棋。”玄道宗师祖淡淡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