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兄,刚刚可是戏弄了你们家的大小姐,要不然怎么会如此神情。“赵子睿问道。张虎与张家大小姐时常打打闹闹,赵子睿还是听说过一些的,故而才会这么一问。

  张虎露出得意之色,说道:“那丫头来爱动手动脚的,有时候就得教训教训,让她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睛!”

  赵子睿闻言,爽朗地笑道:“张小姐只是淘气了一些,等日后长大了自然就不会如此了。”

  一路上二人都是东扯西扯,从天谈到地,从银河谈到流星,张虎对赵子睿的才学也略有钦佩。

  小镇去学院的路有些远,此时才走了一半的路程,一路的颠簸,二人都有觉得些累了。恰巧路边有一间小茶馆,便下了马车,休息片刻。

  赶车的车夫下来后,将马牵到马槽处喂了些水,随后又回到车上。

  这小店极其简陋,荜门蓬户,不蔽风雨。张虎与子睿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又点了一壶茶水。

  这小店内的人并不多,除了张虎于赵子睿之外,也就三个人。坐在张虎对面的二人,腰间都佩戴这一把猎刀,虎背熊腰满脸大胡子的人,想来应该是住在附近的猎户。

  而坐在张虎左侧的是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这老者胡须修长,身穿一身灰色道袍,颇有一股仙人气质。张虎的视线在移到老者身上时,略微一顿,对他稍加留意了一眼。这老者双目微闭,盘膝坐在椅子上,他的桌子上放着一杯茶水,好似在等什么人。

  张虎与赵子睿坐了半晌后,旁边的老者却一下都没有动过,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张虎走到老者对面坐下,问道:“喂,老头,你怎么一动不动啊,不会是死了吧?”

  那老者睁开眼,在看清眼前的少年后,突然笑起来了。张虎一愣,心想:“这人该不会是疯子吧?”他并没有因张虎的出言不逊而生气,反倒很开心的样子,任何人都会觉得奇怪。

  笑罢,老者说道:“我在等一个人,而且就在我的眼前。”

  张虎说道:“不会是我吧?”

  老者道:“你怎么这么聪明。”

  #更新最快zv上酷匠#K网¤

  张虎不屑的说道:“我才不信你,莫非你是仙人不成,能猜到我今日路径此地?”

  “"我看你骨骼惊奇,必是修道奇才,将来维护宇宙正义与和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这有本《凝气决》,原价十三文外加半个馒头,今天优惠,算你十文一本好了。”说着,老者从凭空拿出一本小册子。

  张虎骂道:“蛇精病!”说完,正要起身离开,那老者突然消失不见了。耳边响起那老者的声音:“老夫长玄道,日后定有相见之日,当然,你也可以来大漠的玄道宗找我。”

  突然,一阵白光闪过,当他看清时却回到了原先的位置。眼露不可以思议之色,看向对面的赵子睿,问道:“刚刚在旁边的那老头呢?”

  赵子睿疑惑道:“什么老头?张兄为何如此发问?”

  张虎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忽然说道:“哎呀,遭啦!”

  赵子睿问道:“怎么了?”

  “老子口袋里的十文钱不见了,肯定被那骗子偷走了。”张虎气急败坏的说道。

  赵子睿忍不住笑道:“不就十文钱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还怕没钱吗?”

  玄武州最大的城池是玄武城,最大的学院则是南枫学院,也是张虎一行人的目的地。这南枫学院历代都是人才辈出,基本玄武州内的状元都是出自这里。所以朝廷也是比较看重,很多的达官贵人都会将自己的子女送来这里念书。只是由于学生太多,并不是谁都能录取。张虎之所以能来这学院内念书,也是因张家主认识学院里的院长,拖了点关系。

  坐了将近两个时辰的马车,张赵二人在正午之前抵达了玄武城。

  这玄武城内行人繁多,街上叫卖之声络绎不绝,不时还会出现几个肤色特别的外族人。

  张虎撩起帷裳,朝车外看去。

  “这玄武城还真是不错啊。”看着街上时不时的会出现几个姿色艳丽的女子,张虎随口说道:“比我那家那臭丫头强多了。”

  赵子睿不知张虎说的是谁,但片刻后好似想到了什么,说道:”非也非也,张小姐生性活泼,虽平时有些任性,不过这也是她特别的地方。”

  听到子睿这么说,张虎不禁来兴趣了,看向赵子睿,问道:“你觉得我们家那臭丫头怎么样?“赵子睿平静地说道:“虎兄,你是想套我的话不成?”

  张虎尴尬的笑了笑。

  正在他们交谈的时候,一辆马车也进入了玄武城,张雨馨正坐在车内。

  “好你的张虎啊,居然敢打本小姐的屁股,而且还把我一个人丢下就跑了。等我看见你,我要把你死成碎片。”张雨馨气愤地想着,抓起自己的裙角扯了几下,仿佛这裙子就是张虎似得。

  张虎还不知道,厄运就要降临,只是浑身突然打了个寒颤,好似在提前暗示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