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四周群山峻岭,树木林立,时而能听到鸟儿的叫声。在旁边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波光粼粼,缓缓流淌。

  张虎在朦胧中听到屋外的嘈杂之声,伸了个懒腰从床上下来。张虎喃喃道:“为何这么吵?”

  他走出房屋,只见十几人站在村口,围着什么东西议论纷纷。

  “这几个痞子也太坏了,居然把人打成这样。”“连个孤寡老人都欺负,真是遭天谴。”“你们可别扶它,要是这老头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免不了要上官府。”

  带着疑惑张虎走了过去,推开两旁的人,却见昨晚那老人躺在地上,身上的衣物还有几个脚印,奄奄一息的样子。他连忙将老人扶起,问道:“大爷,咋回事儿啊?”

  老人此刻双目紧闭,听到了他的话后,摇了摇头,好似不愿开口。

  这时,从张虎的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我。。。我知道怎么回事。”闻言,他看向身后说话的之人,这是一个身体孱弱的青年。张虎沉声道:“说,怎么回事。”

  “当时我正在庄稼地里除草,看到隔壁村的几个流氓拦住了王伯,要王伯将自己的钱都给他们,可是王伯说‘我没钱。’那几人很不乐意,对着王伯一顿拳打脚踢。”那青年的语气有些惶恐。这青年本并不想说的,毕竟那几个混混可是出了名的坏,什么坏事都干过。可是如果不说,他良心有些过意不去,这才说了出来。

  “那你看到后为什么不去救他。”说着,张虎抓住那瘦弱男子的衣服,一把将其提了起来。此刻的他被气愤冲昏了头脑,没发现自己的力量竟这么大。

  青年支支吾吾的说道:“我。。。那几个混混比我厉害,我打不过他们啊。”

  张虎道:“带我去找他们。”

  “这。。。”青年露出为难之色。

  张虎道:“放心好了,用你出手。”说完,这才把他放了下来。这人也不知怎么的,竟会害怕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或许他怕的并不是张虎,而是那几个流氓恶霸。

  张虎将王伯扶到屋内休息,并找来了村里的大夫,之后便和青年前往隔壁村。

  刚到这村子,便看到有三个人坐在村门口的石凳上聊天,样子极其悠闲。那给张虎带路的人,指了指前面,随后转身离开了,生怕被那几个混混看到似得。

  张虎眼含怒意地向那三人,缓步向着他们走去。但张虎走到近前时,他们的交谈之声戛然而止,纷纷看向张虎,左边的一个痞子扫了张虎一眼,说道:“臭小子,你想干嘛?”

  张虎说道:“是你们打伤王伯的?”

  中间一个痞子问道:“那老头是你什么人?”

  张虎神色平静地说道:“你们只要告诉我是与不是就行了。”

  他们三人对视了一眼,随后左边的痞子说道:“小子,别多管闲事,饿了就找你娘喝奶去。”说完,三人一同大笑起来。

  张虎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道:“这么说还真是你们咯?”

  不等他们反映,张虎抬起一拳,打在左边那个痞子的门牙上,那人的嘴角顿时血肉模糊,甚至还有几个门牙被打坏。

  那中间的痞子喝道:“臭小子,还真敢动手,今天不给你点教训瞧瞧老子就是孙子。”站起身,抬起一脚朝张虎踹来。

  只是对方的动作看在张虎的眼里实在是太慢,他不疾不徐地向一旁一侧,便躲开了这一脚。那人一招落空,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

  张虎道:“你们一起上吧。”

  左边那个正用手按住自己的嘴,一脸痛苦之色,地上的那个在摔倒之后就起不来了,唯独还剩右边那个。他被张虎看了一眼,立刻跪在地上,说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张虎见状,不削道:“渣渣。”他本以为要大干一场,可没想到这几个痞子这么不禁打。

  其余二人同样跪倒在地,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都是渣渣,我们都是渣渣,您就放过我们吧。”

  张虎喝道:“以后再敢做坏事,我决不轻饶你们。”

  混混们说道:“我们再也不敢,真的再也不敢了。”

  张虎道:“你们滚吧。”

  待那三个混混离开后,张虎才想起方才自己的实力,握紧拳头,一股难言的自信从心底里散出。

  那大夫正在给王伯把脉,张虎也在此时赶了回来。

  张虎问道:“他怎么样了?”

  大夫叹了口气,站起身说道:“王叔以前身体就不是很好,我给他看过几次病。如今被人打成这样,怕是。。。”他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张虎的心咯噔一下,沉入谷底,莫名的怒火熊熊燃烧。

  床上的老人低声说道:“小伙子...别...别生气。”

  张虎默默地站在床边,没有说话,但他的杀机任何人都能感受得到。

  老人接着又说:“别让情绪控制了你,不然...你会很容易犯错的,答应我...别去找他们麻烦。”

  张虎依旧沉默。

  老人抓住张虎的手,用尽最后一口气,说道:“答应我!!!”

  “我答应你。”张虎声音有些哽咽。

  在听到张虎的回答后,老人的长出一口气,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张虎所在的小山村离玄武城并不远,在老人死后的第二天,他便来到了玄武城。殊不知赵子睿与张雨馨已经不在学院,就连学院的院长都不是当年那个老夫子了。站在学院外,张虎自语道:“或许他们回家了。”

  “多俊俏的少年啊。”

  张虎内心一惊,回身看去,却见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老妪站在他身后。以他如今的修为,普通人想要无声无息的站在他身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张虎暗道:“有古怪。”

  老妪说道:“老身这里有一件东西想送给你,可是一件至宝哦。”

  张虎谨慎地看着对方,说道:“哦?敢问是何物?”

  “我跟我来,我拿给你看。”说完,她转身便朝着小巷内走去。

  张虎思索片刻,暗道:“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跟着老妪,在胡同内七拐八拐,看似好像是在瞎绕,又好像有着某种规律。片刻后,老妪在一间装潢华丽的院子外停下。

  “你在这等等,我进去拿出来。”老妪说完走入院子内。

  四周鸦雀无声,就连风都是静止的,空气中充斥着压抑的气息,他总感觉这里有什么不对劲,但就是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不多时,老妪才从屋内走出,她的双手抱着着一个长长的木箱子。‘嘭’地一声,将箱子放在张虎身前,说道:“打开来看看。”

  张虎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打开了箱子,老妪见状,目光微不可查的一闪。就在张虎打开箱子的一瞬间,一股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甚至可以听到其内传出的哀嚎声。

  张虎一惊,握住箱子的手不自觉的松开,箱子又重新合上了。

  老妪很是不耐烦的说道:“你怕什么,它又不会吃了你。”

  张虎面色苍白,惊魂未定,片刻后回过神来,骂道:“蛇精病。”说完后转身离开。内心暗道:“简直就是个疯子,我居然还相信有什么宝贝,真是蠢。”

  那老妪见张虎要走,丝毫没有在意,说道:“你走吧,走得出这里再说。”随后转身走入那间院子。

  张虎道:“我就不信了。”

  他照着原来的路往回走,但奇怪的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去几条巷子,这里如同一个迷宫一般。也不知走了几个时辰,张虎无力的摊坐在院子外。他已经饶了很多圈了,可最后还是会回到这个地方。

  他看向那高挂在头顶的太阳,依旧还是在那个位置,仿佛这太阳是静止不动一般,张虎心中一沉,暗道:“莫非这里的时间是静止的不成?”越想越是害怕。“那老妪到底什么来头,竟能静止时间。”“如果我不按照她说的做,怕是一辈子都离不开这里了。”

  在打定主意后,他慢慢向着那个木箱子走去。

  “呼”

  酷匠网正P版首发

  一阵风吹过,张虎愣住了,什么都没有发生。木箱内,只有一把剑,足有一人之高的巨剑。这剑通体漆黑,在光线的反射下,张虎能从剑身上看到自己的脸,如同一面镜子。

  “把你的血,滴在剑上。”从院子内传出老妪的声音。

  张虎咬破指尖,挤出一滴血,这滴血在碰到巨剑的那一刻,迅速地被其吸收。巨剑开始剧烈的颤抖。突然,巨剑从箱子内飞出,直接刺入他的胸口。张虎只感觉胸口撕心般疼痛,他抬起头发出一声吼叫。巨剑刺进去一半后停顿了一下,随后从他的胸膛穿透而过。

  张虎的眼神渐渐涣散,心想:“我就这么死了吗?我特么还是处男呢!”他摸了摸胸口,却找不到任何的伤口。轻‘咦’一声,低头看去,却见被巨剑刺中的地方,没有任何的伤痕,而且那种疼痛感也忽然消失了。

  张虎暗道:“怎么回事?”

  “你可也走了。”从院子内再次传来老妪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