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两个月来,张虎的修为提升了不少,丹田的气团已然扩散到整个腹部,也不知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是凝气期的巅峰,凝气决上只是简单的介绍,体内的气团越大,实力也就越强。突破后的实力也会有所增长。

  一想到三个月后的比试,张虎一点信心都没有,毕竟玄道宗的弟子如此之多,到时候定然会有不少通脉期的弟子,而名额仅仅只有五个。张虎只能摇头苦笑。

  他拿出方才玄阳给他的瓶子,犹豫了一下后,将瓶盖打开,一股强烈于低阶丹药数倍的药香扑面而来。随后还是将瓶盖合上。暗道:“以我如今的修为服用这二阶丹药,怕是只会爆体而亡吧?”

  一日又一日,两个月过去,张虎强行忍住无聊与寂寞,在这石室内打坐吐纳,他很少出去,唯有到了领取丹药的时间才会出去。再次感应一下丹田的灵气,只是略微涨了那么一点点,片刻后,他脸露无奈之色。

  张虎暗道:“算了,师祖曾言欲速则不达,还是出去透口气吧。”

  出了石室,张虎腾空而起,跳到一颗大树的树枝上。以他如今的修为,虽不能御空飞行,但随意跳个十丈多高还是可以做到的。

  他之所以跳这么高,是想开阔一下视野,或许能从中找到提升修为的方法。此刻天蒙蒙灰,但并不影响视野,张虎所站的这个树比较高,小半个玄道宗山脉尽收眼底。

  站了片刻后,张虎竟有些睡意,这是在达到凝气期后很少出现的,修士一般无需过多休息,甚至一连打坐吐纳数年都可以,问题是你能否耐得住寂寞与空虚。张虎打坐了两个月已然受不了了,但世上能人居多,他做不到不表示别人做不到。

  张虎蹲下身子,依靠在树干上,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他的呼吸渐渐有了规律,他却不知晓,体内的灵气正在不自觉的运转,与这天地中的灵气相融合。

  时间一点点过去,时常有弟子路过张虎所在的这棵树,可他们竟没发现其上的张虎,他好似消失了一般。直到夜幕降临,张虎才从睡梦中苏醒。此刻的他还没有发现,他的体质已然与以前大为不同。

  他轻轻一跃,又跳回到地面上。走入石室后,他再一次盘膝吐纳。片刻后,他忽然睁开眼睛,暗道:“这是怎么回事?”在他开始吐纳的那一刻,他发现吸收的速快上了不少,甚至比服用了丹药更快。

  张虎所感悟的是生机之气,唯有到一些生机较为充裕的地方才能加快修炼进度,只是他不懂这些,一直在石室内闭关,这才会导致修炼进展如此缓慢。这些东西玄道帮不了他,只能他看着自己却明悟与感悟。张虎心中大喜,开始快速的吸收天地中的生机之气。

  又过了一个月,今日已然是门内比试的时间了,可张虎还未从闭关中出来,玄阳也来找了他数次,可他的石门一直紧紧关着,没有任何动静。

  玄道宗的比试是在广场上进行的,此刻已然聚集了不少的内门弟子,甚至还有几个核心弟子在这里,玄空便是其中之一。

  玄道宗的师祖玄道并没有来,只有宗主坐于上位,其身旁还坐着十几个长老,皆是宗门的重要人物。

  玄阳并没有参加这次比试,他不喜欢打打杀杀,但他却喜欢看别人打,这也是他的兴趣爱好之一。他这次在张虎身上押了不少的灵晶,只希望张虎能赢,要不然他可就亏老本了。灵晶是由灵气高浓度凝聚而成的,唯有在修士突破等阶只是才会用得上,但使用的量却是不少,故而灵晶的价值不言而喻。

  在玄道宗内有个地下赌场,但宗门却是明令禁止不能赌博,可是宗内的高层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见,反正这有不影响宗门发展,他们也懒得管。

  玄道宗宗主玄凡,走到站台的边缘,说道:“小伙伴们,比试的时间差不多就要到了,报了名都准备一下,如果没有来按弃权处理。”

  听玄凡说完后,玄阳露出焦急之色,他主要是担心那几百块晶石,那可是他大半年的零花钱,就这么没了多可惜啊。他快步跑到张虎的石室外,用力地拍了拍,焦急地喊道:“快点啊兄弟,就要到你了。”可是半晌之后依旧没有动静。好在此时并未轮到张虎,要比试几轮才能排到他。

  此刻已有两名弟子被点名,他们轻轻一跃落在广场的台子上。

  “请”

  “请”

  l酷匠}网z首7发~_

  他们皆向着对方抱拳道,随后厮杀在一起,各种法术神通层出不穷,各种兵器五花八门,看的下方弟子纷纷叫好,其中还有不少女弟子。玄空却是面露不削,暗道:“雕虫小技,要不是宗主非叫我过来,老子才懒得过来呢。”

  在他们比试玩结束后,其他人又陆续比试了几场。一个长老喊道:“下一场,玄之对玄空。”

  底下之人闻言,皆是一愣,并非是因为那个不知名的玄之,而是二师兄玄空,他们可是知道这玄空的厉害,撇开修为不说,他股好斗与求胜之心不能人比,更何况他还是通脉期七脉修为。

  玄空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也是一愣,他已经是核心弟子,为何让他来参加这种比试。即使面对玄凡,他也丝毫不客气,说道:“宗主,你没搞错吧。”在这玄道宗内,他只听玄道的话,其余之人他都不放在眼里,即使修为比他高。

  玄凡走到玄空身边,低声说着什么。只见玄空渐渐露出欣喜之色,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玄凡说道:“不过在那之前,把灵压丹服下,免得伤了你的小师弟。”这灵压丹是降低修为所用,能将通脉期修士的修为降低到凝气期,如果没有解药,两个时辰内无法恢复原来的修为,当然,这种丹药只对通脉期有效。

  玄空想都没想,便把丹药服下了,显然玄凡给他的好处定然不少。服下丹药后,他一步站在擂台之上。

  只是等了片刻后,依旧不见张虎的声影,那长老再次喊道:“玄之如果再不上台,视为....”

  “来了来了。”却见远处的张虎与玄阳快步跑来,临近后,张虎挠头道:“那个....不好意思啊,睡过头了。”闻言,有几名弟子忍不住笑出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