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日清晨,张雨馨来到张虎的住所,再一次喊他起床,如同每天都是如此一般,他再次抬起脚,踹在张虎的屁股上。

  张虎疼得从床上跳了起来,抱怨道:“哎呦,轻点啊,每次下手都那么重。”

  可是今天与往常好似有些不同。从床上爬起来的那一刻,她看到了一丝不挂的张虎。

  “啊~~”

  在几息后,张雨馨发出一声惊世骇俗的尖叫,随后红着脸跑出去。

  张虎喃喃道:“她这是怎么了,发那么大脾气?”

  这时他才注意到,身上竟不着任何的衣物。

  他挠了挠头,笑道:“没想到被这臭丫头看到了,真是便宜她了。”

  突然,一只飞镖从背后窗外射来,直接插在了他的花蕾中央。张虎的身体猛地一颤,倒在了床上。双眼渐渐暗淡。

  窗外有个黑衣人,在看到张虎被刺中后,他便离去了。

  一间屋子内。

  黑色身影神色恭敬,跪在一个少年身前,道:“您交代的任务属下办妥了,那只毒镖乃西域奇毒,中者必死无疑。”

  少年点了点头,笑道:“做的不错,下去领赏赐吧。”

  最i新:}章D节La上酷M,匠网、\

  “哼,敢嘲笑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少年冷笑道。

  “皇子将来定是九五之尊,区区草民又如何跟皇子作对呢。”一旁的女子说着,将剥好皮的香蕉,递皇子嘴嘴边。皇子轻轻咬了一口,一脸满足之色。

  此时的张雨馨正坐在学堂内,听着老夫子讲课,可脑中不时想到张虎一丝不挂的身体,脸上红霞久久不散。可是过了片刻,依旧不见张虎身影,张雨馨反倒感觉有些奇怪,自语道:“怎么还没来?”

  直到老夫子讲完课后,张雨馨便找来赵子睿,与他一起前往张虎的住处。当二人来到张虎的住所后,皆是楞了一下。只见张虎全身泛绿,样子极为恐怖。张子睿回过神来,急忙跑出去找大夫。

  张雨馨缓步走到张虎床前,推了推他的肩膀,说道:“你...你这是怎么了?”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早上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尽管如今的张虎没穿衣服,但张雨馨却没有丝毫的在意,再次推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没死,你别骗我。”可片刻后,张虎仍旧没有半点反应,不经意间,两行泪水从眼眶里滑落。

  张雨馨蹲下身,抱着自己的膝盖,哭诉道:“我求求你别玩了,这样子好玩。”说着说着,她哭得更厉害了。

  她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那年的她只有五岁,张虎比她大一岁。那年的她总叫张虎哥哥,那年的张虎总叫她妹妹。随着逐渐的长大,她开始喜欢欺负这个愣头愣脑的哥哥,张虎偶尔会报复一下。

  想到这里,她竟傻笑了起来,脸上的泪痕还在,看起来很是古怪。

  片刻后,赵子睿找来了大夫,看到了蹲在床头的张张雨馨,心中一痛,暗叹道:“自古书生无一用。”

  这大夫五十许岁,腰间背着一个木箱子。他进门后便看到躺在床上的人,也不等人吩咐,自己走到床前,从箱子内拿出数支银针,一一扎在张虎的各处穴位上。过了一段时间后,他拔出其中的一根,放在眼前看了看。

  “这是。。。”他自语道,脑中一片空白,想不起来这是何种剧毒。片刻后,他失声道:“金山毒芭,西域第一奇毒!”

  “大夫,他没事吧?”一旁的张雨馨,紧紧地抓住大夫的手,急切地问道。

  大夫并没有回答张雨馨的话,而是问道:“你刚刚是不是碰了他的身体?”

  张雨馨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老者又道:“快把手伸出来,给我瞧瞧。”

  张雨馨道:“大夫,他到底还有没有救?”

  大夫倒是满不在意的样子,说道:“死了。”

  张雨馨脑袋轰鸣,无法置信一般,再次问道:“真死了?”

  大夫说道:“快把手给我拿来。”说着,他就要去硬抓张雨馨的手。一旁的赵子睿见他行为怪异,挡在了张雨馨的身前,说道:“你想干什么?”

  张雨馨却是推开了赵子睿,问道:“真的死了吗?”

  大夫显得有些不耐烦,说道:“如果早点救治的话,我一定可以救活他,可如今他已毒素攻心,死翘翘咯。”

  闻言,张雨馨晕了过去,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幸得赵子睿将她扶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