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虎走了数个时辰,已经来到了沙漠的深处,而此刻的烈日更为强烈,好似那太阳就在近前,晒得他大汗淋漓,好在体内的灵气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体力,不然在已经累到在半路上了,但如此下来,他的身体却消瘦了不少。

  “早知道等天黑再来了。”张虎有气无力的说道。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在这沙漠中。

  由于太过疲惫,张虎还没有发现,在他的身后有一只巨型的蝎子,正从沙子里慢慢爬出来,这只蝎子比之方才那只蜈蚣大上不少。起初张虎还未发觉,但走了几步后发现有些不对劲,他感觉天空的阳光被什么东西遮住了,当他回头看去时,一只尖尖的蝎子尾正朝他刺来。

  张虎内心一惊,掉头就跑。那蝎子与那蜈蚣不同,并没有钻回沙子里,而是在张虎身后紧追不舍。张虎并没有回头,但他能感受到,地面传来一阵阵波动。那是蝎子由于身躯过于庞大造成的地震,他没有犹豫,奔跑的速度又快上几分。

  就这么一人一兽在这沙漠里奔跑着,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其他的沙漠怪物攻击张虎,唯独那只蝎子紧追不舍。就这么跑着,渐渐地,太阳也落山了,可那追在张虎身后的蝎子却依旧紧跟,仿佛不知道他便誓不罢休一般。

  跑了很久后,张虎觉得有些奇怪,自己的体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只是此时不容他多想,危机还未解除。

  随着日落,四周的温度也没有那么燥热,但张虎却好不到哪里去,体内的灵气已经被消耗光了,但奇怪的是,灵气竟然在源源不断的产生,只是这并不是从外界吸收而来的,而是由他身体的血肉转换而成的,随着这样持续吸收下去,如今的张虎已和那皮包骨一样,不同的是他的皮肤的颜色罢了。

  张虎还不知,如今的状况正是炼体期的初时现象,只是他还未达到通脉期便提前炼体,这很不可思议。

  远处一道曙光像一把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天亮了,张虎还在奔跑,只是速度上已经慢了很多,但那蝎子的速度同样减慢下来,好似是故意这么做的。

  片刻后,张虎一头躺在地上,面无血色的大口喘气,看向那蝎子。他已经绝望了,身体的血肉完全被消耗空了,如今的他也只剩这口气了。

  那蝎子见张虎躺在地上,反倒是慢悠悠的走到他身前。跑了一天一夜,这蝎子好似没有半点疲倦之意。

  “你杀我得了,废那么大的劲。”张虎对着那蝎子说道。

  蝎子走到张虎的近前,竟咧起嘴笑了起来,如同人脸一般,这笑容仿佛是在嘲讽他。

  此时的张虎已经放弃治疗了,并没有在意这蝎子笑容,他只希望这蝎子能给个痛快。

  可是,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这蝎子竟转身遁入沙子中。

  张虎一愣,丝毫没有明白,抬头看向那渐渐远去的蝎子。他还为蝎子怕了自己,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好生白痴,好生无知,喊道:“损色,怕了你虎爷爷了吧。”

  这时,张虎忽然发现,远处有一座连绵的山脉,这山脉云雾缭绕,将其内的景物遮掩得看不清晰,而在云雾的外,一只只仙鹤从山脉上飞过,这等景象与张虎所在的沙漠格格不入,仿佛这山脉与世隔绝一般。

  “玄道宗?”张虎精神一阵恍惚,随后内心大喜,朝着玄道宗飞奔而去,仿佛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

  他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跑到了山脉脚下,奈何他身体的气力已经消耗殆尽了,噗地一声倒在地上,视线渐渐模糊,最后一眼,他看到了一条直通顶峰的台阶,一个身穿白衣的人缓步走来,只是他还未看清对方的模样便昏迷过去。

  那走来之人往张虎的嘴里塞了一个丹药,随后托着他走上山。

  状元府中,赵子睿坐在大厅的太师椅上,手中拿着一杯上好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暗道:“张兄应该离开了玄武城,这一走不知何日才能相见。”

  这时,张雨馨从门外走来,愁眉紧锁地看着赵子睿,轻声问道:“他走了吗?”

  闻言,赵子睿诧异地看了张雨馨一眼,他没想到她已经知道了,而且竟然没有发脾气,这与平时的她有些不同。

  “是啊,他走了。”他轻声开口。

  “我早就知道他肯定回去。”张雨馨嘟着嘴,一脸无奈之色。

  “放心好了,张兄不会有事的,只是....”说道这里赵子睿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不想她难过。

  张雨馨轻步走到赵子睿身边坐下,脸上愁意更浓:“我知道,他可能不会回来了。”

  这时,赵子睿轻抚张雨馨放在桌子上的手,深情地说道:“你还有我。”

  一间漆黑的屋子内,只有一张木床,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张虎从昏迷中苏醒,低语道:“这里是...”

  最5.新}M章节上酷1匠网/?

  “咿呀”一声,黑屋子的门被打开了,一个二十许岁的青年走了进来。这青年神色傲然,双目明亮,透着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青年说道:“师祖叫你去大殿见他。”

  他是玄道宗的二师兄,自恃在总门内也是数一数二的身份,可是师祖却让他来传个话而已,内心有些不爽。

  “这里是玄道宗吗?”迟疑了片刻后,张虎问道。

  青年露出不耐烦之色,说道:“对,这里就是玄道宗,废话怎么那么多。赶紧的,跟我走。”

  看着这傲慢的青年,张虎内心是崩溃的。

  这和他想象中的玄道宗完全不同,在他的理解力,玄道宗应该是个仙人聚集的地方,这里没有争斗,没有杀戮,所有的仙人都是以利时及物、救世济民为己任,可眼前之人和李狗蛋他弟弟一模一样,不可一世的神态。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他叹了口气。

  玄空说道:“叹什么气啊,再不快点小心我抽你。”

  由于一直呆在黑暗中,张虎走出了黑屋子,眼睛有些不适应,片刻后才渐渐看清楚周围的一切。黑屋子外,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的石路,贴着悬崖边,建造石路所用的石材晶莹剔透。而方才在沙漠中所见到的仙鹤,皆近在咫尺,触手可碰。

  跟在那青年的身后,张虎精神一阵恍惚,喃喃道:“这里就是仙境吗?”可是在当他看到走在前头的玄空,立刻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片刻后,前方出现一个广场,这广场连接这一条条小路,通向整个山脉的各处。那青年带着张虎来到这片广场后,又从中间的小路走了上去。小路的尽头,是一座气势磅礴的宫殿,张虎距离宫殿越近,越能感觉到宫殿散发出来的灵力,十分的清纯、干净,这与外界的灵气大为不同,外界的灵气相对驳杂。

  当张虎来到宫殿正门下之时,他体内的灵气竟自行运转起来,不受他控制。面色一变中,退后了几步。

  这时,玄空回过身,面露嘲讽之色,随后从储物袋内拿出一个白色的丹药丢给张虎,说道:“给,吃下去。”

  张虎接过丹药,露出迟疑之色问道:“这是....”

  “让你吃你就吃,哪来的那么废话。”青年瞪了张虎一眼。

  张虎犹豫了一下,随后将放进嘴里,他感觉到,这丹药入口之后,丹药之上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很是舒适,顺着喉咙直到腹中。片刻之后,他体内的灵气渐渐平缓下来。

  张虎露出感激之色,暗道:“其实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

  进入大殿后,张虎看到大殿中央站着一人,这人身穿白袍,身后写着一个道字。这是玄道宗的特有装扮,玄空所穿的蓝袍背后也有一个道字。

  玄空走上前,恭敬地说道:“师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